第两百三十六章 报复来临

上一章:第两百三十五章 林家的把柄 下一章:第两百三十七章 林家来电

人们闻声,一个个是面如死灰。

“帮我盯着林家的一举一动,林家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立刻向我汇报。”

周围人一个个如遭雷击,全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满沧海。

说罢,林阳便将电话挂断了。

此刻这屋子里还有不少满氏武馆的高层,而在面前,满覆西已是被捆着双手摁在了一张床上,旁边还有一名拿着刀的大汉。

林阳现在很想立刻杀到林家去把这些年的恩怨全部算清。

“林少您尽管吩咐,无论是什么事我满家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满沧海急切道。

数枚银针飞了出去,直接扎在了那些人的身上。

旁边人将手机取来。

倒真是迫不及待!

“先不管此人吧,以后再说,家族现在都在忙大会的事情,我也抽不开身,而且不知怎么的,上沪的华家突然公开跟我们林家翻脸,这边我得摆平,既然此人一时半会儿解决不掉,那就先把此人放一边,剩余的事情你去处理,干净点,明白吗?”

杀手?

砰!砰!砰!砰...

“监视林家?”

“林少,您...您说的是真的吗?”满覆西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哽咽。

林阳的眼里爆发出无尽的怒火。

可他知道,现在还不能冲动,不然可就满盘皆输了。

他给龚喜云打了个电话,让龚喜云派人来照顾卫燕,最好把她接走,因为林阳不敢确定林蔡会不会再派人来下毒手。

而暗处监视着这一切的人也已是把电话取了出来。

“林少...”满沧海颤抖的喊了一声。

“爷...此人若是拿着您的承诺书来,那该如何是好?”

而此刻,满沧海在接受了简单的治疗后,已经坐在了轮椅上。

“不过是个空头支票而已,他拿过来了我也不会承认,又有谁会向着这么一个无名之辈而公然打我林家人的脸?”

他在一个昏暗的屋子里。

周围的路人都发出尖叫声,四处逃窜。

而此刻,林阳也已走出了局子。

满覆西疯狂的挣扎着,嘶吼着:“爸!不要!放过我吧!爸!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是你儿子啊!”

“不要了,不过...他要我做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

显然,这群杀手是刚刚找来的,并且是专门用来对付林阳的。

那人挂掉了电话。

嗖嗖嗖嗖...

林阳躲在车的另一侧,等枪声稀松下来,他眼神一寒,趁着对方火力空档立刻跃出,抬手一挥。

顷刻间,这些人不再动弹了。

这纸条是刚刚写完的,纸条上只有一窜数字。

“这就是林家的手段吗?”

林阳将纸条重新塞回那黑衣人的口袋里,随后钻上车,直接朝最近的医院冲去。

可如果不照做,那陪葬的可是整个满家啊!

看到这些戴着墨镜穿着黑衣的人,林阳呼吸顿颤。

满沧海浑身哆嗦了下,连忙摇头:“没...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放心吧爷,我会办妥的。”

他身为满氏武馆的馆主,孰轻孰重他岂能分不清?

“有什么问题吗?”林阳皱眉道。

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下居然在这里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话一落,满沧海瞬间激动了起来。

“你儿子的腿我不要了,先留着吧。”林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等去了医院,把卫燕送进了急救室,警察也到了,林阳自然而然的被请去配合调查。

“可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满沧海咬牙道:“马上派人安排吧,记住,要用我满家的精锐,决不能让林家发现了,定要隐蔽,否则...燕京就再没有满氏武馆了...”

他也是做爹的人,又怎愿意自己的儿子是个残废?

林阳沙哑道。

“爷,失败了!”

“哦...那调查清楚了此人的身份吗?”

“没问题便好,我等你的资料。”

“馆主,怎么了?”

“那位不要覆西的双腿了?”周围人意外不已。

“监视林家!”满沧海沙哑道。

他原本已经绝望了,但林阳的话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

无情的枪口喷射着炙热的火光。

林阳脸色凄冷,立刻冲出副驾驶位。

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来杀手并要干掉林阳...恐怕只有一个势族能做到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在这种地方居然会出现杀手!

林阳坐的那辆车瞬间千疮百孔。

旁边的人忙问。

“何事?”

林蔡前脚一走,后脚就派人来收拾林阳了!

“家主,这...这不成啊,林家何等能量,这燕京都是他们的眼线,咱们如果监视了林家,一旦被他们发现,那只会招来灭顶之灾啊!”一名满家的老人急道。

就是卫燕的那辆车牌号。

要知道,这里可是燕京啊!这不是江城!

放下了电话,满沧海是叹气连连。

林阳给卫燕做了个简单的处理,便将她抱到了副驾驶位上,同时快步朝那些已经成为了雕像的黑衣人走去,他在这些黑衣人的身上翻找了一下,最后从他们的内衣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条。

“江城吗?这可有点棘手了,现在家族对江城的那个林神医很感兴趣,想要把他拉拢进来,如果在那动手,万一触惹了林神医,影响了家族的计划,那我可就成家族的罪人了。”电话那边的林蔡踟蹰了下。

林阳再取银针,精准的扎在了卫燕的胸口处。

而在这时,那些黑衣人已是举起手枪对着林阳疯狂射击。

“等大会召开吧!只有那样,才能让林家身败名裂!!”

“把覆西放了。”满沧海有些疲惫道。

“那爷...您的意思是...”

满沧海呼吸一颤。

“什么?”

“只知道此人应该是跟江城那边的龚喜云有关!爷,要不要派人去江城蹲点,继续蹲守此人?”

途中,他给满沧海打了电话。

“帮我个忙。”

她那汩汩溢血的伤口立刻止住了。

林阳深深的吸了口气,拳头暗暗捏紧,独自朝机场行去。

但满沧海却没有去搭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