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 中医都是骗人的把戏?

上一章:第两百三十七章 林家来电 下一章:第两百三十九章 驱逐

“我林阳虽然是个废物,但我是不可能把我的老婆送给别人以求上位,你可能对我不太了解。”林阳再道。

......

他的声音愈发的冰冷,也愈发的不客气。

“你不过是个野种,是个窝囊废,若不是你母亲安排,让你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你以为你还能有今天这种机会!不要废话了,三天内给我答复,这是你唯一一次机会,也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好好把握,你会失去一切,相信我!你应该明白林家的能量!”

屋子里摆满了各种先进的仪器,中西医的都有,药材满桌子都是,而且都价值不菲。

出了疗养院,林阳上了龙手安排的车子,直接离开了江城。

病床上的老人正输着液,几名医护人员围着病床正在为老人护理。

几名医生不敢再说话了。

“啥?中医?”

病人优先,十万火急,林阳也不是喜欢摆谱的人。

“好年轻!”

这里有一座新建的山庄。

“林神医也是奇人,一些事他自己会处理的,你就别操这个心了!”

众人皆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林阳笑道:“诸位,我还有事情,就不久留了,再会。”

“那你的意向是什么?”那人凝起了声音。

“是,守长!”

“你们都离开吧,我已经为我爷爷找了个神医来治!你们都走!”梁生心烦意乱的说道。

“啊?”

然而人还未入庭院,便能听到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

“你说什么?”那人的语气立刻提高了八度。

众人一听,才注意到梁生在场,纷纷闭嘴。

说完,那人再是将电话一挂,似乎也懒得再跟林阳废话了。

“当初你只是把这话说完了就挂掉了电话,你似乎是没听我的意向吧?”林阳淡道。

山庄幽静,独有几名穿着工作服饰好似佣人的人进出。

这话一出,电话那边的人径直失声笑出。

林阳拒绝了,便离开了疗养院。

但在这时,屋外响起了一个漠然而清脆的声音。

“还手术?这都几回了?上一次的伤口都还没好呢!你是想要我爷爷死在手术台上吗?”这边的梁生气愤不已,立刻喝喊道。

但这效果显然并不理想。

“南天,你怎么了?”

“什么?林家?”

这些血...都呈现着漆黑之色。

......

这些人皆诧异的问。

“神医?”

“是吗?”郑南天皱了皱眉。

林阳也扫了一眼,眉头顿皱。

“请问是林神医吗?林神医,我叫梁生,您好您好!”

二人立刻入了屋子。

“哦,没事...只是些混混骚扰我而已,我不想搭理他们。”林阳笑了笑道。

“你好!”

“这么年轻的中医?”

但梁生可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喊道:“你们治不好,不代表别人就治不好,走,都走!”

其中一名佣人还端着个盆子,盆子里尽是血水与沾着鲜血的纸巾。

汽车开进山庄后,立刻有一名穿着西装留着短发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郑南天望着林阳离去的背影,眉头紧皱着。

屋子里的景象比林阳想象中还要可怕一分。

“梁少爷说的是这位吗?”

林阳这话算是把电话那头的人给激怒了。

梁生看到这纸巾,脸都白了数圈。

“小林啊,怎么了?是碰到了什么麻烦吗?”后面的郑南天皱眉问。

“小赵!去查查。”

几人皆不约而同的朝林阳望去。

“梁少爷,我们也是无奈之举,目前病人的情况很危急啊,必须进行手术!”那医生叹气道。

“我在想小林的事情。”

林阳有些错愕。

“我建议立马进行手术!”这时,一名医生开了口道。

“哼,你们这群饭桶,诊治了我爷爷数年之久,却没有一点成效,你们是来骗我们梁家钱的吧?”梁生气道。

“这位朋友,你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就医几年了?”

他忙为林阳拉开了车门。

梁生大喜,立刻带着林阳朝中央处的庭院走去。

林阳看了眼手机,也是哑然失笑。

“我做不到。”林阳径直道。

谁都不敢相信。

当然,汽车并非朝云居山上的云居寺开去,而是来到了云居寺的西南侧。

那人没有说话。

“我们让你去联系江城的那个林神医,你为何没有照做?为什么没有给我们答复?怎么,你是把我们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林神医,很抱歉,您可能不能先歇息喝茶了,我爷爷的情况比较危急,您能不能先移步一下,给我爷爷看看情况?实在抱歉!”梁生急急的说。

众人呼吸皆是一紧,脸色沉凝。

梁生要赶人了,众人连连摇头,也不多言,便要离去。

惊慌失措的声音冒出。

显然,病人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

“我记得我也没有答应过你要帮你们联系林神医啊。”林阳平静的说道。

林阳笑着道。

“那好,林神医,我叫小赵送送你。”

“老爷又咳血了!”

“林神医,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们讲,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尽力相助的。”旁边那穿着制服的人道。

“我说弟弟啊,我得说多少遍,中医都是骗人的把戏,你怎么还把这些神棍叫来了?”

车子一路飞驰,竟是直接出了省,开到了桂云省内。

这哪是屋子?这根本就是一个大型的手术室跟病房!

“之前也有老中医来看啊,据说名气还很大,但都没有效果,现在梁少爷把这个毛头小子叫来...”

“快,快拿止咳药来!”

“可刚才那通电话,我好像听到了‘林家’这两个字。”

桂云省有一座云居山,十分有名,据说云居山曾出了一名得道高僧,受人尊敬。

“我不是医学院毕业的,我是一名中医!”

“好,你马上带我去吧。”林阳点头。

“不用了,多谢。”

“不必不必...”

随后是几名佣人匆匆从里面跑了出来。

林阳与之握了握手,却是见这梁生的眉宇间尽是焦急之意。

虽然具体内容他不知道,可从林阳的言语来判断,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