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一拳下去他得休克

上一章:第两百四十六章 崇宗教 下一章:第两百四十八章 对不起我拒绝

“那只是世俗力量,也就是摆在明面上的力量,我南派勉强跟他们并列,而且只是排在最后一名,如果算上明面下的,南派连给古派提鞋都不配。”熊长白叹了口气道。

所以起素完全不会把林阳的言语当回事。

林阳面带微笑没说话。

林阳点头,在尚武馆的人的带领下,林阳暂时住了进去。

“是的,不过玄医派其实也就是南派,大部分人都没变。”林阳淡道。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

因为当下的林阳于她而言,就是个透明的存在。

“知道,当然知道,崇宗教可是属于古派的一股力量,也是一个古中医大派,其性质与我们南派...不是,与我们的玄医派比较相似,但无论是规模、医术等等都比我们强太多。”熊长白苦涩说道。

霍尚武朝林阳打量了一番,连连点头:“当真是青年才俊,仪表不凡呐。”

林阳摸了摸下巴,点头道:“说的对,今日我就是明目张胆的去救人,结果黄了。”

“好,不过要保密我的身份,我这次是去救人的,在我动手前,还是不要太高调。”

“霍傲,不可胡说,客人还在这呢!”霍尚武皱眉道。

老人大概七十多了,但满面红光,还显得很精神。

“可有什么好法子?”林阳问。

“老爷子过奖了。”

“不是说南派、北派、古派、隐派并列为四大派吗?我看们南派也就一般啊。”林阳说道。

南派走的到底是关系网,而比起古派与隐派,却不止于此,根据熊长白的描述,他们的关系网不仅浑厚,而且还有另外一种力量。

“是我。”

丰市盛产中药,有药都之称,每年的药都节会吸引来自于天南地北的名医大家。

尚武馆名气极大,丝毫不亚于满氏武馆,据说武馆十年内出了四个世界武术冠军,六个散打冠军,各路大赛得奖者更是数之不尽,可见武馆实力之非凡。

车子驶出了江城,也出了省,到了隔壁声的丰市。

“林先生,您先请进,今晚在这住一晚吧,我们马上给您安排房间。”

“可是霍爷爷,霍傲说的没错啊,看这人,这般瘦弱,身上还没几块肌肉,怕不是傲哥一拳下去,他就得休克了。”旁边一名画着妆的短发女子笑着说道。

尚武馆不同意满氏武馆,这个武馆全国只有一家,由霍家人开设,传授的都是最为正宗的拳法,当然,这个霍家人可是与霍元甲的后人没什么关系。

“放心,我很快便会回来,江城这边跟龚喜云多看着点,有什么事立刻给我打电话。”

天黑之后,林阳被安排到了客厅吃饭。

尚武馆的高层都会聚集在这用餐。

他可不想再让今日的遗憾重演。

“哦?”

熊长白立刻取出电话安排。

林阳的医术可是远超于他。

因为熊长白告诉霍尚武林阳是他的学生,让他过去长长见识。

离开了洛家,林阳第一时间给熊长白打了电话,并赶到了玄医派学院内。

“林少,您可不要乱来,古派可不是什么善辈,他们可是会杀人的!”熊长白急了。

林阳道。

馆主霍尚武,其子霍傲以及他的青梅竹马席留香都在。

名义上林阳可是他的老师,他如何不尊重,毕竟他这个人很是看重医术。

而在市中心,有着一家占地面积巨大的武馆,名为尚武馆。

“放心吧林少!”

“怎么?觉得我不会杀人?”林阳轻笑道。

这时,满头白发留着山羊胡须的霍尚武开了口。

“不必了,这次我一个人去。”

林阳起身。

“好!”

她这话一落,现场瞬间哄堂大笑了起来。

司机下了车微笑道。

“您一个人的话,恐怕很难进崇宗教的大门,而且如果您是单纯的要去救人,我觉得不应该这么明目张胆的去,那样的话反而会弄巧成拙。”熊长白道。

“哪个是林阳啊?”

大概两个小时后,一辆车停在了玄医派学术院的门口。

“我知道,这样的话,动用玄医派的力量基本上是不可能了...但我有个人必须要救!马上给我安排人,我要在明天之前去一趟古派!”林阳道。

“崇宗教?”

“爷爷,只是一群学医的软脚虾,有什么可感慨的?”这时,一名长相英气的男子突然开了口道。

看着林阳那炙热之中闪烁着狰狞的目光,熊长白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罢了,林少,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人安排一下吧,这次...我同去。”

“林少,一路顺风!”熊长白亲自来送。

“呵,这个创建玄医派的人还真是厉害,居然把南派都给收入囊中,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霍尚武淡笑道。

熊长白点头,车子便扬长而去。

以洛芊的个性,若是得知林阳又杀上门,百分之一百又会把林阳逼走。

熊长白并不是很了解,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南派学术院里也有很多古派的人,甚至是现在的玄医派学术院内,可能也存在古派的人。

林阳没有坐在主人席上。

“洛北明当初想要把洛芊嫁给我们南派的人,其实也是一种渗透,古派的野心很大,不如隐派那样超脱世俗,林少,如果想要对古派做什么,我劝还是慎重考虑,这可不是一般的力量啊!”熊长白劝告道。

“看样子是知道崇宗教了。”林阳平静道。

“虽然南派不在,但有玄医派在,我们以前积累的关系网还在,我记得我以前帮过一个武馆的馆主看过病,那武馆的人还欠我人情,明天晚上好像是崇宗教教主之子文海的大婚之日,这个武馆馆主德高望重,也受了邀请,我跟他通个电话,便跟他一起进去。”熊长白道。

熊长白身躯一震,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惊讶不已的看着林阳。

“既然是熊长白的徒弟,我可不能怠慢,来,坐这一块吃吧,我也想问问关于师父的近况,我听说南派出了变故,师父加入了一个什么叫玄医派的组织里去了。”老爷子倒了杯酒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