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看看你们的嘴脸

上一章:第两百四十八章 对不起我拒绝 下一章:第两百五十章 把她拖过去

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

但在此时...

那人立刻跑了下去,片刻后他又折返回来。

“我已经把事情说了出来,我并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林阳摇头。

反观林阳,依然站在原地,丝毫不受这一拳影响。

林阳进了房间便直接去洗澡了。

“林阳,什么意思?”有人沉问。

“畜生啊!”

“那的意思是...”

“是的。”

但令霍傲震惊的是林阳拳头上传来的力量竟丝毫不弱,反而是震的他浑身轻颤,澎湃的力道让他都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

“这个畜生,什么意思?认为这是我们窜通起来害的?明明自己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还要把脏水泼到我身上来?”霍傲情绪激动了,再要冲上前。

看到自己儿子这般模样,他也隐约猜到了什么。

“难怪之前在饭桌上我就见看留香的眼神不对,原来是要对留香不跪!”

既然一个人对付不了这家伙,那就一群人上!

霍傲心头满是狰狞。

“姓林的!对留香干了什么?”

他不是个中医吗?不是专门玩绣花针的吗?

“这样,还是报警吧。”

“说我进来把按在床上要对不轨,那说说我碰哪个部位?待会儿警察来了,让他们看看身上是否有我的指纹吧。”林阳淡淡说道,旋而冲着霍傲等人道:“谁有手机,麻烦帮我报下警,我要告尚武馆馆主之孙污蔑诽谤我!我还要把这件事情通知武术协会,让整个华国武道界的人看一看这个霍傲的嘴脸!”

“傲哥,怎么了?留什么手啊!”床上的席留香不悦了。

“统统给我闭嘴!”

“怎么回事?”

“刚才那声音是留香的声音吧?留香怎么了?”

霍建国望着林阳,似乎在等他的答复。

“这人证都站在这,而且留香亲口说要非礼她,这还能有假?”霍傲冷道。

恐怕那个佣人也是霍傲安排好的。

可是...这人一拳怎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还是人吗?”

霍傲赶忙给席留香使眼色。

而屋子里的霍傲也不客气,大喝一声:“林阳!这个禽兽,我要打死!”

“霍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盯着霍傲,冷冷询问。

此言一落,霍傲脸色瞬间苍白到了极点,人都后退了几步,有些站不稳了。

“找死!”

“嗯?”

“林阳,说在这洗澡,的房间不是在隔壁吗?这里可是留香的房间啊,好端端的怎么跑到留香的房间洗澡?”霍建国皱眉问。

尚武馆的人义愤填膺,一个个指着林阳破口大骂。

“林阳,这是怎么回事?”霍建国望着林阳道。

“我那房间的卫生间坏了,没有水,所以我叫了佣人帮我安排另外一个房间洗澡。”林阳解释道。

“霍叔叔,您要给我做主啊!”

“说没做过就没做过?难道以为留香是在冤枉?我们也在冤枉?”霍傲冷笑。

但旁边的人将他摁住。

“因为警察来了,我才能够证明我是清白的,不是吗?”林阳道。

众人皆愣。

霍建国深吸了口气,旋而沙哑道:“他到底是爷爷挚友的徒弟,这事传出去,谁的面子都挂不住,爷爷也会很难堪的,现在他老人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咱们低调处理吧。”

既然霍傲要对付他,哪能不做到面面俱到?恐怕卫生间突然没水,就是霍傲的杰作。

“我在这洗澡,洗完澡就看到席留香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接着霍傲他们突然进来了,跟我讲如果我不给他下跪道歉,他就要我身败名裂...”林阳直接把实情说了出来。

人们这才偃旗息鼓。

“林阳,我打算按照我们尚武馆的规矩处置,可服气?如果报警的话,可能会坐牢。”霍建国淡道。

“呵,都这个时候了还死鸭子嘴硬!”霍傲扭过头道:“爸,咱们快报警,把这个畜生抓起来!”

“给我往死里打!”他再喊道。

霍傲眼里荡漾着困惑,但这个时候容不得他多加思考了!

他紧捏着拳,便要出手。

喝喊声响起。

“这...”霍傲不知该如何回答。

席留香才反应过来,立刻眼眶一红,哭泣了起来。

这话一落,所有人心脏皆是一跳。

“可席留香的身上并没有我的指纹啊。”突然,林阳接了一句。

林阳立刻后退,同时反手一拳砸向冲的最快的霍傲。

说完一群人直接朝林阳扑去。

“谁敢在我们尚武馆做出这种禽兽之事?”

他留个屁手!

“发生什么事了?”

现在一切都不利于林阳,只要席留香死咬着林阳不放,那林阳哪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师父,林阳房间有水啊,卫生间没坏。”

留手?

霍傲冷笑连连,可不在乎林阳这细胳膊细腿,反手也是一拳,要跟林阳对拼。

这话落下,几人脸色瞬变。

“统统住手!”

众人咬牙切齿,看向林阳的眼恨不得是要将他生吞活剥。

这个家伙,今天一定要身败名裂!

林阳眼神森寒。

“混蛋!这个畜生!禽兽!王八蛋!”

而此刻林阳也才反应过来。

双拳交接,发出闷响。

“先不说卫生间没坏,就算坏了,也不能在这洗澡啊!小林,不该给我们个解释吗?”霍建国沉问。

但他刚刚洗了澡,身上可没有银针,没有银针加持,就只能拼底子了。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碰席留香一下。

愤怒的喊声随着脚步声传来也一并传来。

“在胡说八道,明明是我在这里睡觉,好好地突然冲了进来,把我按在床上,要对我不轨,如果不是傲哥来的及时,我...我...呜呜呜...”席留香再度哭了起来。

是啊。

人们全部扑了上去。

林阳平静道。

“是吗?”霍建国朝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这话一落,人们冷笑连连。

人们全是一震,扭过头去,便看到霍建国带着一群弟子走了进来。

这边的霍建国看不下去了,立刻喝喊一声。

霍建国也不是傻子。

人们忙看向床上,见席留香衣衫不整,再加上只穿着件短裤的林阳,一个个顿时皱起了眉,纷纷陷入遐想。

砰!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