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把她拖过去

上一章:第两百四十九章 看看你们的嘴脸 下一章:第两百五十一章 我一定会杀了你

.....

“如果我说不去呢?”

“那师父...您打算怎么给那个林阳交代啊?”旁边的人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们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

洛芊愣了。

阿莲不敢多言,立刻离开了。

说是来教她医术,实际上崇宗教是另有打算。

“我终归只是个工具人吧...”

这一嗓子可是吓到了阿莲。

他现在的打算是一头一脑依靠崇宗教。

席留香输了。

男子正优雅的喝着酒。

笃笃笃。

“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洛芊恼怒的喊道。

“这...这个...”

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

.....

就在洛芊打算出门之际...

霍傲明显是疏忽了这一点!

看她的样子,是想要让林阳在她身上留下些指纹。

一路无话。

一场由霍傲做给林阳要之身败名裂的局!

“霍师傅,这就是们尚武馆?”林阳淡问。

他似乎对昨晚之事一无所知。

她叹了口气,脸上尽是忧愁与无奈。

霍傲与席留香低垂着脑袋,一脸无奈与不甘的离开。

“洛小姐,是我,阿莲。”

霍傲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吩咐下去,这件事情不准乱传,更不能跟馆主说,明白吗?家丑不可外扬!老爷子性情刚烈,要是知道这事,指不定得捅出多大的窟窿。”

一场闹剧就这么散了。

而霍建国则一脸的阴沉。

虽然今日是文海结婚的大喜日子,可她却丝毫无法融入到这里头去。

“是,师父。”

其实她知道自己被带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

洛芊生气了。

砰!

“让那两个家伙在祠堂跪一晚便是了,明天还要去崇宗教!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知道吗!”霍建国冷冷说道,继而一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坐在院子里的洛芊扫了眼大门,淡道:“谁啊?”

“是这样的,文少即将大婚,他打算提前宴请几位挚友,想要请您前去赴宴。”外面叫阿莲的佣人道。

林阳视若无睹。

局面突然扭转了起来。

但没人搭理...

不打自招了!

她在进入崇宗教后就听到传闻,说是崇宗教打算撮合她跟一个叫应破浪的人。

霍傲也输了!

翌日一早,林阳起床,与霍家的人一起吃了个早点。

洛芊呢喃自语。

此刻这里是张灯结彩,一片喜庆之景。

这至始至终都是一场局!

她根本反抗不得,被硬生生的拽出了小院子,朝北山坡上的一座小亭子行去。

崇宗教内。

可人算不如天算,南派没了。

而在这时。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霍建国已经气得满面涨红。

希望洛芊当下还是安然无恙。

林阳与几名霍家弟子坐在一辆车上。

席留香扑了个空,摔倒在地,显得十分狼狈。

洛芊独自一人坐在一间小院内。

“文海...们...要干什么?”洛芊浑身一颤,小心的问道。

其中就有文海。

此刻恐怕连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不会喝酒!我得说多少遍们才懂?”洛芊厌恶道。

“这...小姐,文少说了,您必须去,无论如何都要去,否则他会很不高兴的。”阿莲急忙劝道。

大家都没有谈论昨晚的事情。

听到这边的动静,他微微侧首,看向洛芊,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告诉文海,我不去。”洛芊哼道。

“马上去陪应少喝酒!”文海面无表情,冷冷说道。

洛芊尖叫的喊道。

林阳动作也算是快,迅速是一个侧闪,躲了开来。

只是。

“不去?那就别怪我了,们两个,给我把她拖到酒亭去!”文海也懒得废话了,直接大手一招。

随后便看几个男女走了进来。

弟子们看看我,我看看,都不说话。

“是,爸!”

洛芊心烦意乱,打算出去散散。

然而她这个动作一出现,已经算是默认了林阳的说法!

“不会喝也得喝,应少今天来是给我面子,既然别人给了我面子,我也要给他面子!洛芊,别让表哥难做!快去!”文海的声音尤为凝沉。

先前崇宗教就来问洛北明要人,但洛北明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打算利用洛芊去跟南派交好,虽然崇宗教属于古派的人,但古派与南派没有恩怨,而洛芊的姨母是崇宗教的人,地位很高,洛北明不希望洛家被这个姨母所制,便要洛芊嫁给司徒镜。

他身旁走出两个女人,直接抓住洛芊,便往外拽。

她脾气本就倔,是个刚烈之人,哪会屈服于文海?

林阳淡淡说道,便要朝大门走去。

“林阳,放心,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我尚武馆会给一个交代!”霍建国咬牙切齿道,旋而冲着霍傲与席留香低喝道:“们两个,立刻跟我去祠堂跪着!其余人散了!”

霍傲与席留香也在,但二人神色有些憔悴,看向林阳的目光充满了怨恨。

霍建国一听,哼了一声,冷冽道:“交代?什么交代?还真指望我给那么个中医交代?”

而此刻,亭子内坐着一名穿着白衬衫模样十分俊美的男子。

毕竟在这大教面前,洛家实在太脆弱了。

洛北明无奈之下,只能屈服于崇宗教,让其把洛芊带回来。

林阳觉得无趣,便也懒得再说什么,拿起衣服回了房间睡觉。

敲门声响起。

霍尚武打完一套拳回来。

旁边人点头。

而在这时,床上的席留香突然大叫一声,直接朝林阳扑了过来。

听到这话,周围人也是明白了霍建国对这些中医也不感冒。

严格来讲,这文海跟她还是沾点亲戚的,否则起素也不会在崇宗教有这么高的地位。

剧烈的响声让洛芊不由一震。

林阳摸了摸腰间的针袋,眼里流露出一抹戾光。

“有事吗?”

“没人报警吗?那我自己去房间拿手机好了。”

“那个叫应破浪的是不是也在?”洛芊皱眉道。

吃完饭,车子已是安排好了,由霍建国带队,众人将准备好的贺礼搬上车,便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尚武馆。

“是的。”阿莲迟疑了下说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