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该死

上一章:第两百五十六章 愚蠢透顶? 下一章:第两百五十八章 剑王

林阳脸色顿沉,他望了眼院长,低声道:“没向上面反应吗?”

洛芊咬了咬毫无血色的唇,没有说话。

“谢谢您了林神医!”

那些病人们纷纷说道。

虽然她看起来泥泞不堪,披头散发的模样显得无比狼狈,且浑身都是伤势,但所幸都不是什么大伤,唯一比较严重的就是小腿骨折以及一只手掌几乎被踩得血肉模糊。

“崇宗教就是挨天刀的教派!”

“您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这位小姐的。”

众人把走廊挤了个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只需要告诉我究竟是谁干的就行!”林阳再三重复。

“老天爷会收拾他们的!”

关院长闻声,长叹了口气,一言难尽。

林阳深吸了口气,对关海清道:“我打个电话,叫些人过来,这些人的医术都很精湛,我会让他们在这里坐诊三日,就当是义诊好了!”

病人们纷纷跪地哭喊。

“老师!”熊长白恭敬说道。

“林阳,别问了,那人...惹不起...”洛芊低声道。

林阳自然能看得出这是怎么回事。

洛芊闭起了双眼,选择沉默。

林阳一听,眉头紧皱:“我听说这山上的崇宗教也擅长医术,们为何不去那里向他们医治?”

“谁干的?”林阳一边施针一边问。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了...”她沙哑的说道,不多的力气换成了这么一句话。

可就在他离开病房准备走出大门时,却见外面的走廊处哗啦啦的出现了数之不尽的人。

“们两个在这帮我照顾下她吧,我会给们好处的。”林阳说道。

“大家快起来,起来!”林阳忙喊。

“关院长,不要这样!我答应好了!”

“我们可是被崇宗教害惨了!”

“崇宗教的人只看钱,看权!没钱没权,根本不给我们看。”

“对,林神医,您有所不知,我们医院医疗条件有限,有很多病症我们是看不好的,但这些病人又没有钱去更大的医院,所以就只能在我们医院养着,可这一天天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很多人已经放弃了治疗,甚至还有人回去自己用土方子治,但那无疑是自杀,今天他们听到林神医来了这,便一起过来,听说林神医悬壶济世,慈悲为怀,就想请林神医出手,治疗他们!”关院长小心翼翼的说道。

“您就是江城的林神医吗?您好,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我姓关,叫关海清!”一名头发花白穿着件泛黄大褂的人走了过来,激动的握着林阳的手道。

“让秦柏松带一批人过来,以玄医派学术院的名义来这坐诊。”

林阳见状,立刻将他们扶起。

“这...那好,林神医,我相信!”关海清点头。

“林神医,他们都是为您而来的。”

“他们天天炼什么丹药熬什么毒药,那气味儿飘到山下的村子里来,没几年大家都得了病。”

只是她显然是不了解林阳的性格。

关院长情绪激动的说道,随后竟是颤颤巍巍要给林阳下跪。

林阳有些困惑,但没有多问,转身要离开医院。

她是知道林阳的脾气的。

“林神医,您不出手吗?”

若真如这些病人所说,那崇宗教的确是该死。

林阳微笑道,随后为洛芊取来赶紧衣物,叫了外面两名风烈的女弟子进来,为她换上。

“谁干的?”林阳再度询问。

“他们就是邪教!”

“当然,安心养伤就是。”

他将最后一根针插在了洛芊的手臂上,旋而微微一笑道:“好,既然不说,那这件事情咱们就不谈了。”

她也知道文海跟那一位应破浪的能量,能够让文海奉为上宾,绝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如果告诉了林阳,以林阳的性格,肯定会酿成大祸,所以她不会告诉林阳。

难怪这个医院不大,病人却是这般多。

“关院长反应了,他一年去了不下于十趟,但都没有用,崇宗教搞鬼了...”

林阳交代道,便挂掉了电话。

这些弟子恭敬无比,态度是一百八十度转弯,对林阳的话是言听计从。

现场一片哀声。

但却无用。

那两名女弟子赶忙点头笑道,看着林阳的眼神尽是崇拜的目光。

“多谢林神医了!”

“哪里哪里林先生。”

大家怨天载道,纷纷哭泣了起来。

望着身旁那个专注的男人,洛芊的眼眶不由湿润了。

林阳愣了。

“我们得这一身的病也是崇宗教的人害的!”

病人里再度冒出几个声音。

“关院长好。”林阳点了点头,旋而望了眼走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有急事,暂时是动不了手,但放心,我会保证治好这些病人的。”

“这群白眼狼,吸血精,他们迟早会遭报应!”

“真的?谢谢林神医!”关海清大喜。

“为我?”

“去了,没用!还被他们用棍子打下来了。”

她一度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确认再三,她知道这不是梦...

但谁都知道,他们要是上去闹事了,只会死的很惨。

“林神医,这些都是附近村里的农民,他们本来收入就不高,现在身染重病,没钱救治,我们医院也已经被掏空了,各种补贴申请都救不了火,林神医,听说您医术高明,求求您施以援手,救救他们吧!这些可都是人命啊!”

林阳直接取出了电话,给熊长白打了过去。

洛芊的救治并没有花费林阳太多时间。

关海清奇怪的问。

“关院长甚至还去崇宗教求他们出手帮忙,但他们不肯,关院长跟他们发生了争执,还被打断了腿,现在腿都没有好利索!”

“我给您磕头了!”

他望了眼大门,倏然对旁边的风烈弟子道。

“林神医,您可真是活菩萨啊!”

“去给我开车吧,咱们上崇宗山!”

林阳闻声,也是恍然。

随着林阳的银针落下,洛芊也慢慢的醒了过来。

病人们义愤填膺,一个个恨不得现在冲上山跟崇宗教的人血拼。

洛芊一愣,将信将疑的看着他:“林阳,真的吗?”

他精心的为洛芊医治,每一点药膏的涂抹每一根银针的落下都无比的专注。

不一会儿,他便大汗淋漓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