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剑王

上一章:第两百五十七章 该死 下一章:第两百五十九章 登门

“他现在也可以说是传奇了,而这位剑王前辈就是这样,不过他成名的时间比林神医早了三十几年吧,那个时候R国那边有人入国挑战武道强者,当时武道大家几乎被挑了个干净,也是剑王前辈出面,将其击败,保存住了华国武道界的颜面,这下知道了吧?”

三十年前尚且如此,三十几年后...这位剑王前辈该是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这可是我们华国的传奇啊!”

“哟,楚师父?您也来了?快,请上座请上座!”

“马上给我派人去追,如果追不回那丫头,们就别回来了!”文海冷道。

“这件事情不着急!”

山门如同集市,各种显贵进进出出。

这个问题一出,不少人用着看待白痴的目光盯着他。

“当然知道,以一人之力挫败韩医王,力挽狂澜拯救中医!”

小院内,文海脸色一沉,瞪着面前这个前来传讯的弟子道。

“什么?三十几年前就一战成名了?”那人张大了嘴。

“这...不用了吧?”文海有些尴尬的笑道。

“是...是的,文少...”那弟子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说。

那弟子立刻栽倒在地上,脸上是一个深深的脚印,更是肿了一大块,但他不敢吱声,只能重新站了起来,将头低下。

“文少,那贱人其实是被风烈大师的人带走了!”弟子道。

瞧见这木剑,不少人一头雾水。

“张卫长到了?赶紧里边请!”

文海惊了。

“剑王是谁啊?”

“老头子是来喝酒的。”

“说说!”

“嗯!”

文海走了出来,招待着众多贵客。

“怎么?连剑王都不知?”

“应少,实在不好意思,发生这种事情,招待不周,请海涵。”文海满脸歉意道。

文海接过打开,里头是一把精致的木剑。

“罢了罢了,想不通就算了,都是些小角色,不要在意了,文兄,快去忙吧。”应破浪淡淡一笑道。

那弟子立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出来。

“试着劈这张桌子吧!”剑王指着旁边的石桌道。

却见门口走来一名穿着朴素鸡皮鹤发的老人。

一时间,那些不知剑王为何人的人此刻都变得恭敬起来。

“文兄,稍安勿躁,那风烈不是说了吗?那贱人只是被他安排到了山下的医院救治,放心,风烈肯定是看着那贱人的,否则他自己就得顶替那贱人受罪,他不是傻子,应该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旁边已经做了简单包扎的应破浪捏着酒杯平静道。

一把木剑能干啥?

“方总客气了!来来来,里边请!”

“说什么?那婊子跑了?”

“给我好生招待应少,如果应少有什么不满,我那们试问!”文海冲着周围崇宗教的弟子冷喝着,旋而转身离开了院子。

“这位就是剑王弄开山吗?”

剑王也不说什么恭喜的话,直接开口道。

“那可是大理石啊!”

“应少...”

“有有有!剑王前辈想喝什么样的酒都没事!快上座!”文海赶忙道。

不一会儿,各个桌子陪酒的崇宗教长老们纷纷起身,跟着文海朝大门口行去。

“好!”

“嗯,不过老头子也不会白喝们的酒,上山的时候我在旁边捡动一块不错的木料,制了把木剑,就当是酒钱吧!”剑王说到,他身旁一个十岁出头的孩童上了前,孩童眼睛灵动,黑溜溜的甚是好看,他抱着一个木制的剑盒,递给了文海。

大厅内喧嚣非凡,崇宗教这一次是大宴宾客,足足摆了数百桌之多,当然,最核心的也只有里头的十来桌,那里面坐着的人可都是直接开车上山的存在,地位显贵可见一斑。

时辰将到,崇宗教上上下下热闹非凡。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匆匆跑了过来,附耳于文海旁低声道:“文少,剑王来了!”

今日来这的不仅有各个地方的名医大家,还有许多商界大佬或赫赫有名的政客,尤其是华国的各个武术大家也来了不少。

文海神情顿时阴沉无比,怒气冲冲道:“区区一个风烈,也敢跟我们崇宗教作对?哼,当真是不知死活!风烈呢?我要收拾他!”

这种场合,他并不是很喜欢,不过真要是来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文海镇不住场子,他还是不得不出面的。

一些人暗暗议论。

砰!

“试试!”剑王淡道。

“哈哈哈,恭喜恭喜啊!”

那弟子跑了下去。

这才是真正的武道大师啊!

文海一愣,继而欣喜不已,立刻喝道:“快,叫各位长老过来,跟我一起出去迎接!”

老人上身蜡黄的衬衫,裤子上还有泥,一双旅游鞋都打了补丁,看起来像是十分的清平,与周围的华贵对比显得尤为的格格不入。

“呵,还真是井底之蛙,知道林神医吗?”

“马上派人去把那贱人给我带来!”文海沉道。

然而这话一落,文海直接一脚踹在了那弟子的脸上。

“天呐,他居然也来了!”

“快,上酒!酒呢?”

文海亦是如此。

但在得知这老人的身份时,所有人都不由面露出敬意来。

“风烈大师?”文海眉头一皱。

“这一点我也想不通。”文海摸了摸下巴思绪道。

甚至是那些显贵们也纷纷停止谈论,放下了酒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行,应少,那我先过去了,有什么事情尽管招呼。”

毕竟崇宗教涉及的范围比较广,不管是医还是武,他们都有接触。

“什么?”

不待那弟子开口,应破浪再度挥了挥手。

“不可思议!”

其父也就是崇宗教的教主没有现身。

“文兄,今天是大喜日子,还是先去外面招待客人吧,这种小事可以先放一边!的大事要紧。”应破浪道。

有人似乎未曾听过这个名字,不由好奇而问。

“无恙,不过有一点我颇为好奇,那风烈应该跟那个贱人素不相识,为何风烈宁愿冒着得罪崇宗教的风险也要救下那贱人?”应破浪淡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