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谁是教主?

上一章:第两百五十九章 登门 下一章:第两百六十一章 我给你们十秒钟

风烈如释重负,忙是点头退了出去。

风烈眼里露出怒意,本是想说什么,但还是按捺住了,只冷哼一声,不再去看霍建国。

四周宾客一怔,齐刷刷的望着这头。

“诸位,都是误会,没事,没事,大家喝酒!”

但林阳却浑然不顾现场诡异的氛围,再度开腔。

三长老从屋子里出来,脸色阴沉,极为不满的盯着他。

哪有什么脚滑?傻子都知道这是霍傲故意而为之的。

一个叫声突兀响起,随后一杯酒突然浇在了风烈大师的头上。

“小宇,怎么回来了?不是让陪着林...”

“坐下!”

霍建国淡淡一笑:“风烈,怎么?想闹事吗?”

那人喊了一句。

风烈沉道。

风烈一愣,抬头望去,才发现那弟子正是之前他被派去送林阳下山的小宇。

风烈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

“混蛋!分明就是故意的!”

弟子们心有不甘,只能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等他回到座位上时,霍建国酒都喝了一轮了。

“风烈,那洛芊真的在山下吗?”三长老冷冷的问。

不少人心中腹诽。

“混账,们干什么?”

看到他走来,周围的人脸上皆露出嘻笑讥讽的神态。

“风烈,又怎么了?”

可他知道,他要是这么做,那就全完了。

现在崇宗教的人对他的态度可是极为差劲的,如果他在这闹事,崇宗教肯定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年轻人,找本教主有什么事吗?”

“欠揍啊!”

“哼,最好是这样,风烈,胆子也忒大了,居然敢管我们崇宗教的事?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要不是看在师父跟我们崇宗教有点交情,以为今天会好过?”三长老冷哼一声道。

人们这才息事宁人。

这人谁啊?如此大胆,如此无礼?

其余风烈的徒弟们一拍桌子猛然站了起来。

“刚才揍们揍的还不够?”

“好,号!”

恐怕霍傲也是抓住了这一点,才对他做出这样的事。

既然落了下风,他也只能忍气吞声。

但就在这时...

只见他走到了宾客的中央,环视了周围一圈,缓缓喊出了声:

他的脸立刻被酒水覆盖,肩膀上也打湿了一大片。

这一嗓子,立刻让喧闹的宴厅安静了无数。

“罢了,今天是少爷的大喜日子,也是来贺喜的,我要是动了,传出去太难听了,去吧,喝酒去,明天叫徒弟交上一千万的赔偿费,不要再生事了,否则下不了这山!”三长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连崇宗教都敢得罪,风烈,我看是脑子抽了。”霍建国不冷不热的说道。

风烈脸色铁青,捏着酒杯的手极为大力,酒杯都被他捏出了裂痕。

“哟,风烈大师,怎样?滋味不好受吧?”旁边的人举着酒杯嘻笑道。

那赫然就是先前离开的林阳。

但就在这时,大门处一片骚动声,随后一个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风烈再喝。

霍建国摇头冷道。

风烈朝那些崇宗教的人挤出笑容来,再朝三长老抱了抱拳。

一间屋子内,崇宗教的三长老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风烈大师。

“风烈以后再也不敢了,三长老别生气,别生气!”风烈再度鞠躬道歉,态度诚恳。

“在,真的在,我刚刚还给我徒弟打了电话!洛芊的伤已经得到处理,等包扎好后,我就叫我徒弟把她送上山!”风烈大师急忙说道。

但宾客们已经是偷偷笑了起来,看向风烈的眼神也尽是戏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风烈叔,我脚滑了,意外,意外,都是意外!”霍傲忙点头哈腰的赔礼。

“哎哟!”

四面八方数之不尽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这人,却无人敢回答。

“有没有人告诉我,到底谁...是崇宗教的教主!”

风烈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跳起来给霍建国一拳。

风烈大怒,猛然起身,瞪着那朝他浇酒的霍傲等人怒斥。

说话之际,周围的崇宗教人纷纷朝这看来。

“师父!”

“孬种!”

而风烈大师则陪着笑容,显得颇为紧张。

风烈还想说什么,但在这时,小宇的身后还走来一个人。

“师父!”

三长老哼了一声,没说话。

风烈没有吭声。

一众人纷纷望着风烈,咬牙切齿,拳头紧捏。

上头的文末心面无表情,将酒杯朝桌上一杵,缓缓站了起来。

“都坐下。”

甚至连上面的教主文末心也朝这撇了一眼。

“崇宗教教主...是谁?”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