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我给你们十秒钟

上一章:第两百六十章 谁是教主? 下一章:第两百六十二章 江城林神医

“什么?”

质疑文末心?

接着林阳另外一手化为手刀,狠狠的朝大汉的胳膊肘轰了过去。

霍傲的话完是多余的。

就他那满是老茧的手,这一巴掌落下,怕不得把牙都给打落了。

其实文海是知道的,但他没当回事。

文末心凝了凝眼,旋而扭过头冲着旁边的文海道:“有这回事吗?”

周围崇宗教的弟子们部愤怒的站了起来,有人想要上前好好教训这个不知礼数的家伙,但被文末心制止了。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小子是从哪冒出来的,但敢在这崇宗教教主之子的婚宴上闹事,那注定了他没有好果子吃。

文海大骇,眼睛瞪得巨大。

“父亲,去陪剑王前辈他们喝酒吧,这个人让我来处理!”文海走来,低声说道。

这位就是江城大名鼎鼎的林神医。

“小子,快滚吧,这哪是撒野的地方?”

文末心这才恍然。

鲜血飚溅,那森森白骨直接裸露在了阳光之下,景象十分的恐怖刺眼。

“是起素长老带回来的那个丫头,严格的说,那丫头跟您还沾点亲呢。”旁边的人忙小心的对文末心道。

“小子!”

文末心一言,让现场氛围瞬间凝固了起来。

“教主已经宽宏大量了,还不快点跪谢教主?这要是搁在往常,怕是小子连骨灰都不剩了。”

一名大汉是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狠狠的朝林阳的脸上拍了过去。

文末心已经很给面子了,可两侧的宾客们都忍不住开了口。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他是知道林阳的身份的。

可疯子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

显然,林阳这种人他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这话一落,周围响起哄堂大笑声。

“十秒?十妈呢!以为算什么东西?”

毕竟在他看来林阳已经跟风烈缠到了一起,风烈是他尚武馆的敌人,林阳这几乎等同于叛变了。

“洛芊?”文末心眉头一皱。

“放心吧父亲,我知道分寸。”

这些客人们纷纷想要表现自己,想要向文末心示好!

“不认识我没关系,我想们应该认识洛芊吧?”林阳面无表情的询问。

四方震惊。

尽管他没什么耐心,但在这种场合,他必须要表现出大度来。

却见林阳双手后附,平静的望着文末心,淡淡说道:“洛芊是我朋友,我刚刚看到她受了很重的伤,起素呢?我应该有跟她讲,我会来崇宗教接她的,怎么?们没有收到这个消息吗?”

人们冷汗涔涔,齐齐盯着林阳。

“跪谢啊!狗东西!”

“低调处理,别把事情闹大。”文末心道。

文海点头。

只是对于这些远方亲戚,他一向都不放在心上。

他面无表情的望着文末心,再是开口道:“崇宗教,我给们十秒钟的时间考虑,立刻给我把伤害洛芊的人交出来!听见了吗?”

但这边的林阳可不愿意了。

不少人都在倒抽凉气。

“他这是疯了吗?居然跑到这里来捣乱?”旁边的人惊愕的说。

至于风烈,则是傻在了原地。

唯独门口站着的两个身影却显得平静。

声音尤为的凝冷。

而这边的霍建国则是一脸错愕。

“还不快点跪下?”

霍建国等尚武馆的人是冷笑连连。

文末心转身朝剑王等人的桌前走去。

“教主原谅,我们可没原谅,这个门可以出去,但必须要用爬的!”

客人们纷纷叫嚣着,甚至还有人站了出来,直接拦在了林阳的面前,叫他立刻趴下。

“洛芊怎么了?”文末心再度问道。

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吧?

“年轻人,我似乎不认识吧?”他淡淡的说。

他们都不是傻子,也都明白文末心为何这般能忍,说到底还是不想跟这个无名之辈计较什么,否则只会坏了身份。

然而就在那巴掌即将煽中林阳的瞬间,林阳突然神情一寒,猛的反手扣住了那壮汉的手腕。

现场沸腾了起来。

但他们就不一样了。

便看那大汉的整个手臂直接被林阳轰的断裂,半截胳膊被生生砍下。

“这小子咋又跑回来了?”席留香错愕的问。

“这样啊,年轻人,是不是弄错了?”文末心朝林阳看去,脸上流露着严肃之意:“如果是来喝酒的,那就入座吧,今日是我儿大喜的日子,我不想坏了大家的兴致,如果不是来祝贺喝酒的,山门在那,若自己离开,我依然不会计较于!”

这一句话已经是极度的不客气了。

上头那喝着酒的文末心也不由皱起了眉头。

“哈哈,这小子还真是有意思,在我们尚武馆闹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在崇宗教搞事情!有趣!有趣!哈哈哈,爸,这回可不能出头啊,不然便是坑了我们尚武馆!”霍傲满脸笑容,人是连连拍掌,戏谑的看着林阳。

他到底在想什么?他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这边的风烈大惊失色,猛地上前。

可是令风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林阳居然如此莽撞的冲了出来,还直接对崇宗教的教主挑衅!

咵嚓!

因为自刚才那件事起,霍建国就不可能去搭理林阳了。

这人在干啥?

巴掌立刻僵在了半空中,再不能前进半分。

“从没有听说过。”文海摇了摇头。

他以为林阳会以林神医的身份前来造访,与崇宗教商榷着他那朋友的事情,顺便也给自己解解围。虽然林神医与崇宗教没啥干系,但凭借林神医的名气及医术,崇宗教是不可能为了这点事情而不卖他面子的。

“管?哼,这种情况下我拿什么管?别说我不会管,就算是他求我也没用,自己找死,怨不得谁!”霍建国也哼出了声。

因此在这些客人们苛责甚至叫骂林阳时,他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注视着林阳成为众矢之的。

人们齐刷刷的望着那个不知所谓的家伙,或冷笑或玩味。

风烈大师心惊肉跳的思绪着。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