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 楚长老

上一章:第两百六十五章 敌 下一章:第两百六十七章 你就这点手段?

这时,一名体态臃肿满脸浓妆穿着身大红色衣服的女人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

声音一落,楚长老猛然抬手。

楚长老面带着微笑,迈开步子朝林阳走去。

砰!砰!砰!砰...

虽然林阳也吃了伤,但那些长老们的下场可就无比凄惨了。

宾客们惊呼不断。

“楚长老,您可算是来了,快,快些收拾掉这个人!”文海激动的跑过去搀扶着楚长老道。

不过文海的脸上可笑不出来了。

便看林阳一拳砸在一名长老的拳锋上,蛮厚霸道的力气瞬间瓦解了那长老的气力,剩余的力量开始撕扯着他的皮肉骨头,那长老痛呼一声,人连连后退,一条胳膊颤麻不已,皮肉都裂开了,骨头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不错不错,只可惜这样狂妄的人我见得多了,希望待会儿可别求饶啊。”肥胖女子笑嘻嘻道,旋而扭过头望着文末心:“教主啊,怎么说?是废了他还是...”

地上的那些长老们虽然心头极为不快,但这个时候也是没辙。

“林神医,想干什么?赶尽杀绝吗?”文海惊了,颤抖的指着林阳怒斥着。

林阳只抬起了手:“我一般不打女人,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会手软的。”

人们愕然。

“啊?”

林阳捕捉到了这个极为微小的动作。

这不是香水味,而是一股药味儿。

这一脚的力道何其的恐怖。

“林阳,太残暴了!”有人怒斥。

“那就看看有没有资本叫嚣!”

不少人双眼一亮。

大地竟是晃动了起来。

冲来的人一个不稳,身躯晃了起来,攻势也出现了松懈。

无数人倒抽凉气。

得银针增幅的林阳力气大的令人不敢相信,而且他的肉身强度也极为可怕,即便是围攻,他也不理会,更不防御,只逮住一名长老打,不把对方打趴下绝不停手。

“不必了教主,我已经来了!”

这几名长老部飞出,嘴吐鲜血,模样惨烈的很。

林阳面无表情的说道,一脚已是踩在了旁边一名长老的手指上。

凄惨的叫声响起,片刻后,那长老晕厥过去。

周遭的宾客们连连后退,也是恐惧的看着林阳。

“去,把楚长老喊来。”文末心淡道。

林阳没有留情,再抬一脚,踩向那长老的另外一只手。

“呵呵,很有趣的小子,六长老,别担心,那手我治的了。”肥胖女子笑着说道,继而眯着眼盯着林阳:“倒是这小子,敢在这里撒野,就算我饶了,恐怕我们崇宗教也不会放过!说吧,打算怎么死?”

林阳眼神一寒,臂膀横起撞击了过去。

“那们崇宗教的人踩洛芊的手指时,怎没人说残暴?”林阳淡道。

那赫然是一枚银针!

“喝酒便是,老头子会护周的。”剑王再道,又饮了一口酒。

人们都傻了。

“死活不论!”文末心平静道。

“楚长老!”

虽然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势,但内伤肯定是有的,且是气喘吁吁,消耗颇大。

诡异的响声冒出。

虽然林阳身陷重围,但却游刃有余,长老们的手段根本近不得其身!

噗呲!噗呲!噗呲...

“爸,这...这下怎么办?”

这楚长老哪怕杀了林阳,他也不会在意了...

她一靠近,便能闻到一股很浓的气味儿。

死活不论...

应破浪笑而不语。

但下一秒...

看样子文末心也生气了。

林阳根本不想去管谁无辜,谁有理,他现在只想报复,疯狂报复,不顾一切的报复,任何其他,他都不理会。

砰!

沉闷的响声传出。

莫看她的手臂是肥肉,手掌抬起的速度却极为迅速,且在抬起的刹那,一道油绿色的细光穿过了虚空,刺向了林阳。

闷响再起。

“唉,一个毛头小子就把们打成这般德行,也是够丢人的,我早说们学那些花架子没屁用,现在明白了吧?都收拾收拾吧,晚些抬到医宗去治!”那楚长老戏谑的笑道。

“难怪如此嚣张了,既是医武,那也意味着有些天赋,只可惜自毁前程,怨不得别人。”应破浪摇头淡道。

周围人心脏猛然一跳。

“是又怎样?”

要么断手断交,要么胸凹头裂,一个个都是半死不活,下场极度的凄惨。

哧!

砰!

当然,林阳也好不到哪去。

林阳不做停歇,转身一脚朝地面震去。

“还是先看看的手段吧,这样的话我都听腻了。”林阳淡道。

嘎嚓!

那清脆的响声极为的刺耳与恐怖。

世人色变...

人们瞬间哑了口。

昏厥的人再度惨叫起来。

“此人刚刚用了银针,力气与速度便有了如此强大的提升,如果老头子没猜错,此人是一位医武!”喝酒当中的剑王平静的说道。

“以后是要接下我的位置掌管崇宗教的,怎能如此慌张?成何体统?”文末心皱着眉道。

但弟子们刚想过去把这些长老抬下来时,林阳又是一脚将人踹飞。

“怎样?小子,现在投降,说不定能够保住一条命,如果再执迷不悟,那老娘就先把那脸融了,再废了四肢,让生不如死!”

文海慌了,连连后退,仓皇的望着文末心。

连长老都对付不了这个林阳?

“啊?”

她一手抵在另外一只手的戒指上,手指轻轻旋动。

他看得出,自己的儿子并不成器,但又有什么用?自己也就这么一个儿子。

林阳眉头一皱,立刻侧身一跃。

便看那被银针刺出的细孔处,竟传出阵阵诡异之声,随后,整面墙壁居然被腐蚀崩塌了...

细光打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没入其中。

“好!好!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放开手脚好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