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下风

上一章:第两百六十九章 你还没有资格制裁我 下一章:第两百七十一章 天骄

“黄口小儿,屈服吧!”

周围崇宗教的人纷纷欢呼着,冲着林阳冷嘲热讽。

“开山!”

“这应该就是年轻的代价吧?”

一道寒芒袭来。

柳如诗眼里掠过一丝落寂与痛苦,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顷刻间,银针静止,被他两根手指稳稳的夹住。

“煌摇腿!”文末心冷喝一声,双脚点起,身躯回旋之后一脚狠狠的轰撞在林阳的肩膀上。

砰!

林阳再度飞出,重重摔在地上。

文末心平静的说道,但眼里已有杀意迸发。

“这怨不得谁,谁叫他目中无人?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有人哼道。

“教主!您怎么了?”

“不好,这个家伙用卑鄙的伎俩暗算了教主!”

“浪费的时间有点多了。”

原来林阳在这刹那一共挥出了三枚银针!而且三根银针是一根跟着一根的,一根比一根藏得深,且完全预判了文末心的位置...

药王一言不发,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或许他就不该为了所谓的颜面而让自己的手下去处理此人,他若早些出面,事情或许还不会演变成这种样子。

而在这时,文末心已是重新发动攻势,直朝林阳的脑袋砸去。

“裂石!”

又是银针!

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也有大量汗水溢出,他身上那些溢血的地方已经停止了渗血,断裂的骨头仿佛恢复般,双手是完全无恙,可他却是站不稳,扶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喘息。

这边的柳如诗急了,正要上前,但老妪及时的拉住了她。

“爸,他撑不住了!”霍傲笑道。

“破空!”

文末心冷喝,一臂狠狠的落了下来。

文末心到底是文末心,能坐上这崇宗教的教主之位,又怎能没点手段?

“去帮忙!”

但下一秒,文末心沉默了。

“教主!”

但在他刚避开这枚银针的刹那,又一枚银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前辈这话我可不赞同,我倒是认识一个医武大家,手段卓绝。”应破浪微笑道。

可面对文末心这样的高手,他的这些银针又能起到什么效果?

风烈大师一言不发,眼中的彷徨也渐渐浮现。

许多人心里头尽是雾水...

不过还是没用!

林阳不断后退,天知道他身上承受了怎样恐怖的力量,脚掌狠狠踩在地上,竟是将地面都给踩的爆裂,等十八掌落下后,他的嘴里已全是鲜血,胸口骨头都断了数根,模样好生凄惨...

不过不重要,一切都结束了...

“教主威武!”

“穿江!”

“林神医!”

而随着这些银针的入内,林阳也变得奇怪起来。

咔嚓!

“哈哈,臭小子,这下子知道我们崇宗教的厉害了吧?”

文末心轻哼一声,手如闪电,直接夹向了那枚银针。

文末心每出一掌,便猛的大喝上一声,手掌快如雷电,重如山川,狠狠砸向林阳。

与此同时,文末心再度朝林阳走了过去。

但在这时,他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了。

“我不求您能出手,我只求您能保住林神医一命,可好?”柳如诗低声问。

有人淡道。

嗖!

但这次不是对方的骨头折断,而是林阳!

不过好在最后关头,林阳抬手抄文末心甩了一根银针。

这一次,他要直接解决掉这场无聊的战斗。

文末心疾步狂冲,提拳猛击。

他抬起手来,那手心处激荡着的凄狠尤为的明显。

...

虽然稍稍逼退了文末心,但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十分明显了。

这是怎么了?

这局面,药王也控不住啊...

“可惜了,这林神医天赋绝佳,假以时日,必然是一位名动天下的奇才,然而他却自己作死,跑到这里来撒野,文教主岂能容忍他这种忤逆行径?”又有人摇头惋惜。

文末心脸色发沉,要去拔那根银针。

“嗯。”霍建国点了点头,之前的紧张一扫而空,也露出了笑容。

攻势暂时阻断了。

柳如诗不再说话。

若是林阳败了,就他今日之所作所为,崇宗教肯定是会疯狂报复的,到时候连他怕都难以逃脱责难,毕竟在很多人的眼里,他与林阳还是有关系的。

他忍着剧痛,再度后退几步,却是不甘心,口衔银针,朝双臂吐去,再以银针稳住伤势,而后反击向文末心。

骨头断裂的声音冒出。

“雕虫小技!”文末心暗哼一声,微微侧首夺了过去。

药王踟蹰了下,轻轻点了点头:“我会竭尽全力,但最终结果如何,看天命吧。”

...

“姥姥...”柳如诗轻咬樱唇。

“教主威武!”

原来林阳挥出的不只是一根银针,而是两根!

各种声音不绝。

他艰难的将视线朝下方望去,却见自己的小腹处是一枚轻轻晃动的银针。

这一拳是要直接被林阳开瓢!

文末心暗哼着,步伐一迈,打算快些解决此人好收拾其余的烂摊子。

但林阳却没有搭理这些人,而是再度拔出大量银针,快速而凄狠的朝自己的身躯内刺去。

“姥姥!”柳如诗微微侧首。

林阳完全没胜算。

“撼地!”

宾客们心惊肉跳。

“怎会这样?”

文末心是知晓林阳银针的厉害之处,不得已而后退。

“真是可笑!”

每一根银针近乎是完全没入于他体内...

“结束了!”

林阳擦掉嘴角的鲜血,眼神森寒,却是不慌不忙,取银针刺在自己的胸口上,像是在做紧急治疗。

但就在他冲向林阳的瞬间...

四周崇宗教的人大呼着冲了上来。

至于霍傲等人,已是狠狠的松了口气。

“呼!呼!呼!呼...”

林阳立刻举起双手,挡了过去。

“你说。”药王望着前方。

“医武终归不是正规的武道,碰上这些以技巧著称的武学大家,他的那些蛮力与速度也只是个笑话罢了。”这边的剑王摇了摇头,便继续喝着酒。

剑王扫了他一眼,没吭声。

那一招招精绝恐怖的招式再度施展出去,林阳完全遭家不住,被轰的连连翻倒在地,身上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极为的凄惨。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