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 我不喜欢帮废物

上一章:第两百七十一章 天骄 下一章:第两百七十三章 你不配

林阳冷喝,双眼凛然,步法前踏再是一拳砸杀过去。

文末心猝不及防,被这一腿击中了肩膀,整个肩膀骨直接碎裂,人也飞了出去,再度摔在了那残破的墙体上。

现在的他几乎已经是没什么战力了。

“日后好相见?我根本就不打算跟你以后再见!今天,就结束掉吧!”

恐怕他今天是真的要履行自己先前所说的话...踏平崇宗教!

文海哪管那么多,便冲过去,但两边的长老急忙拦下了他。

当下的这个林神医根本就是个疯子!

“明白了,明白了...这个林神医先前被文教主教训,不是他真的打不过,而是他在故意学习文教主的招式!套出文教主的招式!”

“不过,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帮一群废物!”应破浪突然又加了一句。

这一拳无比暴戾,巧劲内劲环绕。

“难道你非要赶尽杀绝,鱼死网破?林神医,我告诉你,如果真的把我们逼急了,我保证你就算能够离开这,也绝不是完整的离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文末心恼了。

他难不成...还想把文末心给杀了?

应破浪放下茶杯,走过去将文海扶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淡淡说道:“文海,咱们是兄弟,你的爹现在出了事,我怎么会不管?你放心好了!”

轰隆...

双拳交锋。

文末心就这样败了?

这话落下,文海愣了。

药王、柳如诗、风烈大师、霍建国、霍傲还有许许多多的宾客、宗族之人,全部呆滞的看着这可怕的一幕。

整面墙壁轰然倒塌。

林阳还在那呢,文海要是过去了,不得遭重?

他连连后退,身子狂颤,人本是要倒在地上,可下一刻...一只手伸了过来,直接掐在了文末心的脖子上,将他提了起来。

败的如此迅速,如此彻底!

被文末心两下给撞塌了!

他身为崇宗教的教主,第一次低声下气的对一名晚辈讲和,这对他而言已经是奇耻大辱,但这个姓林的居然还如此的不知好歹!

“文少,不要去啊!”

“爸!”文海更是发出凄厉的呼喊,要冲过去。

“别过来!”

而此刻,林阳也已迈向了文末心。

听到明雨的这番话,几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绝望。

文海也看了眼自己的父亲,继而直接跪在了应破浪的面前,凄厉的呼喊着:“应少!应少!求求你,救救我爹,救救我们崇宗教把应少,求求您了!”

他岂能忍受的了?

“教主!”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林神医,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如何?”文末心沙哑的说道。

“故意学习?”旁人都被明雨这惊为天人的话给吓到了。

而且林神医要干什么?

文末心的身上到底是承受了何等强大的力量?

文末心强忍着剧痛,含糊不清的喊着,话刚说出口,便喷出了一口鲜血。

当然,让人震惊的不是这一点。

“叫上所有人,我们跟这个姓林的拼了!”

“瞧你这话说的,说的好像是你们不想再跟我追究一样,我是不是得感谢你?”林阳反问。

四周崇宗教的人发出凄厉的呼喊声。

“就是,我还不信这个姓林的能把我们崇宗教统统杀光!”

文末心哼了一声,冷冽道:“那你想如何?”

“你得先明白一点,我今日来此,是要找你们算账,而不是跟你们讲和!我自身跟你们是无冤无仇的,这是没有理由可讲的,也不存在讲和。”林阳摇头。

砰!

那可是足足有半米厚的墙体啊!

“你们看现在的林神医,哪还有半点受伤的模样?他知道文教主不能对他造成致死致残的伤势,所以他故意不反抗,或者说是故意做一些微弱的反抗,因为他明白,仅靠蛮劲,就算能败文教主,也一定会付出很多代价,所以他假装先跟文教主交手,学习到文教主的招法,并分析看穿了文教主的手段,所以再对付文教主会尤为轻松,文教主已经没有优势了。”明雨淡道。

而是林阳所用之招术!都是崇宗教的招式!准确的说,都是先前文末心所用过的招式!

清脆的骨裂声再度传出。

他只能硬着头皮拿另外一只手去接。

说完,便向应破浪磕头。

“怎么办?诸位长老...现在该怎么办?我们崇宗教该怎么办?”文海急问。

“说的对!”

文末心本就是武术大家,怎会看不出这一拳的可怕?

这边的明雨洞悉到了端倪,连连点头,呢喃说道。

“都闭嘴!”一名年迈的长老立即低喝。

他一咬牙,直接转身朝应少走去。

人们不说话,齐齐看着他。

却见那长老悄悄扫了眼后面的应破浪与剑王,旋而压低了嗓音,低声道:“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去请应少或剑王前辈出手,当下只有这二位能挡得住林神医!”

虽然他的招法还很粗劣,但威力却十分的惊人,无论是力量、速度甚至是内劲,都比文末心强了不知多少。

人们倒抽凉气,被这一幕惊的头皮都要炸开。

便看文末心的那只手的五根指头全部爆碎了。

他很是不甘,但他也明白,继续斗下去自己毫无胜算。

文末心艰难起身,嘴里还在吐血,一只胳膊几乎已经废了。

咔嚓!

“再打下去没有意思了,我希望此事到此为止,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也希望你不要再咄咄逼人,你立刻离开,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可好?”

她懂一些武功,虽然不强,可一些明面上的东西她还是能一眼洞穿的。

文海一听,立刻反应过来。

他眼神冰冷,死死的盯着林神医,另外一只手还紧握成拳。

但...他没有躲闪的余地了!

若是连文末心都斗不过这个林神医,崇宗教还能指望谁?

“到此为止?你什么意思?”林阳平静的看着他。

几名鲁莽的崇宗教人气冲冲道。

文海大喜,连忙说道:“多谢应少了!多谢应少!”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