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 该结束了

上一章:第两百七十三章 你不配 下一章:第两百七十五章 看走眼

“好!好!希望待会儿,你也能说出这句话!”

不只是因为林阳就是大名鼎鼎为国争光的林神医!

但对于他自己而言,此刻活着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药王直接站队了?

“应少!”

“且慢!”

崇宗教的人见状,急的是失声大喊。

应破浪淡淡一笑:“怎么?剑王也打算来玩一玩?”

这个林神医难道真的疯了?

顷刻间...一股狂暴的力量,从他体内迸发出来。

“教主!”

这时,呼喊声冒出。

剑王神情冰冷。

他不在乎应破浪的背景如何!

药王面无表情。

文末心就像是一滩烂肉般摔在了地上,没了半点的动静。

这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明雨神情绷紧。

“这不是很明白了?我要战你们两个,你也一块出手吧!否则我担心这场战斗会太无趣!”

实际上她是知道为何姥姥这般挺林阳。

柳如诗柳眉倒数,不知该如何反驳。

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在林神医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小孩子过家家,老头子没兴趣掺和!老头子只是对你应家承诺过,不能让你受到半点伤害!”剑王冷冷说道。

“喝酒就不必了,这个林神医有些伎俩,我在这看着,免得你着了他的道!”剑王平静道。

“你对我爸做了什么?”文海又惊又怒,愤怒大喊。

这是崇宗教唯一的希望!

文海悲愤不已,再度跪于应破浪的面前,哭泣道:“请为我爸做主啊应少,请为我崇宗教做主啊!”

太狂妄了!

人们叹息连连,一脸无奈。

“药王前辈...”

“没什么,他死不了,但他这一身的武修算是废了!”

他还活着。

林阳将银针拔出,且松开了手。

“剑王前辈!你这是干什么?人多欺负人少吗?更何况剑王前辈你算是华国武道界的老前辈了,居然在这欺凌弱小,若是事情传出去了,你不怕有损你的颜面?”柳如诗是再也忍不住了,立刻上前质问。

“那我就在这多谢剑王前辈了。”应破浪笑道。

林阳也安静的注视着应破浪。

“老婆子决定了的事情就从不会后悔。”老妪道。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周围许多崇宗教的人也纷纷跪了下来,大声的哭喊着。

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去依靠这位能量巨大的应破浪了!

“好!既然如此,破浪就记下了前辈今日所言之事!希望来日,药王前辈不要后悔。”应破浪点点头道。

却见那边的剑王突然将手中的酒杯朝地上一摔,随后取出先前送给崇宗教的那把木剑,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看了眼剑王,淡淡说道:“怎么?你不出手吗?”

但这个时候的林阳,与先前也是有了巨大的变化...

这一言,赫然是让剑王这样的老一辈武者都说不出话。

人们无不费解。

他要出手了!

倒是后面的老妪也上了前,平静道:“这件事情,老婆子我是帮理不帮亲,这位林神医登门造访,不过是因为你们伤人在先,他要讨要公道,可你们却对其置之不理,更不给答复,所以老婆子愿意支持林神医,讨还公道!”

剑王没有理他,而是看着林阳,开口道:“年轻人,天赋有,但心高气傲,不知天高地广,你快些滚吧!别在这找应破浪的麻烦!否则老头子怕是得要欺负下小朋友,要对你动粗了!相信老头子,你占不到便宜的!滚吧!快些滚!”

应破浪闭起了眼,脸上洋溢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片刻后说道:“诸位放心,这件事情,我应破浪会处理的。”

“她会葬送她这一脉的!”

却见那银针入了体,文末心的身躯就像是触电了一般,疯狂的颤动,如此持续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下。

旁边的剑王猛地睁大了老眼,震惊的看着林阳...

这位能量巨大的大少!要动林阳了吗?

周围宾客们都懵了。

“药王老糊涂了!”

“请应少为我崇宗教做主!”

“最后一针!该结束了!”

至于应破浪,脸上依然没有怒容,他挥了挥手,淡淡说道:“剑王,你先到一旁喝酒吧,让我来会会这个林神医!”

今日...他算是踏平了崇宗教!

他取出一枚银针,深吸了口气,继而轻轻的刺在了自己的眉心处。

“至始至终,我都没有看起过你!”

应破浪依然笑眯眯的问:“你...是看不起我?”

“行吧,反正很快就解决了!”应破浪点头,继续迈向林阳。

周围人无不心惊!

声音落下,应破浪迈开了步子,朝林阳走去。

“愚蠢呐!唉...”

话音落下,他满脸失望的注视着林阳。

停下后却是四肢垂落于地,人似乎也没了力气。

她想要让林神医治好柳如诗的病,所以她豁出去了。

周围人懵了,纷纷呼喊出声。

“药王前辈,你怎做出这样的事情?”

人们齐齐顺声望去。

应破浪的眼也森寒了起来,可脸上依然是古井无波,没有多少变化。

这应破浪一招之精妙,居然超过了文末心...

“应少肯定很生气吧?”

崇宗教人大惊失色。

何等的恐怖!

“你什么意思?”剑王问。

柳如诗紧捏着小手,也不吭声。

“药王前辈,你可要想好了!”应破浪眯着眼盯着老妪。

他在乎的,是眼前这个人,是不是敌人!该不该杀!

“老头子早就说了,我是为了履行先前答应给应家的承诺,而且我也给了此子面子,让他滚,他要不滚,我不动此子,那我不是食言了?那样的话,老头子我更无声誉可言,不是吗?”

“林神医,我本来对你是寄予厚望的。可现在,我很失望,你应该是个聪明人,今天你的所作所为甚至连傻子都不如,真是可惜...可惜了!”

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崇宗教教主文末心...就这样被废了!

谁能想到,文海的婚礼竟是崇宗教的末日!

林神医还真做到了!

剑王老眉顿皱。

应破浪连连笑道,突然他双眼一寒,双脚猛然点起,人竟化为了闪电,朝林阳冲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