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 看走眼

上一章:第两百七十四章 该结束了 下一章:第两百七十六章 摆你一道

剑王也没有进一步对林阳动手,而是横剑于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林阳。

剑王既然已经下了场,即便他不主动攻击林阳,可不除他,林阳想要动应破浪也将会变得极为困难,与其如此,不如先解决掉剑王再说!

“应破浪!速速退下!他的力道比之前还要大!莫要整面与之交锋,不然必定吃亏!”剑王脸色发沉,当即喝喊。

折扇径直断裂。

可本以为这一击足以制服林阳,他却是在这危急时刻,不慌不忙,将另外一手抓向应破浪。

应破浪心思着,便要后退。

咚!

应破浪呼吸顿颤。

剑王出手,便意味着他会吃亏!

他那张老脸此刻是写满了忌惮。

应破浪呼吸一颤,但却没有躲闪,反而是眼里掠过一抹不甘与愤怒。

居然敢拿脑门砸我?哼,以为铜皮铁骨吗?那就看看的脑袋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他突然伸手,手指快速抓向前方,而面前的...居然是剑王!

这个林神医不好惹,暂且后撤,反正他一只手已经废了,不着急!

剑王紧盯着林阳,蠢蠢欲动,如若林阳要伤应破浪,他将会在第一时间进行阻止。

“应破浪,速退!”

但就在应破浪,绕至林阳身后时,林阳动了。

“什么?”应破浪微微一怔。

咔嚓!

这一刻,应破浪才明白剑王为何出手!

可下一秒...他意识到了不对劲。

人们惊愕不已,目如铜铃。

不少人心里亦是如此思绪。

难不成林阳的脑袋这般坚固?

不过几名武术大家倒是立刻明白了林阳的意图。

剑王又出手了!

但那木剑却是瞬间停住了!

但碍于剑王与应破浪,他们可不敢说,风烈这边是破罐子破摔,自然没有顾忌。

哧啦!

但是...林阳没有半点的畏惧,手掌凶狠凄辣的轰了过去。

“嗯?”

现场人哗然一片。

“黄口小儿真不知天高地广,以为这手段,斗的过我?”剑王淡哼,继而扣着木剑反手一旋。

人们纷纷注视着应破浪,等待着他的出手。

说完,他步法一点,再冲了过去。

应破浪被拽了回来。

脆响冒出。

“什么?”

他还是第一次与同龄人过招而吃上如此之大的亏。

总算是他速度够快,加上剑王的一口木剑封住了林阳的追击之路,应破浪是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拉开位置。

“堂堂剑王,就这点风骨?”

无论是谁,此刻再看向他,心里头都会涌现出一股莫名的宁静,不知怎的,每一个人都觉得此刻的林阳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莫看折扇轻脆,可这样打过来,竟像是蕴含千斤之力,挥舞过来时都有一种轰鸣之声,极度的恐怖。

旁边的剑王却是神情一紧,立刻提剑横了过去。

林阳的手臂瞬间被一股澎湃的力量所震荡,人是连连后退,手掌血肉模糊,两根手指近乎断裂,只剩下一点皮肉连着。

“医武!”剑王沉道:“我们都走眼了,他至始至终,都不是简单的医武!我们小瞧了此子!”

但他却是再抬一手,凶狠的轰向林阳的颈部。

说是应破浪在与林阳交手,实际上剑王也已经下了场。

异响冒出。

林阳的手瞬间被割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定目看去,才发现林阳的手直接扣住了木剑!

他倒没用拳头,而是取出了一把折扇,砸向林阳的头颅。

“一手已废,仅靠单手抗衡的了我?去死!”

不过这时的应破浪显然不是拿拳脚朝林阳砸打这么简单,他围而不击,似是在找寻林阳的破绽。

瞧见这景象,现场再起哗然之声。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阳突然双瞳一睁,继而整个脑袋狠狠的朝应破浪的手臂砸了过去。

应破浪的拳头瞬间被震了回来,而其五指在这个时候也已寸寸裂开,皮开肉绽,甚至连骨头都能看到一些,甚是可怕。

嗖嗖嗖...

这是怎么回事?

可就在它即将击中林阳的脑袋的刹那,一只手迅如闪电,瞬间扣住了那折扇,继而猛然一掰。

应破浪心头不服。

只听剑王大喝:

可即便是二打一又能如何?谁敢管?

清脆的声音冒出。

应破浪暗暗咬牙,眼里荡漾着狰狞。

应破浪一愣。

旁边瞬间袭来一口木剑,直刺林阳的心脏。

“而且...刚才那小子是怎么回事?他好像直接破掉了应少的攻势吧?”

“不是简单的医武?剑王,太高看此人了吧?强大的医武我也见识过,燕京林家不就有一位吗?此人再厉害,能厉害的过那位?”应破浪摇头淡道,眼里尽是不屑:“且让我再试试他的本事!”

有意思!

低喝传开。

擒贼先擒王!

这边的风烈大师的弟子忍不住叫嚷道。

林阳一手快如闪电,摸到了应破浪的胳膊上,继而猛然一甩。

想到这,应破浪没有半点的犹豫。

他不敢迟疑,立刻朝后跃去。

但已经来不及了。

木剑瞬间转了起来,宛如五档电风扇,剑身急甩下发出的簌簌声十分瘆人,这手要是贴了过去,不得被之生生削断。

他喝喊着,木剑似流光。

“好卑鄙!”

“这不是二打一吗?”

这一声让应破浪脸色顿紧。可下一秒,林阳的拳头已经砸来。

应破浪撇了眼剑王,淡淡说道:“这人是怎么回事?”

“剑王前辈就出手了?”

不得不说林阳的这个想法很好,但剑王又岂能是泛泛之辈?

要是砸在人身上,那当真是不死也残。

可在这时,那被林阳抓着的手臂再度传来一股厚撼之力,直接拉着他朝旁边的剑王撞了过去...

“什么?”

应破浪的这一击是势在必得!

“愚蠢,那可是剑王的剑,居然拿手去抓,简直是愚蠢透顶!”应破浪轻笑一声,眼中寒芒闪烁,直接抓住了这个间隙,反手一臂狠震向林阳的头颅。

“应破浪,速速退下,此人非比寻常!”

林阳...居然先对剑王动手了!

而在这时,应破浪已经靠近了。

这一针落下,林阳狠狠的深吸了口气,人也显得尤为的平静下来。

“不知死活,既然如此,我就让的五指全部断裂!”剑王冷哼,再是一阵。

蛮力倾荡,势不可挡!

因为...林阳的力气已经大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地!完全超出了他可以想象的程度。

咵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