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不跑,正确!

上一章:第两百七十八章 我赌你枪里没有子弹 下一章:第两百七十九章 我替你杀

他咆哮着。

“我浑身...没了力气...他那三根银针让我的身体瘫痪了...”

林阳目视前方继续前进,直接无视掉了杀来的剑王...

但....银针拔下,剑王依然无法动弹。

应破浪暗哼一声,也不再选择奔逃,而是虚起内劲反冲向林阳。

二人疯狂交手。

应破浪呼吸顿紧,再度侧闪想要避开,可下一秒,林阳的脚抬了起来,狠狠的踹向了应破浪的腹部。

这一脚让他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他还能起身,已是难能可贵。

整面墙壁当场爆碎,石块飞溅,如天女散花,尤为狼藉。

剑王老眼睁大,但不肯放弃,继续前进。

应破浪直接没站稳,被摇晃的地面给掀翻在地。

可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考虑此般无趣问题的时候,因为林阳已经靠近了。

明明都已经断开的手指,居然只是涂抹了下膏药扎上几根针就又能再用,这真是中医吗?这都快成妖术了。

嗖!

四周人急呼,纷纷围了过去。

“不跑,才是正确的选择!”

就在他冲杀向林阳的刹那,倏然...

当下的林阳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只有剑王能够与之抗衡。

“绵掌?”有人惊呼。

应破浪扫见这景象,头皮颤麻了大片。

“应少,小心!”文海大喊。

林阳几步上前,便要再动手。

砰!

“杀!!”

但林阳却是一脑袋又猛撞过来。

“不好!”

这恐怕只有燕京林家才有这样的医术吧?

林阳面无表情的朝其而行。

“他是麻痹了我的神经,你现在拔针是没用的,跑,应破浪!你赶紧跑!”剑王低吼。

“唔!”

但应破浪还未稳住身躯,那边的林阳又冲了过来。

这简直是吊起来打啊!

“咳咳...”应破浪咳嗽着,嘴角都是血。

“剑王前辈!”

何其暴戾!

应破浪再度举手与之对招。

人们心惊肉跳的看着。

但打了几番,应破浪只觉自己的双臂仿佛是要被震断掉一般,骨头都快碎了,人再想后退,却是被林阳一脚踹中了膝盖,人身躯一弯,跪在了地上,接着林阳再一个侧踢,应破浪脸上中招,人一个回旋又躺在地。

应破浪紧咬着牙,强行站起身,把旁人推开,盯着林阳。

“林...这个林神医...跟燕京林家会不会有联系?”应破浪突然想到。

林阳此刻依然回归了本质,就用最单纯的蛮劲与速度。

“什么?”

林阳可不手软,再度冲来,周围的人吓得连连后退。

完全不是对手!

文海惊呼。

砰砰砰!

周围的宾客们也是人仰马翻,站不稳身躯。

林阳一拳又砸了个空,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地面瞬间狂颤起来,宛如奔雷炸裂般的巨响传荡开来。

应破浪不敢大意,双掌再滑,欲击其手。

“应少!”

应破浪脸色一寒,急忙朝旁翻滚过去。

那口木剑直指林阳的心脏,恐怖的气势直是看的人头皮发麻!

顷刻间,林阳手上暴戾的气息被卸掉了大半。

“都滚开!”

“跑?那怎么行?我要是跑了,我应破浪今后还如何立足?”应破浪脸上流露着不甘。

应破浪没吭声,而是冲到剑王身旁,将他身上的三根银针拔了下来。

全场震惊...

而在这时,林阳已经跃来,一脚高抬,随后狠狠的踏向应破浪所在的位置。

林阳低喝,再度迈步冲来。

应破浪眉头一皱。

剑王虚弱的说道。

咵嚓!

就在这时,那边的剑王突然身躯暴动,如图突袭的猛禽,杀将向林阳。

但是...

“应少!”

就在这时,应破浪突然抬手从怀里一掏,居然是取出了一把精致的手枪,毫不犹豫的对着林阳开枪。

而在他后退的刹那,林阳一脚已经踩在了地上。

剑王发出一记闷哼,人直接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剑也抓不稳,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

林阳收起了拳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

应破浪猛然抬头,继而双脚狂点疯狂后退。

连续三枪过去,这么近的距离,林阳几乎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三枚子弹直接射进了他的腹部...

“你倒是蛮灵活的。”

“剑王,你怎么了?”应破浪急问。

咚!!

轰隆...

四周宾客发出哗然之声。

药王、明雨、霍建国、风烈大师等人齐是一震,皆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

这一拳要是砸在人身上,那不得把人给活活打穿?

应破浪呼吸一颤,盯着林阳的眼神有些慌乱。

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也没有什么令人惊艳的技巧。

应破浪瞬间被轰飞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人有些直不起身。

先前若非剑王出手,应破浪还能在林阳的面前狂妄?

“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应家绝学!”应破浪低喝着,双掌突然如图灵蛇一般缠向林阳的铁拳。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