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神医!力挽狂澜 第四更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这些人还有救 第三更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我当场把这辆卡宴吃掉! 第一更

陈茂忍不住出了声:“连我都治不好,除了洛神医,其他人是不可能治好这些病人的!你别在这里拖延时间了。”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神乎其技。

但一些刁民还是不听,依然不肯放行。

而随着这些银针的落下,那原本已经没有动静的老人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

几名警官对视了一眼,稍稍商榷,作下了决定。

她连之前的当归都分不出真伪,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医术了。

三芝堂内热火朝天。

“恐怕得师父过来,才能在针灸上与之一较高下吧?”陈茂呢喃着。

他依然在专注的施针,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他的动作才渐渐慢了下来。

“一个小时到了。”

一根根细如发丝般的银针在他指尖转动,就像游鱼一般活过来一样,随后稳稳的落在了那老人的身上。

“三芝堂的新医生吗?”

片刻后,一套明晃晃的银针摆在了林阳的身旁。

林阳一口气取来十个针袋,双掌一抹,捏出十来根银针,居然一人连续对五名患者施针。

“林阳,你这...”

“你抓完后摆在柜台上,一字排开。”林阳一边施针一边说道。

洛芊不由心头一疼。

别说陈茂不信,洛芊也不信啊。

“好!”

“我们要公道!”

“好...”

但林阳还未停下。

只一眼就能知道真假?

“活了!活了!”

“怎么了?”

病患家属们激动的哭喊。

几名警官纷纷松了一口气,面露笑容。

陈茂望着林阳,困惑的问。

虽然假药是由严浪一手造成,但洛芊也所有责任的。

“一个小时足够了。”

“神医啊!”

林阳淡淡说道,继而走到另外一名老人是身旁,为之号脉检测,而后施针。

人群慢慢让开了路。

“一、三、四、九是假药。”

洛芊手忙脚乱的过去喂药,因为激动,汤药都撒了出来,还好老人现在神志不清,不然非得骂她。

洛芊不反驳。

洛芊一头雾水,但现在争分夺秒,哪能犹豫。

那巡捕耐心的说道。

这时,外面响起了警笛声,随后几名巡捕走了进来。

“咳咳...可咳咳咳...”

“谁是这里的负责人?”一名接近一米八的男警官来到人群前,大声问道。

洛芊端着药走了出来。

林阳可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解开了之前那名似已死去的病人衬衣,双手有规律的在他的心口按动着。

却见他双掌如云,十指如蛇,拨动着针袋上的银针。

此刻的林阳已经在那老人的胸口连扎了十二针,璀璨的银针如星辰一般,十分的唯美。

几人点头,便开始把人劝出医馆大门。

“不准走!”

这时,一三大五粗的巡捕板着个脸喝吼了一声。

“而且也太年轻了吧?这么年轻的医生能行吗?”

她看了眼林阳,此刻的林阳已是满脸汗水,可他的神情依然无比的专注。

洛芊心脏狂跳。

门外的人发出惊喜之声,不少人更是热泪盈眶。

“你们害死我爸,你们不得好死!”那死去的病患家属情绪激动,要冲上来揍人。

严浪站在一旁瑟瑟发抖,门外的人皆不敢吭声。

“十二节刺?”

林阳低喝。

针灸不是简单的刺针,它讲究的是精、气、力的结合,每一针下去看似轻柔无比,力如鸿毛,实则不然,它的每一针都消耗了林阳的一分气,这么多针下去,他已经很疲惫了。

洛芊如遭雷击。

洛芊似乎才回过神。

“怎么可能?”陈茂也不敢相信,眼睛瞪得巨大,突然,他像是认出了这套针法的名堂,骇然色变:““这是...子午流注!””

“请大家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病人请及时送往医院治疗,关于这个案件,我们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也请大家随时等待我们的通知。”

随着林阳不断施针,这五名病患的脸色已经开始恢复,呼吸变得匀称,心跳、血压等各项指数恢复正常。

“去给那位老人家服下。”林阳一边施针一边道。

这么一嗓子下去,可算是把他们都震住了。

洛芊吓了一跳,看到林阳那眼里流露出的前所未有的专注,也不敢去反驳,立刻跑了下去。

“林阳,要不...我来帮你吧...”洛芊心有不忍道。

那边的林阳仅仅是瞄了一眼,便将目光重新放在了面前的银针上,且嘴里不紧不慢的念叨:

这样一个大美人露出如此绝望的神态,亦不知是让多少人心疼。

“治好了!治好了!”

“你不了解他们的病症,且针灸不够娴熟,很容易出乱子,还是我来吧。”

“不是,现在这些病人的情况很危急,我们需要立刻对他们进行治疗,我需要洛医生的配合,等我们治好了这些病人再去巡捕局配合你们调查,可以吗?”林阳道。

门外人瞪大眼专注的望着。

这三芝堂多半是开不下去了。

“刚刚好,把他们带回家调养几日就没事了。”

林阳沙哑的说道。

洛芊点头,跑去煎熬。

洛芊也煎完了药,给病患逐一服下。

外面的人发出阵阵惊叹声。

“什么?”

捡完药后,洛芊一字排开。

“那就劳烦巡捕同志让这些家属先出去下,我们现在就对他们进行医治。”

外面的人全部冲了进来...

这一声咳嗽,震惊了所有人。

林阳松开了手中的银针道。

“林阳,药煎好了。”

“那怎么办?”她声音发颤的问。

人们都看呆了。

“快去做!”林阳再喝,声音极度严肃。

药水灌完,林阳再念了个方子。

“我们接到报警,说你们这里涉嫌售卖假药,并致人死亡,请你们协助我们调查,跟我们走一趟。”那警官严肃道。

陈茂满脸怒气的退了出去,恶狠狠的瞪着林阳。

“还我爸妈的命来!”

“这些庸医不给我们个交代,他们就不能准走!”

一个小时就想救活这里的五名病人?简直是天方夜谭。

惊呼声起。

“你的见识太短浅了。”林阳看了他一眼道。

“你说什么?”陈茂大怒。

“这位是?”

“好...好...”

洛芊赶紧抓药煎药,忙里忙外。

“晚点过去?你还要选个黄道吉日啊?”

众人情绪激动。

洛芊侧目望去,才看到之前那名已经断了气的老人居然又恢复了呼吸。

人们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但抓到一半,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欲哭无泪的望着林阳:“好多名贵药都被严浪掉包,我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洛芊独自跑到药柜抓药。

他知道,针灸上,自己跟这个人怕是有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事情似乎就要这么定了。

“我们能否晚点过去?”

但就在几人要离开医馆时,那些家属们直接堵住了大门。

陈茂望着银针微微一愣,冷笑出声:“我之前给这位老人家看病时,用的就是十二节刺!但却无用,你就不要浪费力气了。”

“那好,我们给你一个小时!”

“我...”洛芊艰涩的说道。

“人命关天,你需要多久时间?”一名国字脸的巡捕问。

在场的病人家属及路人也不信,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刚从市医院出来的,大部分都是植物人,植物人怎么救?

终于,一名病人睁开了双眼,发出了呻吟声。

林阳像是没有听到陈茂的话一样,继续施针。

“备针,煎药,快。”

洛芊满脸苍白,双眸失神,木讷的点头。

巡捕们面面相觑。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给那位老人家喝药,然后再拿套银针来!”林阳喝道。

“天呐,他睁眼了!”

陈茂看了眼手机,忍不住道。

“看起来不像啊!”

连那几名巡捕都是一脸震愕,哪曾见过这样神乎其技的医术。

但话音一落,便是身躯一软,累倒在了地上。

她觉得自己似乎跟个学徒没什么区别了。

人们叹着气。

“不错,十二节刺只是前戏,要冲开这位老人家的经脉气血,只能靠子午流注。”

“哇!”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陈茂气呼呼的说道。

“用炙甘草,炒枳实,柴胡,芍药代替。”

都说江城市中心有大小神医,大神医叫洛北明,小神医就是他陈茂,这个家伙是什么人?居然敢说他见识短浅?岂有此理?

“林阳!”

严浪与洛芊便要被带上巡逻车。

“妨碍公务统统拘留!”

全场沸腾!

“神医!”

洛芊哑口,不知该如何向众人介绍林阳。

他的动作极快,扎针精准,力度匀称。陈茂也是业内人士了,就这么几针下去,他的心已是沉入谷底。

三芝堂外鸦雀无声。

“爸!”

“巡捕同志,请等一下。”突然,后头的林阳喊了一声。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