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林家给予的抉择

上一章:第两百八十三章 死哪去了? 下一章:第两百八十五章 给我一年时间

“林阳,我来这里不是听这个废物废话的,我现在要立刻与苏颜离婚,并以她的名义约林神医见面吃饭,这些就由安排,时间就定在今晚,到时候我也会出席,我会代表林家与林神医洽谈事情,给我创造机会,明白吗?”来人冷哼说道。

“等一下。”林阳突然喊出了声。

林阳将车停到路边,看了眼这有些年代的小区,便走了上去。

苏颜杵着拐杖走了出来。

“林阳?林阳来了,快点跟他一起滚,别待我家,我家可受不起们这些家伙的晦气!”

“办事?几天不见踪影吗?”苏颜柳眉轻蹙,但她显然是不愿意跟林阳废话什么,便朝那沙发上的人看了一眼道:“他说他是林家来的,来找,自己解决吧,妈对他很不满,如果不是我,早就叫警察报警了,们自己聊吧。”

“小颜,啥意思啊?他姓林的是些什么玩意儿,他们要谈不会自己滚出去谈?凭什么在咱家谈?”张晴雨不干了,直接大骂起来。

“嗯?”那人脸色一沉。

如果林阳走了过去,将香烟点燃并抽掉,那么他会在三天之内瘫痪,香烟内蕴含着林家特别调制出来的毒素。虽然瘫痪了,但也意味着林阳妥协了,自愿接受林家的惩罚,林家也就会放过他。

这种烟只有林家才有。

声音落地,那人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黑色香烟,放在了茶几上。

“忤逆?都说了我已经被林家驱逐了,我现在入赘了苏家,可以说是我是苏家的人,我凭什么要给们林家办事?”林阳耸耸肩。

林阳吐了口烟圈,沙哑道:“大会的时候,我会去林家。”

看样子他们终归是按奈不住,也不愿意再等林阳这头的答复,打算亲自过来会会林神医了...

他脸色微凝,注视着这香烟...

林阳安静的注视着那香烟,无动于衷。

他头也不回,朝门口走去。

刺耳的叫骂不断,是张晴雨的声音。

瞧见来人,张晴雨顿时跳了起来。

林阳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的眼神,立刻出声道:“是从燕京过来的吧?”

“我知道了。”

片刻后。

“什么话?”那人侧首淡问。

“出去办了点事。”

“根据我们的调查,林神医可能跟江城疗养院内的那位有些联系,所以我们不能对林神医用强的,虽说那位还不足以威胁到我林家,但我林家从不是喜欢轻易树敌的,能和平解决,自然是和平解决,可倘若事情到了无法调节的地步,我们也只能采取强硬的手段了!”

虽然她的伤势还没有痊愈,但她实在受不了医院那股子味儿,而且她性格要强,公司当下处于事业上升期,她又闹出了这么些事情,耽搁了好一阵子,如果在家里休养,倒也能兼顾到一些公司的事,便早早的办理了出院手续。

“林阳,当真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眉头皱起。

几个小时后,车子开到了人民医院,林阳跑去为洛芊办理了转院手续后,便驾车朝苏广一家的出租屋前往。

但这话一落,那沙发上的西装男子猛的抬头,盯着张晴雨,一缕森寒光芒从他眼底深处掠过。

林阳眉头紧皱。

苏颜忙将张晴雨拉进房间。

苏颜已经出院。

...

可如果林阳不抽,那么,他在未来的日子里将接受来自于林家的疯狂报复,那个时候可就不只是瘫痪这么简单...

“有事?”林阳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这根烟,便是代表着一个信号。

那人似乎不愿给林阳过多选择的机会,直接将香烟拿了起来,重新放回了烟盒子里。

仿佛他不觉得林阳会拒绝。

“再见。”

林阳走了进去。

“我说们谁啊?们再赖在我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林阳懒得多言。

来人撇了眼林阳,淡淡的说。

“出什么事了?”林阳淡问。

“这个废物,总算回来了?快,赶紧把们家的人带走!别脏了我屋子!”张晴雨大声嚷嚷道。

那是一盒包装为棕黑色的香烟,且是定制的烟。

还没到门口,便能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叫骂声。

说完,苏颜便把张晴雨朝房间内拽。

而当这盒烟拿出来时,林阳已然是猜到了一二。

“至于...林阳,家族对很失望!原本以为这废物还有最后一丁点价值可用,但现在看来,我们错了,我们不该把期望放在一个野种的身上...”

林阳看了眼张晴雨,又看了眼端坐在沙发上穿着西装面无表情的人,眼里掠过一抹光泽。

“林阳,还记得我之前对说的话吗?”那人盯着他冷道:“不过是个被驱逐出林家的废物,是一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窝囊废,究竟有什么资格忤逆我?忤逆我们林家?”

洛芊眼露疑惑,但也没有过多的追问。

只是想法从来都是美好的。

“不是后悔,只是想告诉一句话。”

“什么事?哼!家那边来人了!现在跑到我们这来闹!林阳,我告诉,要是不快点把他解决,就别怪我报警了!”张晴雨冷冷说道,继而直接将电话挂掉了。

林阳眉头紧皱,虽然很不爽张晴雨的言语,但跟这样的人计较着实没意思。

“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

那人沉默了,旋而深吸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

“先前几个电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我是不可能为了林家而把我老婆送给林神医的,们林家想要搭上林神医这根线,自己去便是,何必找我?大名鼎鼎的林家难道还会惧怕了这江城一个小小的中医?”林阳哼道。

林家来人了?

“自己选吧。”那人淡淡说道。

“是,林阳,我们通过电话了。”

“怎么了?”洛芊问。

“林阳,去哪了?”

“没事。”林阳笑了笑。

“不明白。”林阳瞧着二郎腿,独自点了根烟平静的说道。

语气之中尽是不容置疑。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