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因为我就是林董

上一章:第两百八十八章 慢慢玩 下一章:第两百九十章 你不想返回林家?

二人皱眉。

地上的朱大明也懵了,但很快他便回过神,人是哈哈大笑,欣喜若狂道:“哈哈哈,没想到先生居然是燕京林家出来的,太好了,哈哈哈,马董,龚喜云,现在知道怕了吗?们还敢嚣张吗?这下子我倒要看看谁还敢动我!哈哈哈...”

一次次的失望,早就让苏颜对林阳绝望了。

“嗯...”苏颜点点头,但小脸却是有着一抹复杂的神色,她低垂着臻首,思绪了下,才低声道:“另外...对不起...”

那赫然是林阳。

“看样子可以提前给这个人准备好棺材了。”马海道。

“先前...我没有听劝,若是我听了的话,可能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苏颜满脸歉意道。

他们拿什么跟燕京林家的人抗衡?林家要是出了手,这偌大华国,还有几个人能保他们?

燕京林家的名头实在太响亮了,哪怕她一直生活在江城,却也对这四个字是如雷贯耳。

她又何尝不想信任自己的丈夫?

“哦?居然回来了?”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男子面色淡然,闲庭若步,入门之后,直接走到圆桌旁,旁若无人的吃起了桌上的珍馐。

马海也想起了刚才林阳离去时的眼神,背后顿时惊出了一阵冷汗。

苏颜嗫嚅了下唇,低声道:“林阳,...别生事了,去了那好好感谢马董跟那云姐就行,问问他们要不要报警,报警处理的话也很好,总之不要招惹到别人...”

但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淡漠的声音传了出来。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级赘婿最新章节!

朱大明疼的直叫。

那人动作一滞,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不紧不慢道:“我来自燕京,我...姓林...这下们知道了吗?”

那可是跺一跺脚,国内都要震三震的存在啊...

林阳走来,拉开一张桌子,平静的说道。

好嚣张的声音!

除了林董,还没有谁敢用这种口气对她这位江城一姐说话呢!这个人还是头一个。

“等一下。”苏颜忙喊了一声。

下了楼,林阳一头钻进了车子里,油门直接踩到了底,车子朝南青酒店狂飙。

“喜云啊,这次可多亏了啊,不然可就糟糕了。”马海坐了下来,喝上口茶笑道。

屋子里的人齐刷刷的朝来人看去。

话音落下,林阳直接转身走出了屋子。

“收尸?不必了,棺材也不必了,这个人我保了!”

“原因很简单。”

“我是们惹不起的人。”来人淡淡说道:“马上给我放了朱大明及他的手下!”

“我自有分寸。”林阳道。

朱大明尤为得意!

“好好休息吧,我去酒店看看那事如何处理。”等把苏颜抱到床上去时,林阳低声沉道,便要转身离开。

很快,林阳的车便开到了停车场。

那可是手眼通天的家族啊!

“行了行了,马董,就别打了,待会儿有得他受的,我看林董离开时整张脸都是阴的,林董这次肯定不会手软了。”龚喜云说着,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脸都白了一圈,整个人也不由哆嗦了几下。

“嗯?”

“大戏?放心,马上会上演的,不过我倒是很奇怪,为什么会觉得我这是走运?”

那人喝了口茶,撇了眼林阳,淡淡说道:“这次还真是走运,林董居然出手了!我本还想看一场大戏的,这回着实是扫了兴。”

“什么?燕京林家?”

这回该怎么办?

她是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燕京林家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朱大明一听,吓得整个人差点软瘫在地上。

马海呢喃了下,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极度可怕的事,人猛然一颤,指着那人颤抖道:“......难道是燕京林家的人?”

回到家。

二人是好生神奇,但却没有办法。

林阳却是摇了摇头,平静道:“当然不是。”

“怎么?”林阳侧首。

这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如何是好?

这要是拒绝了此人,那便是得罪死了燕京林家啊。

可就在这时,门突然再度被推开,随后一人走了进来。

这一句话,可是让二人一头雾水。

虽然她龚喜云在江城当了地下女皇,可跟燕京林家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是谁?”马海询问。

林阳沉默了片刻,淡道:“只需要多信任我一些就可以了。”

马海与龚喜云都迟疑了。

怎么办?

“是啊,免得没人收尸。”龚喜云道。

“没事,不过这次的事又惹到苏颜小姐身上,恐怕林董会很生气啊。”龚喜云吐了口浊气道。

龚喜云也是吓得双腿一软,好悬没站住。

“先生,这恐怕不成吧?说放就放,以为是谁?”龚喜云冷声哼道。

“我是谁?”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走运才被林董的人救了?”那人淡淡的问。

他们知道,以林阳的脾气,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到来的。

“唉,这我们也不想啊,我倒是没想到朱大明这个崽子居然会打苏小姐的主意,还要害林董!这个狗东西!”马海气不过,直接冲过去抬脚狠踹了几下。

熄火,下车,林阳快步朝包厢走去。

“哎哟...”

“燕京?姓林?”

“为什么道歉?”

林阳注视着他的双眼,沙哑说道:“因为...我就是林董!”

看到这人,朱大明如见救星,激动的急喊:“先生,救我啊!先生,救救我啊!”

“那是什么?”

苏颜默默的注视着门口,等屋门合起之后,她才轻轻一叹,沙哑说道:“我又何尝不想相信,可是...至少给我信任的理由啊...”

而此刻,包厢内的龚喜云及马海还在等待着林阳的到来。

“好了,们也知道我是谁了,是不是该放人了?”那人淡淡的说。

“这...”

二人对视一眼,却是六神无主,大脑都一片空白了。

可是...信任真的是无条件的吗?

“先生?”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