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 我想问个问题

上一章:第两百九十五章 你等着被开除吧 下一章:第两百九十七章 此地无银

而大家都是在这里看着事情的发展,‘墨小武’有没有伤刘桥等人,恐怕也就黄讲师一人不知真相吧...

“他来个屁,他哪敢!我看还是从旁边的学长学姐里找一个人出来帮忙吧。”一学生哼道。

林阳面色平静,倒没显得慌张。

两边的学生立刻围了过去,要把林阳拿下。

“就是,承认吧!”

“一名学生,当着几百名奇药房人的面去撒谎,欺骗讲师,陷害一个无辜的学生,并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样的人,我们奇药房该处以什么惩罚?”林阳问。

“不是狡辩,我就想问黄老师一个问题!”林阳道。

可就在这时,那边的刘桥突然大声嚷开了:“验伤?可以,免得你说我们污蔑你,清者自清,那就验伤吧!”

看到他们脸上的神态,明显是不惧,毫无疑问,刘桥一种是有所准备的。

“方便!怎么不方便?”罗富荣回过神来,怒哼了一声道:“你要我验,我就验,不过希望待会儿我验出了结果,你可不要不认账!”

罗富荣也懵在了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阳,一度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片刻后他将布揭开,便看那些人的瘀伤都变淡了不少。

众人皆愣。

人们皆不能理解的看着墨小武。

“你问这个干什么?”黄讲师也费解的看着他。

“谁?”黄讲师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谁来验?”黄讲师冷哼道。

黄讲师几步上前,撇了眼那些伤口,继而冲着林阳冷喝道:“伤口灰青,色泽浓而不散,这证明他们的这些伤势就是在近十分钟内造成的,墨小武,你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一切都摆在你面前,你还想如何狡辩?”

罗富荣虽然满心疑虑,不知这个墨小武在搞什么鬼,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答应了下来,便在众人的瞩目下朝刘桥几人走去。

“那好,我便去了!”

“慢!”这时,林阳突然大喝。

这三个字坠地,现场瞬间没了声音。

“你...你说什么?你让谁去验伤?”旁边的刘桥呆呆的问。

可如果林阳要求验伤的话,那不是一切都得败露吗?

“验伤本来是由保卫室的人去处理,不过你既然不服气,那我就让你们在这里验,人证物证都在的情况下,我想你也没得狡辩!墨小武我告诉你,只要一切坐实了,你就赶紧给我滚出奇药房!这辈子都不准踏进来了,明白了吗?”黄讲师怒气冲冲的喊道,那张布满横肉的脸很是狰狞。

这话落地,所有人的脑袋都是嗡嗡作响。

“罗富荣!”林阳眯着眼,直接喊出了三个字!

“不了,罗学长既然已经验过了,我就没必要再验。”林阳摇头。

“你这种败类,滚出我们奇药房!”

“有道理!”林阳点头。

“是,老师!”

罗富荣等人皮肉皆是一颤,皱着眉看向林阳。

这种事情大部分学生都会。

这一言落下,许多学生哗啦啦的全部注视着罗富荣。

“你会怎么做?林神医!”阡陌心头思绪着。

罗富荣瞪着林阳喊道。

罗富荣冷笑而望,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黄老师,您来看。”罗富荣面带微笑的冲着那边的黄讲师道。

便看罗富荣取来旁边人递来的工具,倒出酒精抹在手上,在刘桥等人的伤口上擦拭了一阵,再用一块特殊的布盖在了上面。

“什么问题?”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是罗富荣在搞墨小武,怎么墨小武还要让罗富荣去验伤?他是傻子吗?脑袋秀逗了?

“我是说让罗富荣帮我验伤,不知道罗富荣学长方便吗?”林阳面无表情平静的说道。

验伤?

“我就选你吧,你方便吗?”林阳直接开口。

“怎么会?罗学长的技术大家有目共睹,又岂能犯错?”林阳淡淡笑道。

这话一落,所有人呼吸齐是一颤。

“人证物证都在了,墨小武!承认吧!”

验伤的步骤很简单,不过仅仅是验伤可没这么容易,罗富荣还得把伤势结果呈现给大家看。

“怎么?你还想亲自验验伤吗?”罗富荣冷笑道。

这话一出,无数人心惊肉跳。

“怎么?你还要狡辩?”黄讲师不耐烦了。

验伤这种事情,大家怎么会不防备着?罗富荣又不是白痴,哪会这么莽撞的整上如此一出。

“不,让他自己选!”罗富荣走上前,微笑的看着林阳道:“免得他说我们找托,让他自己选,他信得过谁,就让谁来验这个伤,墨小武,你自己认为呢?”

“要不...你来?免得你不信?”刘桥撇了眼林阳,哼声说道。

“那你选谁?”罗富荣笑眯眯的问。

“滚出奇药房!”

可事情闹成这样,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毕竟这里的人可都懂中医的,验证一个伤口的造成时间简直不要太轻松。

四周的学生们愤慨呼喊,一个个满脸怒容的盯着林阳,仿佛这人就是十恶不赦的存在一般。

如果他被轰出了奇药房,那么,这荷灵花他是再不可能得到。

这是怎么搞得?

“那你该服气了吧?来人,把他带走!该怎么惩处就怎么惩处,一切按照规矩办事。”黄讲师喝道,便是手一挥。

也是!

瞧见这些瘀伤的变化,人们纷纷恍然起来。

那块布上是早就做过处理的,被各种药液浸泡过,这布盖了上去,众人的伤口便有了变化。

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但在这时,林阳吐了口气,朝刘桥等人走来。

因为罗富荣的影响力,所以大家都会偏向于他。

人们皆不知罗富荣打算如何应对。

然而林阳扯了扯面罩,看着罗富荣道:“怎么?罗学长如果不太方便的话,那就算了。”

门口的阡陌也紧紧的盯着林阳,想要知道他接下来该如何做。

“因为有人欺骗了你,陷害了我,侮辱了在场所有同学的智商!”林阳淡淡说道。

“来吧,现在就开始,墨小武,你这个歹人,待会儿看你还怎么狡辩!”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