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劝说妥协

上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内定? 下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那我们比一比怎样?

七嘴八舌的声音冒出。

但部分讲师却是朝林阳这走来,也包括一直在下面观看的名义上是传授他医术的赵讲师。

一众讲师还要求重赛...

呼喊声落,现场的沸腾声愈发的大了。

“怎么回事?”

林阳可不是白痴,如若说没有内幕,不是内定,以冯石等人迫切想要知道林阳为何能回答那千古难题的急切心态来看,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宣布比赛结果,然后拖着林阳询问。

“哼,竖子还算有救!”

萧士杰冷哼着盯着那边的林阳。

毕竟这已经没有悬念了。

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但这边的周讲师却是暗哼了一声,压低嗓音道:“因为上面已经内定了第一名必须是萧士杰,你现在破坏了上面的安排,墨小武,我告诉你,如果你死不承认,你不仅拿不到这第一的殊荣,你甚至都不能在奇药房混下去,你觉得...这样值得吗?”

“我说墨小武,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也太不懂事了吧?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非要搞得咱们奇药房难堪不成?”那赵讲师一脸阴沉,瞪着林阳低喝道。

其实当下最郁闷的莫过于萧士杰。

许多观众们都不能理解。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也就不遮遮掩掩了,直接把话说开。

“很快便是。”冯石似乎不愿多说,便高声呼喊道:“因赛程出了些状况,比赛暂时中止,请诸位稍作等待。”

但是...冯石犹豫了!

但没有办法,玄药终归是隐世家族的人,他是不可能留在奇药房的,所以奇药房也不可能对他过多的栽培,萧士杰则不同。

“诸位,调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冯石直接转身离开,行至一旁,司徒讲师等人也走了过去。

整个现场安静了下来。

学生们也有不少困惑连连,但那些高年级的学生却是知晓些影子。

“就是!”

只见那赵讲师快步上台,便拽着林阳的手将他拉到了一旁,其余的周讲师、唐讲师等人也凑了过来。

却是听唐讲师苦口婆心的说:“小武啊,你要知道,这赛事的第一是决定下任房主的候选人名额,你虽然天赋不错,也很聪慧,但要当下任房主候选人还远远不够,我看呀,你还是赶紧些放弃吧,我会让副房主为你保留二三名的奖励的,明白吗?”

他淡淡一笑,挥了挥手开口道:“既然诸位讲师都这么说了,那好吧,我就配合诸位讲师好了!”

“给我们点时间调查吧。”冯石淡淡说道。

“你只能这样做!”

只听冯石大声一喊。

总算他这一嗓子是给了其他讲师们发挥的余地,尽管其他讲师们也有些措手不及。

“你们要我主动承认自己是在作弊?”林阳眉头皱了起来。

也是,林阳在众目睽睽之下拿下前三名的名额,这完全是碾压性的胜利,要像让奇药房的人收回第一的名额,除了让林阳自己妥协意外,无论用强的还是其他方法,都只会让奇药房被人诟病,损掉声誉。

无数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

林阳微怔。

见周讲师这边已经OK,冯石一众便踏步走来。

这里是奇药房,他是奇药房的学生,还敢跟奇药房对着干?他凭什么?他有什么资本?

之所以取消第三轮而直接用这样的考核形式来决定出名额,是因为上面内定了他,这些人参里的千年人参早就做了手脚,他只要找出奇药房人先前留好的记号就行,按理来讲,这里最枪的玄药起码需要十到二十秒,他则五六秒内就能做到,怎样都会比玄药快,他也必然能得第一!

“这是干什么啊?”

所以萧士杰急了,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喊出了墨小武作弊的事。

其余几人冷哼着,眼露高傲,冲着那边的冯石点了点头。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墨小武,居然像是提前知晓了这三株就是千年人参一般,直接冲了出来,便将三株人参全部拿走,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动手...

林阳可算是明白了,感情冯石说要点时间调查,是要点时间找人来劝说他啊...

他们知道这个墨小武会妥协。

但...林阳至始至终都没有去表态,而是沉着冷静的看着几人。

林阳可是包揽了前三名啊!

而这话落下,林阳的心里头已是有了主意。

“这结果不是很明朗了吗?”

赵讲师脸色变幻,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个白痴东西,难道你还想跟奇药房作对?”旁边一讲师恼声哼道。

而一众讲师的言语也已说的很直白了。

可不管是他还是奇药房的人,都没有想到半路居然会杀出个程咬金。

这个比赛,甚至比他们想要知晓那千古难题的答案还要重要...

现在就看这个墨小武上不上道了。

“为什么?”林阳反问。

“你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周讲师哼道。

“这就对嘛!小武,你放心,今年的精锐学生的名额少不了你,除此之外,学院也会给你一批好处用作补偿的。”赵讲师拍了拍林阳的肩膀笑着说道。

所以,只能从林阳这入手。

冯石他们一直在旁边等待着,毕竟这种事情,冯石是不可能主动去劝林阳,只能让这些讲师劝。

“小武,多余的话就不说了,待会儿你主动点,认个错,告诉大家你的确是作了弊才识破了这三株人参,这样副房主有台阶下,你也好过些,大家都能圆过去,何乐而不为?你要是继续这样僵下去,对谁都不好,明白吗?”赵讲师压低了嗓音劝说道。

用这样的方法来比赛,其实是很不公平的,至少对于玄药这样的人而言是最不公平的。

迟迟不做决定的冯石嗫嚅了下唇,开了口:“墨小武同学,你也看见了,这件事你的确可疑,所以...目前的大赛结果...还有待商榷!”

果不其然!

“先前不是你说要讲究证据吗?说我作弊,证据呢?”林阳盯着他问。

听闻此声,周讲师等人的脸色才好了大半。

“调查?要多久时间?”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