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那我们比一比怎样?

上一章:第三百零七章 劝说妥协 下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激将

但林阳的面色却是无比的平静。

“怎么可能?我知道你,墨小武,你只是个低年级劣等生!你的医术与鉴药术简直是拙劣不堪,你怎会精通这所有?”萧士杰不屑道。

“千年参的声音越浑,便意味着它的年龄越久远,从这声音我可以判断出,这株千年参大概有一千三百年了,其余两株则少个一百年,为一千两百年!”

“气?里?”

学生们心头纷纷思绪着。

“脑残就是脑残,无药可救!”王冰蝶哼笑道:“小倩,这下子谁都保不住这个狗东西了,你应该高兴了吧?”

质疑声不断。

学生席位这头,西柔倩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冯石等人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林阳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冯石深吸了口气,便点了点头,严肃的喊道:“虽然结果我很痛心,虽然这是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我不得不宣布,墨小武同学,的确...是涉嫌作弊...很抱歉...”

“是啊副房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墨小武...真的作弊了吗?”

林阳一言就像是一块大石抛入湖泊当中,激荡起千层巨浪,现场早就炸开了锅,许多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各种声音也随之冒出。

林阳转过身,看着冯石开口道。

而在这时,那边的萧士杰再度吼出了声。

只闻林阳依旧在侃侃而谈。

“墨小武,你干什么?”

“从里面进行?怎么?你还要刨开这千年参不成?”有人哼出了声。

所有讲师的呼吸都凝固了。

嘉宾跟观众们都懵了,学生们也是错愕连连,显然是不曾听说过,但玄药、子夜以及众多讲师脸色顿凝。

“那你就分析分析!”有嘉宾喊出了声。

毕竟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又怎么可能是个憨厚家伙?

“刚才的话你都忘记了?”

人们齐齐注视着冯石,每一个人都显得迫不及待。

“我没疯,我的确没有作弊,我完全是靠实力鉴定出这三株人参的年龄。”

谁都没料到他这一嗓子。

林阳也不客气,当场开始解析起来。

“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我没有作弊!”

那些本欲阻止的讲师们一听,也只能作罢。

林阳说的头头是道,让人无法反驳,恐怕谁也没料到,这个叫‘墨小武’的家伙知道的东西居然如此之多...

就在冯石刚要把话说完时,旁边的林阳突然大喊了一声。

这一嗓子,震呆了周遭所有人。

“仅凭理论知识,根本说明不了什么!要知道,你可是在数秒之内找出这三株千年人参!哪怕是精通理论知识的人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效率!几秒钟的时间,甚至不够去看!”

这个第一有什么意义?它不还是奇药房评的?哪有人丢了西瓜去捡芝麻?

“那如何精确到年呢?”有人再度质问。

“这小子什么时候知道这些了?我没教啊。”赵讲师呐呐道。

一众讲师们也傻了眼。

“奇药房有什么内幕吗?”

冯石很从容,也没有半点不安。

谁都搞不懂为何这个家伙宁愿是得罪冯石得罪整个奇药房也要去争这个第一?

林阳起初还以为冯石是个正直的人,现在看来是错的一塌糊涂。

看到林阳那信誓旦旦的眼神与口吻,许多人的表情都变化了。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可能我比那所谓的精通理论之人更厉害!”林阳扭过头看着他。

嘉宾席处的阡陌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旁边的明雨也紧紧的望着。

萧士杰怔住了。

这时,这边的周讲师再也看不下去了,怒吼一声,冲了过去瞪着林阳道。

冯石眉头紧皱,盯着林阳的老眼已经是充满了不满。

周讲师等人是气的拳头紧捏,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林阳大卸八块。

“看样子是有乐子了!”

“看下去!”西柔倩心情大好。

“哈哈哈,这个愣头青,居然连副房主的面子都不给,副房主下不了台,我看他是完蛋了!铁定完蛋了!哈哈哈哈...”罗富荣笑开了声。

“千年参的气,尤为醇香,但并非我们平日里所嗅的香气,而是一种近乎于自然的气息,与百年参的香气是截然不同的,但平常是很难嗅到这股气息,需要将自身放空,心神放静去感受,方能闻到这股醇香,至于‘里’,就更容易理解了,常用手法是从表象开始,而这种手法是从里面进行。”

林阳直接跳到高台上,举着那三株人参,开口喊道:“各位观众,各位同学,各位嘉宾,各位讲师,我甚至可以当着你们的面来鉴定这些人参的岁数,我可以精确到哪一年,我可以给你们分析!”

“难道...他是不想在奇药房待了?”

冯石没有吭声,只是冷冷的盯着林阳。

“咱们通常鉴定人参的方法是看表象,常用的是参根鉴定法、茎叶果实鉴定法因为误差大,一般会剔除不用,不过这只是最表象的,百年参可用,上了千年参,再用这两种方法去判断人参的年龄误差会极大,咱们只能通过人参的‘气’与里来判断!”

“疯了,这墨小武肯定是疯了!”

赵讲师、周讲师等人急忙上前,焦急无比的看着他。

“这是怎么回事?”

“冯副房主,诸位讲师,我想我的理论知识应该是过关的吧?既然我是知道如何正确的判断人参的年龄,那么我还有作弊的必要吗?所以我没有作弊,我是这场鉴药大赛的第一!诸位还有什么意义吗?”

一番话落下,人们目瞪口呆。

“这家伙是搞什么啊?”

“副房主,结果如何了?”

“那不至于,但我们可以轻轻敲击,听其声即可。”林阳拿起那千年参,敲击了一下,又取出百年参敲击,虽然发出的声音可以说是极为细微的,但却是有明显不同。

“那就简单了。”林阳淡淡一笑:“既然确定了大体的年龄,咱们再回过头来看表象不就行了吗?看人参芦上的芦碗,看参体的铁线纹,这些不能断定大时间,却是能够笃定到微小的时间。”

“那我们比一比,怎样?”林阳盯着他回了一句。

无数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林阳,也包括冯石。

“墨小武,你疯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