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中医界危机 第三更

上一章:第三十章 你不如我 第二更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震惊的安娜 第四更

那双眸子空洞一片...

“好好好!那就这么定了!”洛芊突然变得高兴起来:“等我去找我朋友借点钱,尽快把这事落实!”

“天热了,客厅蚊子多。”林阳喊了一声。

“还没睡呐?”林阳笑了笑。

洛北明的神情严肃了无数,老眼睁的巨大。

吃完早点,林阳盘算着现在该干啥时,洛芊的电话打了过来。

“不知道是谁的车子,引擎声那么大,本来是睡着的,又被吵醒了。”

“不用,医馆应该会关闭。”

却见郝正松对着洛北明深深鞠了一躬。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男子一脸凝肃,步伐急促,走路生风,像是有什么急事。

这绝不是所谓的意气之争。

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忤逆洛北明!

岂料屋内灯火通明,苏颜正坐在桌旁,小手支着精致的下巴,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老爷子,我们华国中医已经连折五阵,现在国际上一片笑声,这些韩医再赢一场,就会返回韩城,到时候我们中医将彻底沦于韩医之下,老爷子,咱们中医界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决不能让这些跳梁小丑继续猖狂下去,请老爷子无论如何!击败他们!挽救我华国中医!拜托了!拜托!”

“哦?”洛北明有些意外:“那是为了什么事?”

林阳处变不惊,双手后附道:“现在是法治社会,怎么?光天化日下老爷子还要打人不成?”

也是最后通牒。

洛北明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狂怒的心情。

“林阳,你回去吧。”

“呃...好吧...那开业当天喊我,我去给你捧场!”

洛芊双眼失神,无力的将手垂了下来。

“一支韩医代表在上个月来到我华国四处挑战,他们目前已经击败了湖东省、太林省、上东省等数个大省的代表中医,他们已经在网上发布了行程,数日后,他们将会抵达我们江南省江城,正式向您发起挑战,以韩医...挑战中医!”

这话一落,林阳愣住了。

林阳将车停在楼下,随后蹑手蹑脚的开了门。

洛芊没有说话。

这所代表的,也绝不会是个人的利益与名誉。

林阳张了张嘴,长长一叹道:“那好,我先回去了,你自己保重。”

“严重吗?”

只可惜,他并不了解林阳。

林阳相信,他如果拒绝了,这些人绝对会冲上来将他放倒,然后将他整瘫痪了。

要知道,他可是一代名医,深入民心,别说是那些个百姓,哪怕是公职要员对他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怠慢。

却见郝正松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摁了几下,将手机放在了洛北明旁边的茶几上。

片刻后,门打了开来,一盘蚊香放在了地上,而后门又重新关上。

大概是知道了那天在酒店里的事情,张晴雨对林阳的态度也稍稍好了一些。

他抬起头,眼里掠过一丝冷芒,手也不由朝腰间摸去。

“我说了,不是你的错...对了,我今天应该不用上班吧?”林阳笑道。

那沾着鲜血的茶杯碎片落在地上,发出‘叮啷’的声音。

嗯...从巡捕局出来已经过了这么久,气力算是恢复了些,离开这儿应该问题不大。

“那我自己开家医馆,然后聘请你,怎样?”

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一则新闻。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对不起,我没兴趣。”

“让他走吧!”洛北明沉道。

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成为他的弟子,名利双收。

翌日一早,苏颜早早跑去上班了。

“芊芊!”

从来没有!

“洛老爷子,我们好像话不投机,就此别过吧。”林阳懒得再废话了,便要转身离开。

可现在,有人不仅拒绝了他,甚至...还侮辱他。

苏颜轻应了一声,便转身回了房间。

“郝局长,关于今日的医疗事故,老夫会在明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向社会群众还远真相的,不必担心。”洛北明道。

“住手!”

到了他这种层面上的人,要收拾一个人太简单了,而且他绝不会去承担法律责任,因为他不会出手。

“老爷,卫生局的郝局长来了!”

这是他给林阳的最后一次机会。

林阳摇了摇头,点了蚊香便倒在沙发上呼呼睡去。

良久,才回了一个字。

“爷爷,让林阳走!”洛芊紧咬银牙道。

“老夫的手段没有那么低俗,要动你也绝不会违法!”洛北明面无表情道。

“好!”

没办法,洛北明只要不打破那个底线,就不会有什么大事。

林阳微微一怔,旋而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了。”

却见女孩低垂着秋眸,贝齿咬着樱唇,踟蹰了好一会儿,才沙哑道:“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几名女眷说道,便带着洛芊下去了。

郝正松紧咬着牙,腰弯到了九十度,坚定喊道。

“谁让你走了?”洛北明冷道。

洛北明微微皱眉,继而挥了挥手。

洛北明气的双手急颤,但没有再坚持。

“关闭?好端端的关了干什么?”林阳意外不已。

“行!”

“洛老爷子言重了,正松大晚上过来,不是向您说这件事的。”郝正松凝重道。

“快,快给小姐包扎伤口,快!”忠叔喝喊。

“医馆出了事。”

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也着实是心大。

几名洛家的女性立刻跑过来,拉起洛芊的纤纤玉指开始敷药包扎。

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到时候巡捕来了,也是弟子去顶罪,洛家赔钱治疗,仅此而已。

“小姐!”

旁边的忠叔等人也是一脸震惊。

洛芊笑着说道。

回到家时,已经12点了。

“你快点走吧!”洛芊急道,眼泪都流出来了。

林阳轻吐了口浊气,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胸口抚了抚。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忙问了一句:“林阳,你知道三天后中韩对决吗?”

这时,一名洛家人小跑了过来。

林阳转过身望着她。

....

“登报的那种,明天你就知道了。”

人们皆愣,侧首望去,才发现洛芊不知何时抓住了一个茶杯,往旁边的柱子一砸。

洛北明老脸顿变。

片刻后,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白衬衫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

说完,人便消失于夜色当中。

洛北明没有说话,只是转过了身,望着堂上一副松柏水墨画。

声音落下时,空旷的客厅突然冲出几十名穿着唐装的身影,直接将林阳围住。

“你让我很失望,芊芊!”洛北明站了起来,冷冷说道。

“算了。”

“是吗?”林阳笑了笑。

随着洛北明的话语落地,四周洛北明的弟子及洛家人纷纷散开。

这时,洛芊又喊了一声。

但在这时...

“小姐,我们去内堂吧。”

洛北明着实是精明。

他那张老脸重新恢复了淡漠。

洛芊整个人如同提线木偶一样,失去了灵魂,任人摆布。

一记低沉而痛苦的声音响起。

洛芊犹豫了下,开口道:“这个医馆是爷爷出资开的,我不想再靠他了,林阳,这样吧,你我合资,开间医馆如何?”

“你洛家不像是没钱的,你开个医馆还要借吗?”

令他颇为意外的是张晴雨也跟着一起去了苏家的公司。

“我不会再用洛家一分钱了!”

但她浑然不知疼痛,握着块碎片,直接抵在自己白皙的劲脖上。

这几个字,对她而言重如千斤。

“这个我可以考虑考虑,不过我只干杂工,看病什么的别找我,我没有证,不能非法行医!”

不知为何,这个爷爷突然变得好陌生...

林阳心头思绪着。

对洛北明而言,自己孙女的命可比这个小子重要太多了,他了解洛芊,以洛芊的脾气,说不准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收下钱,然后跪在我面前,向我磕头奉茶,并宣布你的一身医术都是我洛北明教的,若你这么做,我可以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洛北明闭目淡道。

洛北明猛然起身。

任凭是谁,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哦...”

茶杯破碎,割破了她的手掌心,殷红鲜血淌出。

....

“什么?”

其余人也惊呼。

“我没事。”洛芊的声音有些沙哑:“林阳...很对不起。”

“洛芊,其实不必弄成这样...”林阳欲言又止。

“唔...这个...”

“林阳!”

“你还好吧?”林阳问了一句。

咵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