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再加!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你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二章 太无聊了

萧士杰这是要杀了林阳?

萧士杰也是一脸得意,银针这一块,他也不弱!

这种刺穴比针,一般情况下是有距离规定的,最低是十米。

“啊?我?”廖晖惊诧了。

而阡陌也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听到林阳的话,萧士杰的脸色已阴沉到了极点。

“银针没问题。”林阳点头。

但萧士杰显然不满足这个距离。

“胸腹处的穴位?死穴也算在里面吗?”林阳迟疑了下问。

“你想再挑谁当裁判?”冯石询问着林阳。

“请吧!”萧士杰冷道。

冯石暗叹了口气。

既然阡陌不能选,那就只能选一个看起来比较公正的人了,但来到这得嘉宾哪一个不是与奇药房关系匪浅,找他们做裁判,那还不等同于是找了奇药房内部的人?

“谁说我怕了?来...来吧,这个事我接了!”廖晖一咬牙,直接把心一横道。

这一声直接断绝了林阳请阡陌公正的可能。

“萧士杰学长真有底气!”

冯石上了前,沉声问道。

观众们也是惊呼不断。

台下的学生们立刻跑了开来。

“可是...”廖晖有些忌惮的看着冯副房主等人。

“狗东西!好!让你狂,待会儿我一定要狠狠的煽你的脸,让你好好认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不是,我...我是广城日报的实习记者廖晖,是...是过来做采访的...”那年轻人有些怕生,小心的说道。

讲师等人皆不吭声,只冷冷而望,至于这边的阡陌,则饶有兴趣的取出了手机,打开摄录功能,对准了木台。

他总算是察觉到了,这个墨小武...似乎至始至终都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林阳视线突然落在了嘉宾席旁边站着的一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身上。

“请!”

然而林阳却是摇了摇头:“二十米?也太短了吧?”

周围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怎么?很为难吗?”

萧士杰心头冷思着,继而开口道:“如果只是比治病救人,那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今天既然这么多人在这,那咱们就玩些刺激的吧!一人十针,以胸腹上的穴位为主,若谁能率先将自己的银针精准的刺在对方胸腹处的穴位上,谁就算赢。”

“你应该不是奇药房的人吧?”林阳扫了他一眼道。

“太厉害了,你让我十米用针刺中穴位,我都难以办到,三十米...我起码要再练十年。”

廖晖则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台下所有人翘首而望。

“随时可以开始。”萧士杰自信的说道。

“哦?那就三十米吧!”萧士杰撇了林阳一眼道。

死穴也算在内?那就是说...萧士杰很有可能对林阳的死穴进行攻击,这要是被刺中了,那非死即残呐!

可就在这时,林阳再度摇了摇头。

其实林阳多想了。

众人暴怒。

“嗯?”

萧士杰呼吸一紧,脸色轻变道:“胡说八道,副房主怎么会心虚?”

只听周讲师怒喝一声。

他走了过去,那年轻人也颇为意外,似乎是不能理解林阳为何朝自己走来,人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呵,你该不会是想选阡陌小姐吧?我可是知道的,你跟阡陌小姐沾点亲!这个时候你该不会是指望阡陌小姐救你吧?”这时,下面的罗富荣阴阳怪气的喊了一声。

要隔着三十米的距离去刺中对方身上的穴位?这难度也太大了吧?恐怕给一把手枪都未必能给打的中!要知道,这两个人可没规定是站立不动的,他们是可以左右移动来躲避银针的啊...

冯石面无表情的看了廖晖一眼,便对林阳与萧士杰道:“二位拉开十米距离,就位吧!”

“那就是了。”林阳点头。

学生们惊叹连连,看向萧士杰的眼神都充满了崇拜。

“那好,就你了,我请你与冯副房主一同裁决这场决斗吧。”林阳淡道。

“怎么?你难道还怕了?”林阳眉头一皱:“如果是这样,我劝你还是转行吧,既然你要成为一名新闻媒体工作人员,就不该有任何畏惧!”

“哇?”

舌头这方面,萧士杰明显不如这个墨小武啊。

“什么?”

“我...我怕我做不好,有失公正...”

“没事的,只要是你觉得对的,你就说对,你觉得错了,你就判错,凭你感觉去做即可,你不是来做采访的吗?有了这段经历,应该会对你的报道很有帮助吧?”林阳笑道。

三十米的距离?

林阳淡淡一笑,转身上了木台。

学生们齐齐看着他。

下面的学生神色一阵发紧。

林阳眉头暗皱,朝嘉宾席看去。

“我说了,我只是防止有人质疑副房主的公正,仅此而已!怎么?你有意见吗?还是说你觉得副房主会心虚,不接受我这个建议?”林阳反望着萧士杰道。

“备针!”

“什么?”萧士杰愣了。

因为就算他真的请阡陌出面...阡陌也会拒绝。

学生们惊呼出声。

“二位可有疑问?”

“那好!咱们就位吧。”

“哼!”萧士杰眼露不屑。

“没办法,实力摆在这嘛!”

“才十米,不像话,我要增加到二十米!”他大手一挥喝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信不过副房主吗?”萧士杰勃然大怒道。

这一言,惊诧了现场所有人。

“嘉宾吧。”林阳想了下道。

“当然。”萧士杰暗哼。

“那好!此次比试,由我做裁决!”冯石说道。

“副房主,你做裁决自然没问题,但为了防止有人质疑您的公正,我觉得应该再选一位非奇药房的人做裁判,双裁判才更有说服力,不是吗?”林阳说道。

他本是想拒绝,毕竟那样主动权还在自己手上,可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三十米吗?距离还是太短了,再加!”

林阳点头,便站在了银针前,检查了起来。

不一会儿,便看到学生捧着一盒盒精致且闪烁着光芒的银针走来,放在二人旁边的桌子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