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你到底是谁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五章 得看你有没有资格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七章 碾压

“都这个时候了还嘴硬?”

“既然如此,那我们比一比医术吧!”司徒讲师淡淡道。

周围的学生们发出惊叹之声,连那些讲师们也露出钦佩与羡慕的目光。

“如果在医术上强过我,我就不插手这件事情,要走要留,夺不夺荷灵花,都与我无关!”司徒讲师淡道。

“是啊,谁能想到此子如此妖孽?”

“为什么要我道歉?我有说错什么?难道就真的觉得恩师的医术要高于我?”林阳反问子夜。

“阎罗针法?”

“看样子...这十五滴落灵血没那么容易取了!”

先前那些质疑及嘲讽林阳的人瞬间哑了口,一个个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这人到底是疯子...还是傻子?

“有意思,那就跟玩玩吧。”林阳平静道:“想怎么比?”

周围的学生们急忙呼喊。

多少人磕破脑袋跪破膝盖想求着司徒讲师出手或者在他手下学习医术而不能。

这可是奇药房第一讲师啊!

林阳平静的说道,随后停了下来。

众人怒了。

“老师!”子夜急了。

整个奇药房...不!整个国内,胆敢质疑司徒讲师医术的人,怕是从来没有吧?

“什么?”

旁边的学生立刻跑了下去,不一会儿,便取来了两把手术刀,递给了司徒讲师。

“我倒要看看有什么本事?”

“比理论知识,我肯定不是对手,连那种千古难题都能答上,所掌握的肯定比我多!所以我们就比一比实际点的医术!”

这话一落,场寂静...

哧!

“司徒讲师心善,不会为难,但我们可就不一样了,要是输了,就立马给我们跪下!向司徒讲师磕头,明白吗?”

司徒讲师微动了下眼。

这边的司徒讲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失声呼出。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果然还是老了。”他叹气说道。

林阳淡淡说道,倏然双瞳一凛,直接抓着那把小刀,狠狠的朝自己的手腕劈了过去。

可就在人们震惊于林阳这近乎生死人肉白骨的手段时,旁边的人群里冷不丁的冒出了一个声音。

叫骂声传出,且愈发难听,愈演愈烈。

“司徒讲师千万不要这么说,已经尽力了!这不怪!”

“这就是司徒讲师的医术吗?”

“实际点的医术?”林阳眼露困惑。

“墨小武同学,该了!”

“老师!”旁边的子夜哽咽的喊了一声。

“呵,狗东西,现在肯定害怕的要死,对不对?要是不行,就赶紧认输,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林阳伸手接住。

她暗暗呢喃着,而蓝牙里的声音已经爆炸了。

“墨小武!太过分了!”

顿时,断手像是粘在了上头一般,纹丝不动。

司徒讲师吐了口浊气,沙哑道:“墨小武同学,的医术要高于我!是赢了!”

当然,同样呆滞的还要阡陌,她哪曾想过,这个林神医的实力如此可怕?

却见林阳将那只断手捡了起来,嘴里叼了根针,另外一手将那断手扣在了手腕上,随后将银针扎了过去,恰好扎在了断裂的口子处。

却见司徒讲师毫不客气的对着自己的一只胳膊上滑了一刀。

“老师!”

“司徒讲师愈合伤口可是只用了7分钟哦!小子,要是没有低于7分钟!那就输了!”

“牛来啊!”

“几根银针就有这样的效果?太了不起了!”

“嗯?”

“这怎么可能?”

可现在...这个人居然对司徒讲师说这样的话?

“这...这不可能!!”

司徒讲师也瞪大了眼,呆呆的看着这令人惊悚的一幕...

林阳眉头一皱,看了他一眼。

话音落下时,司徒讲师仿佛都苍老了几岁。

这头的明雨也是一脸的呆滞。

林阳再是起针,大概七八根,围绕着伤口快速扎动,他的手法极为细腻流畅,手指疾动,虚拂而过,便有银针落下,看得人眼花缭乱。

许多人只听过司徒讲师的理论知识,却很少见他实践,今日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司徒讲师也傻了,忙上前几步。

学生们冷嘲热讽,讥笑不断,司徒讲师展露出来的实力让他们充满了自信。

“拿刀来。”司徒讲师淡道。

“天呐,简直神迹啊!”

司徒讲师朝林阳丢了一把。

旁边的讲师们急忙安慰。

“真不愧是奇药房第一讲师!”

场惊哗。

而那伤口处,已无鲜血流淌,且片刻后,伤口处开始结痂,并且....林阳的那只断手居然动了。

这边的子夜也看不过眼,挤出人群,站在了司徒讲师的面前,指着林阳低吼:“司徒讲师是我恩师,我不允许侮辱他!立刻给我向司徒讲师道歉,否则我绝不会原谅的!”

司徒讲师将银针拔下,继而扭过头看着林阳。

刀子瞬间切开了林阳的手腕,其整只手径直落在了地上,鲜血就像喷泉般从断裂的口子处爆涌了出来。

但司徒讲师抬起手,示意众人不要说话。

周讲师按奈不住了!直接咆哮出声。

林阳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淡淡说道:“刚好5分钟!那么...现在应该是谁赢了?”

“这个贱狗!什么意思?”

子夜呼吸顿紧,不知该如何回答。

现场人显得有些慌。

谁能想到林阳居然直接把自己的手给砍了...

然而林阳却是眉头一抬:“就这?”

质疑司徒讲师?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窝里掉了出来。

司徒讲师急忙看去,林阳的手腕此时已经扎上了整整十一根针!

现场的人呼吸凝固,呆呆的看着林阳。

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顷刻间,鲜血汩汩涌出。

这可是足以震动国内中医界的大医啊!

然而下一秒,司徒讲师另外一手快速捏出五枚银针,精准而轻盈的刺在了那手臂上。

不仅如此,那伤口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看这迹象,怕是用不了一个小时,这个伤口就能彻底愈合了!

“不是墨小武,到底是谁?”

这般鬼斧神工的医术,哪怕是傻子也看得出,完碾压了司徒讲师啊...

“对,但也不对!”

“那好,我就露两手吧,们可就看好了!”

现场所有人部傻眼了。

尽管他们现在的心境也没有平复。

便看那被划开的手臂突然停止溢血。

其余人也纷纷看着他,嘴角洋溢着讥讽的笑容。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