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房主的怒火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八章 惊天一拳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房主,我们不太明白!”

奇药房人瞪目而望,瑟瑟发抖不敢阻拦。

“脉象消失,那是因为冯副房主的脉象经络被用银针封住了,你们自然感受不到,而他的心律与呼吸十分平稳,则是因为一部分银针在封住他脉象的同时,又有一部分银针链接了他的主要器官。”

人们一听,心惊肉跳,也是齐齐朝司徒讲师看去。

那边的司徒讲师如获救星,领着一众讲师急忙上前。

现场所有人呼吸齐是一滞,不可思议的看着明雨。

“我们没事。”

“不...不....不知道...”又有人哆哆嗦嗦的回答。

“房主!”

想着先前在选手休息室内找这人麻烦的情形,他便禁不住浑身哆嗦起来。

“这个人的手段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以后能不招惹,尽量不要招惹,你丢了小命事小,要是给家族树立起一个大敌,那你我可就是家族的罪人了!”阡陌面无表情的说道,便挂断了视频通话。

“你们还好吧?”

房主朝冯石那看了一眼,眼神顿紧,立刻走了过去,注视起冯石身上的银针。

“你是要命,还是要落灵血?”阡陌直接反问一声。

“这一拳要是打在人身上...那还不得炸成碎肉了...”

“你确定?”房主也是知晓这个人的。

先前那名黑衣学生早已双腿颤麻,怎么都无法从地上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呼喊了一声。

人们迷惑的问。

等人们反应过来时,林阳已不知去向。

然而这人戴着面罩,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冒充墨小武前来参加比赛,谁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那...那个家伙真的是人吗?”有人发出颤抖的声音问。

房主面无表情的说道:“敢来我奇药房闹事,哪怕他是从燕京过来的,这笔账也必须要算!”

“房主来了!!”

若非司徒讲师及时制止,冯石只怕是要交代在这了。

“惧怕什么?现在只需要搞清楚这个人是谁便可!你们知道此人是谁吗?有谁知道他是谁?”房主眼里荡漾着浓浓的森冷,沉声低喝。

谁都知道,房主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房主,冯副房主没事吧?”旁边的人小心询问。

这一声坠地,所有人齐刷刷的朝声源望去,却是见那边的过道处快步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名白首白肤的老者,老者神情严肃,精神充沛,双目深邃有光泽,从其外貌来看,应该是有七十余岁了,可从其面相来看,又不像如此,显然,这人的保养很好。

房主沉声低喝。

现场混乱不堪。

“很有可能...他就是传说中的林神医!”

“也就是说,这部分银针,禁锢了副房主,而他胸口这部分银针,是维持着副房主性命的重要因素,如果你们拔了他身上的任何一根针,他都会受到反噬,轻者器官破裂,受到极为严重的内伤,重者当场毙命!这种伤势...是不可逆转的,换一句话说,就是靠我们奇药房的医术药物,是很难救活的!”房主沙哑的说道。

但房主显然不加理会。

“这...这银针居然如此玄妙?”玄药愕道。

“房主,这个人的手段太强大了,我们...我们能对付他吗?”有人小心翼翼的问。

明雨脸色复杂,压低了嗓音说道。

崇宗教一行,残暴的林神医已经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

所有奇药房的人都陷入于恐慌当中。

“不管是谁,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这一言落下,人们冷汗涔涔,头皮发麻。

“房主,这个人....或许我知道...”一个颤抖的声音传来。

几人欲言又止。

可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有些蹒跚的走了过去。

“那人究竟是谁?居然有如此能耐?”子夜呐呐开口,一张脸苍白无比。

“以林神医的脾性,恐怕不会轻易妥协。”明雨立刻将先前在崇宗教发生的事情说了出去。

恐怕到时候该请的不是医师,而是裁缝...

“既然如此,那就派人去把林神医叫来吧!”房主冷道。

“不要招惹?”那人愣了,旋而急道:“你什么意思?阡陌?难道落灵血不要了?”

“房主,倘若此人真的是林神医,那其目的也只是为了荷灵花,我想他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了,明雨觉得...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明雨脸露怯色道。

那人呼吸一紧,没了声音。

众人瑟瑟发抖。

能施展如此高超针术的人,他们在心里头已经产生了畏惧心理。

周围人一听这位林神医在崇宗教内的壮举,皆是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人们心惊肉跳,却无人开腔。

大门洞开,林阳畅通无阻大步离去。

“庆幸你们没有把他身上的银针拔掉,所以暂时无事!否则副房主凶多吉少。”房主沉声说道。

“是!”

“林神医?”

西柔倩与王冰蝶一脸复杂。

“阡陌,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听到了一个很响的声音?有人丢炸弹了?”那边的人急切询问。

惊恐的声音开始错落响起。

“天...天呐,这究竟是哪跑出来的怪胎?”

至于这边的阡陌,则是面无表情的坐在了椅子上。

阡陌闭起了双眼,沉默了片刻,才说道:“这个林神医,还是尽量不要招惹比较好。”

罗富荣一众更是冷汗直流,背后湿了一大块。

“我不知道,但从刚才那个人的表现来看,他有很大可能...就是林神医...”明雨面泛忧虑,呐呐说道。

“就是副房主他...”

“房主!”

“明雨?”房主看向来人,沉声询问:“他是谁?”

“明雨!你惧了林神医,我奇药房可不惧!先不说此人是不是今日祸首,就算他不是,我要问责于他,他敢说半个不字?这华国医界里,我奇药房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林神医?”房主喝喊,继而大手一挥:“夏安讲师!”

她拾起地上的手机,而此刻,手机视频上的人还在焦急的呼喊。

“去,安排人,走一趟江城,给我会会这个林神医!”

这一拳要是砸在他的身上,那哪怕奇药房人的医术再高明,药材再珍贵,那也不可能救得了他了!

“房主,我观察了下副房主当下的脉象近乎消失,可他他的心律与呼吸又十分平稳,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司徒讲师走上了前问。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