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房主的怒火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张晴雨的邀请

十分钟后,林阳顺了口气,秦柏松小心翼翼的将那七根针取下。

秦柏松站在门口,翘首以盼,望眼欲穿。

他没回过头,却是知晓了进来的人是谁,富有磁性的嗓音冒了出来。

而此刻,江城医院。

“哦?阡陌小姐来不了吗?不如这样,你给我个账户,我把钱转到你账户上,如何?”

他们来的好快啊!

“十五滴落灵血,就这么放弃了吗?”阡陌呢喃一声,旋而是长叹不已。

“走吧,去看看。”林阳淡淡说道,便朝医院外走去。

恐怕除了那个人,林家任何人见到这幅尊荣,都无法第一时间把他跟那个被驱逐的废物联系到一起吧?

林阳急促的喘息着。

他向秦柏松知会了声,让其好好照顾秦凝,便独自走出了病房。

“到底怎么了?”林阳立刻追问。

“没事...小凝应该没什么大碍了,过上十分钟,你去把针拔了。”

马海吐了口气,低声道:“林董,我是被林家人要求过来请你立刻回办公室见他们的!”

尽管她是的确很吃惊。

而在银针拔下没多久,秦凝的眼睫毛便不由的眨动了下。

林阳大步走去。

“这...也可以,不过我觉得林先生让我赚到了这样一笔巨款,我如果不请林先生吃一顿饭,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而在这时,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尽管他的身子还很虚,可他的神色却无比严肃。

他就这么一个孙女,是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如若秦凝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恐怕他也没什么活头了。

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他差点便是如此。

“让阡陌小姐见笑了。”林阳淡淡回道,其实他心里头对这个阡陌已经有了怀疑。

不过也是,毕竟一名林家之人在江城消失,而且还是为了他而来,无缘无故不见,自然得怀疑到他的头上来。

为首的是一名留着寸头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

阡陌心神恍惚的离开了奇药房。

哐当!

“自然是我林家的人。”那人笑道:“正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在你江城出了事,现在连个尸体都看不到,我想林神医应该知道他现在哪?对不对?”

秦柏松愣了,旋而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是...”

“老师!”

秦凝约莫一个小时后便完全苏醒了,医生们都跑了进来,看着逐渐恢复的秦凝,每一个人都惊叹不已。

“好的,不过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没想到林先生的实力如此恐怖。”阡陌故作吃惊的说道。

林阳眉头一动。

“我这几天可能没时间,这样吧林先生,等我有空了,我再给你打个电话,再去江城清账,您看可以吗?”阡陌微笑说道。

“交人?交什么人?”林阳困惑的问。

“老师,谢谢你!”秦柏松走来,老眼浑浊道。

等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时,里面已经坐着几个人。

尽管林阳说过荷灵花定能治愈秦凝,可不到最后一刻,秦柏松的心境就是无法平复。

恐怕与此同时他们也在调查那名被驱逐的废物林阳吧。

阡陌有气无力的扫了一眼,突然呼吸一紧,双眸猛地凝起。

“没事,起来吧。”林阳笑了笑。

这声音落下,那人突然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盯着林阳,嘴角喊着笑容,开口道:“林神医,咱们就不弯弯绕绕了,直白点,把人交出来吧?”

虽然这是他本来的样子,可实际上当下的变化与三年前还是有不小的,所以他也不担心林家会有人认识他,当然,林家认识他的人本来就不多,作为家族之耻,又有谁会在乎他这样的人?

“我没事...”

“我还以为林神医会很难请,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电梯门打开。

“老师,您可不能因为凝儿而累坏了身子啊!”秦柏松痛心道。

有男有女,个个俊俏靓丽,但神情冷峻,不苟言笑。

阡陌一言不发,上了车便朝机场驶去。

楼层到达。

叮!

汤药喂下,林阳开始给秦凝的额头施针。

七根银针落下,林阳瞬间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林董!”

“几位远道而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林阳淡定的询问。

“改天吧,等你来了江城,我做东。”林阳笑道。

林阳双腿一软,摔到在地。

秦柏松点头,便跑去给林阳端茶倒水,拿来椅子,让他休息。

“林家人?”

她踟蹰了下,最终还是摁下了接通键。

他不觉得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这...”马海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秦柏松认得,这是林阳自创的七绝针!

这等神针一旦施展,可以让病人的身躯更好的吸收服下的药物,可让药效的发挥是接近平常的两倍。

秦柏松大急,立刻冲了进去扶起林阳。

门外的马海冲着林阳轻轻点了点头。

林阳已经将荷灵花与诸多珍贵药材熬成了汤药,喂秦凝服了下去。

马海开车随着他赶到了阳华集团总部,二人上了电梯,一直到了最顶层的总裁办公室,林阳自然得将脖子上的银针给取了,恢复到林董的模样。

林阳本是想与秦凝说会儿话的,但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医院内。

林阳眉头一皱,神色显得不太自然。

此刻的他正站在窗户边,欣赏着江城的景色,旁边一名女子为他倒了杯酒,他便是这么慢悠悠的品尝着。

“阡陌小姐,很抱歉,我已经提前回去了,如果你方便的话,自行来江城吧,我们会按照约定支付你款项的。”电话那边是林阳的声音。

林阳理了理衣领,吐了口浊气,等待着电梯门开。

“你怎么来了?”林阳淡问。

二人随意聊了聊,便挂断了电话。

这一针虽然不能够直接治病救人,但效果是极为逆天的,不过施针人的消耗也是极为巨大的,恐怕今明两天,林阳几乎都捏不起针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