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麒麟变

上一章:第七百八十五章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下一章:第七百八十七章 我看完了

“无极!!”

“只可惜,我天赋不够,且已体弱年迈,不足以修炼这麒麟变了,所以我打算将这本秘籍交给林先生,林先生看起来与你一般大,但却能败你,并医术高超,足以可见其天赋之惊绝,林神医,这本《麒麟变》正适合你!所以,请你收下吧!”

“你师父的这个情况很严重,你不仅不能靠近,不能接触,甚至连他的唾沫都不能沾,我只是担心你被他传染。”林阳沉道。

“无极,你的性格我了解,师父这也是为你好!你不该学武的,不该学武...”

“这是我从麒麟门地牢内找到的秘籍,乃我麒麟门失传已久的绝学,《麒麟变》!”荆闵艰涩道。

“师父...”厉无极跪伏在地,眼里尽是泪。

“禁地之内,我找到了不少奇花异草,其中就有可恢复你经络的药物。”林阳道。

“不是的...”

厉无极瞳孔微涨。

“怎么?你想不听师父的话?”

“你说。”林阳道。

“原来是这样...掌门及刘归那些人为找寻麒麟门,可是花了足足几十年的光景,然而始终没有收获,却不曾想师父您老人家机缘巧合下得了此功...”

他双膝软下,跪倒在师父的面前,泪水无声的从面庞上滑落下来。

“师父!”

荆闵说道,旋而颤颤巍巍的从怀里取出一本破旧且泥泞的书籍,放在了地上。

“师父...”

“真的?那林神医,请马上为我恢复!”林阳急道。

“林神医,你干什么??”厉无极挣扎道。

“你说什么?”厉无极猛地扭过头瞪着林阳:“林神医,你...你什么意思?你要把我师父抛弃在这??”

厉无极根本没想到,即便是千辛万苦救出了师父,可等来的依然是这样的结果...

“林先生说的是...说的是...是我...歹毒了...”荆闵虚弱呢喃着。

“师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虽然个性有些过激,做事鲁莽,但你的心地不坏...无极啊,你上去,去向麒麟门的人谢罪吧,然后把我的尸体交给他们...既然这位林先生说我的尸体是碰不得的,那就让麒麟门的人去碰,这样,也算是老天爷把他们都收拾掉了,咳咳...”荆闵说着,又咳嗽起来。

“我。”林阳径直承认。

厉无极立刻要冲过去。

“无极啊...没事的,师父也一把年纪了,活到这个年纪已经足够了,再活下去,也没意思。”荆闵虚弱的说道。

“荆长老,我们不能再带你离开了,可能...你得留在这。”林阳沙哑道。

“师父,为什么...”

荆闵沉默了下,低声道:“是这样吗...也好,没了武功,无极以后做个正常人,过普通的日子,对他而言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可是...师父...”

“听着,从现在起,我不准你再靠近我三米之内!否则,我就没你这个徒弟!”荆闵强撑着不多的气,虚弱的喊。

这话一出,厉无极猛地抬起头,双眼炙热的看着林阳。

“既然你还是我的好徒弟,那就按照我说的做,待会儿你跟林先生下山,离开麒麟门,走的越远越好!”

荆闵望着厉无极,老眼里也都是泪,但他没再说什么,而是扭过头看着林阳:“林先生,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我可以帮他恢复武功。”林阳又道。

“你不要过来!”荆闵急捂着自己的嘴喊着。

“你....好!既然如此,那我也留在这,林神医!你要走就自己走吧!”厉无极咬牙吼道。

荆闵大吼一声。

“而且,你现在去请降,刘归未必会放过无极,他这种人既然敢出手,肯定明白斩草除根的道理!厉无极的天赋你是知道的,刘归为何不杀你,你以为只是为了不让门中人非议这么简单吗?你错了,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把厉无极给引回来,然后斩草除根,所以打一开始,就根本不存在投降的可能,不逃的话,不是你们死,就是他们死!”林阳沙哑道。

荆闵双目满是期望,望着林阳道。

厉无极步伐一僵,但双眼瞪大。

“另外荆长老,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如果麒麟门有谁将你这种病外传,那会造成很大的问题,私人恩怨,不应该发泄到公众,更何况,麒麟门的弟子是无辜的。”林阳摇头道。

“无极的武功...是谁废的?”荆闵沙哑道。

“这个我不反对,我来麒麟门的目的只是天玄草!如果你执意要留在这里陪你师父,那这是你的事。”林阳可没精力去劝厉无极。

但刚吼完,人又剧烈的咳嗽。

“这都是造化!麒麟变的最后一任传人,便是本门的上任掌门王世峰,但王世峰被本门的现任掌门谋权篡位,被打入地牢,临死之际,他偷偷将麒麟变的秘籍记录下来,藏于地牢中,而藏匿的位置,正是我所关押的那间地牢里的一个鼠洞当中!”

可即便如此,林阳还是能够听出他言语中的恨意。

他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其实他何尝不知这事?

在他心中,师父更比双亲,恩同再造。

现在亲眼看着师父有这样的下场,他的心便如刀绞一般。

“不然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厉无极气的一拳打在岩壁上,一口牙齿几乎要被咬碎。

“可无极还未为您老人家尽孝...”

荆闵没有吭声,双眼半睁。

林阳脸色一沉,立刻拽着厉无极来到洞口。

“林神医,算我求求你,切不可为无极恢复武功!他一旦恢复武功,势必会找麒麟门报仇,那样一来,反而会害死他!”荆闵急喊,但情绪激动下,整个人又是一阵大咳。

“师父...”厉无极痛苦的呼喊。

“麒麟变?”厉无极脸色顿怔,失声道:“师父,这可是本门的至高武学啊,它...它怎么会在你手中?”

荆闵根本治不好,带出去也是死,而且...林阳无法再触碰他了...

他从小就是孤儿,是师父将他捡来带进麒麟门,教他武学,抚养长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