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我们不是来拼命的

上一章:第七百八十八章 我倒背给你听吧 下一章:第七百九十章 你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妖孽?

“谁要是再敢过来,他就是下场!”厉无极大声怒喝。

人们脸色骇变,也是没得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朝崖洞爬。

但在这时...

厉无极自然不会手软,立刻拿着石头朝那些麒麟门弟子砸去。

刘无恒双眼顿亮。

那人重重的摔在了崖底,溅起大量尘土,便没了动静。

“你只要乖乖的爬上来,这个鸡腿就是你的了!”

“哈哈哈...”

“好!好!”

“看着又怎样?老子不是来送命的!我告诉你,如果我待会儿被打下去了,那接下来就是轮到你了!你是想跟我一起上去,还是继续去拼命?上去了,顶多挨些训斥,死不了,但继续往前走,那就是死路一条了!下面几个家伙的下场你们看不到?你也想跟他们一样?”那人哼道。

厉无极不由一怔,侧首而望,却见那边盘坐着的林阳已经站起了身...

众人张了张嘴,却不敢上前。

“师兄,师兄!您别生气啊!他们不去,那就不去嘛,反正这些个叛徒跑不掉!”那弟子挤出笑容道。

“饭桶!都是饭桶!听着,谁要敢不上前,就给我滚出麒麟门,一律视为我麒麟门的叛徒,我们麒麟门对待叛徒是什么手段!你们应该知道的!”刘无恒冷冷道。

这刘无恒完全是把麒麟门当他自己的东西了!

厉无极没有了武功,可力气还是在的,他左右看了眼,瞧见地上有一些碎石,立刻抓起,对着那些朝这攀爬的人的手脚狠狠抛去。

凄惨的叫声响彻了整个飞鹰涧。

“你们干什么?都回来作甚?还不快点给我把那些个叛徒抓回来?全部给我回去!快回去!”飞鹰涧上的刘无恒气冲冲的吼道。

他晚饭也没吃多少,奔波了一夜,自然是饥肠辘辘。

砰!

那人手顿时一麻,没能抓紧下一块凹岩,整个当即朝悬崖下坠落。

一记轻微的响声从旁边传来。

可在这时,一名弟子忙拦在了刘无恒的跟前。

大家都不是神仙,可不会腾云驾雾啊。

“无极师弟!想吃吗?想吃就来啊!”

“混账,你竟敢违抗我的命令?”刘无恒勃然大怒,便是要动手。

不一会儿,袅袅炊烟飘起。

“师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已经死了五六个弟子了,如果再让他们去送死,只怕...会引起哗变啊!”旁边一名麒麟门人劝说刘无恒。

众人一听,皆觉是这个理儿,便点了点头,纷纷爬了回来。

一个又一个弟子摔向了崖底。

张培点头,立刻跑下去安排。

站在崖洞前的厉无极不由的吞了口唾沫。

闷响过后,便是凄惨的叫声。

“师兄,回去作甚?没看见无恒师兄在上面看着吧?”后面的人道。

“来来来,师兄,走一个!”

众人胆战心惊,全部被吓到了。

飞鹰涧上的刘无恒见状,勃然大怒。

“不用,咱就在这吃,生火,烤肉,拿酒来!”

“怎么上要我教你?”刘无恒怒斥。

“你说的有道理!”他沉声道,又看了眼崖洞:“我们就守在这,谅他们也逃不掉!”

欢笑声从飞鹰涧上传来。

毕竟这种地方,他们空有一身本领,却施展不开!

“哈哈,好酒!”

“成,无恒师兄,奔波了这么久,您想必也饿了,让他们几个在这守着,咱回去喝酒歇息吧!”张培笑道。

厉无极脸色发沉,没有吭声,索性盘坐下来,闭目养神。

不少麒麟门弟子听后也十分的生气。

“师兄,我们根本不可能上的了那崖洞!我们连个落脚点都没有,你让我们去,根本就是送死!”一弟子沉道。

麒麟门弟子们都吓得不轻。

“张培!连你也这么说?”刘无恒震怒。

“喂,厉无极,你带着你师父还有那个林神医赶紧出来吧,出来的话,有酒,有肉!只要你愿意,这些都是你的!而且我能保证宗门不会追究你任何责任!”这边的张培举着酒壶大声叫嚷着,随后猛灌了一口。

刘无恒大手一挥,笑着说道。

顷刻间,所有弟子全部不敢再朝崖洞爬。

他的手段很是刁钻,只砸手脚,一旦有人抓不住,便会失足掉落崖底,活活摔死。

“那里一无食物,二无水,咱们就在这守上几天,他们肯定要乖乖的滚出来,否则他们不得饿死,也得渴死。”张培笑道。

“哗变?他们敢?他们吃我麒麟门的,住我麒麟门的,我麒麟门教他们武功,他们还敢违抗我的命令?”刘无恒勃然大怒,连连叫嚷。

砰!

崖洞处的厉无极见状,也猛地松了一口气。

那些个弟子当即捏紧了拳头,眼露怒火,似乎要反击。

“师兄,其实咱们根本没必要去崖洞啊!惧个什么?您想想,那个山洞也就那么点大,又在悬崖峭壁上,什么都没有,咱们就在这坐着,守株待兔!您觉得他们会不出来乖乖投降吗?”叫张培的弟子微笑道。

他们的确是来麒麟门学武的,可平日里也没少给麒麟门干活!再说,他们是来学武,不是来卖命,这么会儿的功夫便死了这么多人,他们心头岂能不怕?

嗒!

其余人大惊失色,忙是看着那人。

砰...

“哇,这肉好香啊!”

岩壁陡峭,但这些下来的麒麟门弟子都是好手,一个个身形矫捷,朝这边的崖洞窜来。

“可是....无恒师兄,这种情况我们...我们怎么上啊...”一弟子颤抖道。

轰隆!

最前面的一名弟子咬牙道。

旁边人一脸无奈。

真正酒肉的香味儿弥漫四方,也飘到了崖洞这里。

如果这些人继续往这爬,他可招架不住,因为这里的石头不多了。

“这...”

一块碎石打在了一名弟子的手上。

“什么??”

“回去!”

任凭耳边的呱噪声如何响烈...

“你们怕个屁啊!上!统统给我上!”

“啊!!!”

刘无恒一怔,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

爬向崖底的速度也放缓了无数。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