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我哥可是林神医!

上一章:第八百零三章 不要怕,有我在 下一章:第八百零五章 真真假假

“这个白痴在说什么啊?”

这是一笔交易,就看梁小蝶怎么选了。

一旦林阳真的被丢出去了,那可就全完了。

梁小蝶大惊失色。

门一开,便能嗅到一股子呛人的烟味儿朝外扑。

而在他对面,则是一名染着紫色头发穿着耳钉画着烟熏妆的女孩。

她后退了两步,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身上的酒水,又错愕的看着那叼烟女孩,眼里尽是害怕。

梁小蝶一怔,侧首望去,才想起来自己不是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

凶!

云少当即皱眉。

想到这,梁小蝶再也不犹豫,抱着死马就当活马医的态度,一把将林阳头上的鸭舌帽摘下,颤颤巍巍的喊道:“都住手!我告诉你,我哥他可是林神医!!”

大概过了十余秒。

不待满冰旋开口,云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手一摆,淡淡说道。

她双腿有些发软。

“丢出去!”

“哟?美月来了?”

梁小蝶下意识的缩了下手。

林阳坦然走下。

坐在沙发上的云统领烟头掐灭,满脸微笑的冲着走进来的几个女孩道。

这就是叼烟女孩这帮人常用的手段。

如果梁小蝶开了口,他肯定会介入,不过梁小蝶既是想要求她介入,那肯定得答应他提出来的要求。

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朝那女孩走去,压根不敢反抗。

“云少,我说过,这个贱人根本就对你没意思,你又何必顶着张脸去舔她?这种婊子,可不能跟她讲好话,你还是歇歇吧,让我来收拾这个臭婊子!”满冰旋冷笑着起了身,朝梁小蝶走去。

“下来吧!”

梁小蝶的上衣当即被红酒打湿,头发上脸上也都是酒水。

他在等梁小蝶求助。

叼烟女孩拉开车门跳了下去,猛吸了口烟,笑嘻嘻的望着梁小蝶跟林阳道。

旁边的云少不开口。

然而就在梁小蝶踟蹰不决,准备向云少求助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将她拦了下来。

哗!

“满学姐,你误会了,我哥他...他只是想跟你们把这事谈开来!”梁小蝶忙是摆手道。

梁小蝶轻咬了咬银牙,最终是鼓起勇气,跳下了车。

酒杯爆碎,

如果这两人真的过来了,就凭林阳的本事,还能奈何的了他们?

“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肚子疼,哈哈哈....”

一阵足以将屋顶给掀翻的大笑声传出。

“哈哈哈...我们的梁大校花居然服软了!这可真是有意思!”

那叼烟女孩大骂道,随后拿起茶几上的一杯红酒突然泼向了梁小蝶。

“先给我跪下吧,你跪着,我才好听清楚你要说的话!站着说话,我听不清。”满冰旋点了根烟,轻抽了口淡淡说道。

她们一贯如此。

“哈哈哈哈....”

“滚过来!”

其余人他可没这个耐心。

哐当!

这话一落,屋子里瞬间安静无比。

他能耐下性子跟梁小蝶聊,那是因为他想得到梁小蝶。

“怎么着?现在知道怕了?求我们收手?当初勾引我男人时,你怎么没想到会有今天?”

他们似乎是在说着什么,一个个叼着烟,勾肩搭背,相谈甚欢。

“云少,满学姐,我...我只是来跟你们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的,我没别的意思,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我...我只想好好学习,然后毕业,你们真的没必要再对付我。”梁小蝶有些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把这番带着浓浓软味的话说了出来。

众人捧腹大笑,笑的极为夸张。

梁小蝶欲哭无泪。

说完,便要伸手去拉梁小蝶。

“怎么着?怕了啊?要是怕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赶紧滚回去吧,不过你应该是知道这后果是什么!”一女孩冷笑说。

女孩朝这扫了眼,双目立刻锁定在了进来的梁小蝶身上,那双眼里尽是怨怒与冷冽。

只要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方,像梁小蝶这样极少与人红脸的乖乖女,从来都是屈服的。

酒水洒出。

岂料这话冒出,满冰旋等人直接哈哈大笑。

路虎疾驰至郊外,停在一栋奢华的别墅前。

梁小蝶满脸纠结,眼眶微红,委屈的都要哭出来。

站在沙发后的两名手下立刻朝林阳走去。

其余人也齐是一怔,纷纷看向梁小蝶旁边这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

“好同学?哈哈哈哈,可把我逗乐了!”

梁小蝶秋眸瞪大,望着别墅,小脸逐渐变得惨白。

但梁小蝶却是犹豫不决,不敢下来。

“你是谁?”云少皱眉问。

几个女孩轻蔑一笑,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满...满学姐...”梁小蝶颤抖的喊了一声。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她隐约感觉到,今天只怕不好从这别墅走出了...

“自我介绍下,我是梁小蝶的哥哥。”林阳平静道:“我这次跟小蝶过来,也是为了解决几位欺凌我妹妹的事!我觉得,大家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把这个误会解除了,以后大家还是好同学。”

叼烟女孩一把将高脚杯狠狠的摔在地上。

“哟?这不是我们的梁大小姐吗?梁小姐,你怎么有空来我们这了?”烟熏妆女孩满冰旋拿起茶几上的红葡萄酒,晃了晃,抿了一口道。

“冰旋,别为难小蝶了,我知道你们之间有些误会,不过小蝶既然能来,肯定也是想通了!”云少微笑说道,起身朝梁小蝶走去:“来来来,小蝶,来我这,坐下聊!”

她倒是想跟这些人讲理,想要解决这件事,可现在看来,自己是想多了。

否则,又怎叫霸凌?

满冰旋眯着眼盯向梁小蝶:“贱人,长能耐了嘛!居然还叫了帮手?有意思!”

梁小蝶吓得娇躯懵颤了下,心里头的最后一点勇气也随着这酒杯的爆碎而失去。

“是,少爷!”

她可是知道这个人就是林阳!自己那个给别人做上门女婿的干哥。

林阳着目而望,但见别墅中间的沙发上坐着些年轻的男女。

对方压根就不打算跟她讲理,也没打算靠嘴来解决这件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