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这不是山寨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这是山寨货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七章 十辆兰博尼基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装逼?”

苏广也是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丹摩尔。

啪!

“阿广,我...我们走...我们快走...”张晴雨低垂着脑袋,扯着自己丈夫的衣襟,想要离开。

“什么?山寨?天呐,林董,你身为大公司的副董,怎么能穿山寨?”令志豪是第一个吼出了声,且做出一副极为夸张的样子。

包厢里各种呼声响起。

她紧咬着唇,眼里含泪,双手死死的拽着。

或许打一开始,离小美就没有把她当做真正的朋友来对待吧...

她终于是承受不住了!

只见她上前了两步...

这是何等的丢人呐!

林阳叹了口气,也没说话,打算离去。

林阳则凝紧双目盯着面前的人。

“这是利息,现在,你可以道歉了!”离小美面无表情道。

“小美,你干什么?”张晴雨错愕的看着自己这位认识几十年的老同学了。

“小美,你...你居然打我?”张晴雨错愕说道。

张晴雨的脸色瞬间涨红到了极点。

“小美说的对,晴雨,你太不像话了!”

可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人合了起来。

“哼,张晴雨这人也真是,没钱就没钱,还死撑什么呐!简直搞笑。”

但却无用。

就在张晴雨刚要把道歉的言语说出来时,旁边的林燕突然走了过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我没有捣乱,妈,你不必道歉,相反,应该是他们向你道歉!”林阳再道。

张晴雨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张晴雨瞬间淹没在了人们的指责声中。

现在的她是恨不得地上立刻裂条缝去,自己直接往里面钻。

“晴雨!”苏广痛苦的喊了一声。

“就是,快道歉!”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没得选择了。

她忍着泪水,忍着疼痛,将她那高傲的头颅缓缓的垂了下去。

“张晴雨,你们可不能就这么离开!”

而与此同时,其他同学也开了腔。

她记得这位可是她初中时期的班长,为人聪慧伶俐,很是得同学的心,她也很是喜欢,便与之相处,但她逐渐发现,这个离小美的野心十分之大,总是向往着更高,向往着更好,虽然现如今她混的很不错,可不知怎的,张晴雨发现她与这个离小美,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我们又不是势利眼,你何必打肿脸充胖子!”

可下一秒...

“丹摩尔先生,离...离小姐,我...我向你们...道...”

这话一落,张晴雨的脸上毫无血色。

张晴雨内心是歇斯底里的哀嚎着。

细碎的议论声不止。

“道歉!”

张晴雨微微一愣,扭过头去,却见离小美一脸严肃的走来。

她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

张晴雨连连后退,等反应过来时,才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痛的很,那边的离小美更是举着手掌,双眼傲然的盯着她。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身上这一套...不是山寨货!”林阳淡淡的说。

“搞什么啊?弄了半天,这一家子是故意跑来装模作样的?”

人们义愤填膺,群情激奋。

张晴雨是多么的希望离小美能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让她尽快离开这,好让她那还未碎完的自尊心能稍稍保存一点完整度。

“呵呵,小豪,我就说了,这一家子就是群穷鬼,还故意装出一副有钱的样子,现在被人戳穿了吧?亏你先前还对他们点头哈腰!”朱菲菲冷笑道。

“为什么?”张晴雨下意识的问。

其余老同学们也开始指指点点。

这些老同学给予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晴雨,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改掉你这死要面子的毛病啊?呵呵,真是可笑。”

“晴雨...”苏广忙唤了一声。

“太丢人了,晴雨,你以为你丢的只是自己的脸吗?你丢的是大家的脸,你赶紧道歉,不然这事没完!”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丹摩尔的身旁还有几个人,正是那朱菲菲及令志豪。

这也太巧了吧?

恐怕张晴雨是到死都无法料到,为什么来一个小小的同学聚会,居然会碰到阿玛尼的服装设计师?

这话一落,所有人都愣了。

她现在只想回家。

...

巧合吗?

可今天站在这里的都是老同学,她知道,自己已经够丢脸了,不能再丢脸了,不能了...

林阳并不知道张晴雨跟自己这些所谓的老同学关系怎会如此恶劣,但这个时候,他们这一家子已经被逼上了一个十分难堪的地步。

“就是,这也太丢人了吧?”

“你...”

“妈,你不必向他们道歉!”

“妈,我知道错了,哎,便宜这帮穷酸鬼了!”令志豪哈哈笑道。

或许,这个丹摩尔的过来并非是巧合,而是有意而为之。

一记清脆的响声冒出。

“张晴雨,你在我宴会上闹事也就算了,你还纵容你的女婿伤害了丹摩尔先生,更是让你女婿穿着件山寨西装在这里走动,如果只是普通的山寨西装我也不会计较,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穿的居然是丹摩尔先生的山寨西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你是在侮辱丹摩尔先生,你们一家人,完全不尊重丹摩尔先生,丹摩尔先生是我的贵客,你们不尊重他,就是不尊重我!我要你们现在立刻郑重的向我,向丹摩尔先生道歉!否则...你们别想这么轻易的走出这个大门!”离小美义正言辞的喝道。

只听张晴雨沙哑的出了声。

“林阳,你...你还要捣什么乱?”张晴雨错愕的看着他。

她连连后退,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离小美。

老天爷都要跟我对着干吗?

张晴雨没说话,走到了丹摩尔与离小美的面前,她疲惫的看了二人一眼,深吸了口气,便要开口。

这要是往常,她早就像泼妇一样冲上去跟离小美扭打在一块了。

“我就说嘛,那个林阳是苏家的赘婿,就是个专门吃软饭的窝囊废,怎么可能有出息?”

“张晴雨,你听见了没?道歉!”

但很明显...离小美并不打算这么做...

或许,这一切本就是一场针对张晴雨的闹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