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栽赃陷害

上一章:第八百二十七章 我不喜欢跟废物坐一起 下一章:第八百二十九章 你知道我这礼服多少钱吗?

女伴猛地回头,又气又愤的冲着林阳喊:“你这个混蛋,你知道我这礼服多贵吗?快赔我礼服!否则你今天别想着脱身!”

“好的。”居志强微笑点头。

立刻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宴席。

“这位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素质这么低,应该会相当喜欢垃圾才是,又怎会厌恶垃圾?我看这位先生不愿意跟我坐在一起,应该不是讨厌垃圾,而是讨厌把你当做垃圾来看的人,对吧?”林阳笑道。

“失陪了!”

“没事的,坐下吧。”林阳淡笑道。

“啊!!”

苏颜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林阳没有说话。

这时,女伴突然焦急的喊了起来。

在这些人的眼里,林神医是喜欢苏颜的,那么苏颜名义上的丈夫林阳,也就成了最大的绊脚石,要是有人能把这林阳从苏颜的身边给轰走,那无形间便是让林神医欠上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无论是谈生意还是求人办事,都会方便的很多。

二人稍稍聊了起来。

就譬如这个居志强。

他还以为苏颜应该是十分厌恶林阳,而一心向着林董的。

“你怎么了?”

但就在女伴路过林阳的座位时。

她感觉居志强并非真心实意的与自己合作,而是想要通过自己接触林神医。

他恐怕是想通过自己来结交上林神医吧。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把居先生当垃圾来看?你胆子不小啊!敢侮辱居先生!”居志强旁边的女伴顿时怒了,一拍桌子指着林阳道。

但苏颜已经心不在焉了。

“怎么?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跑来挑衅我?”林阳好笑道。

居志强一怔。

苏颜眉头紧锁,不过也不想放过这个与正华合作的好机会,便朝林阳望了一眼。

“志强!我的礼服!!”

也包括居志强。

但这话一落,那女伴立刻将手中杯子里剩下的酒水一股脑儿的泼在了林阳的身上...

他对这个居志强其实兴趣不大。

女伴突然一个踉跄,人差点摔倒,手中的酒杯更是一晃,泼出了一点酒水打在了她的礼服上。

“你...”那女伴气的浑身发颤,便要再度扯开嗓子大骂。

“林先生,虽然我的朋友之前对你有些失礼,说了些不好听的话,但你也不用这么小气吧?大家都是男人,就不能大度点吗?”居志强站起身,紧皱眉头道。

女伴冲着苏颜微微一笑,便要离席。

倒是苏颜站起了身。

但旁边的居志强将他止住了。

“林阳是我丈夫,你这样侮辱他,那就是在侮辱我,既然你没有合作的诚意,我们也没什么可讲的。”苏颜冷道。

因为她知道,林阳只要来了这个宴席,那就是众矢之的,所有想要跟林神医交好的人,都会把他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来对待。

“你的名字我听过,但没见过,据我所知,你这个人可是江城出了名的废物,可今天一看,似乎不是这个样子,所以我有些不太确信。”居志强道。

他知道,这两人是指定要栽赃他了。

于是乎,许多人对林阳都流露出了敌意。

他们自然不会对其有好颜色。

居志强朝女伴的礼服一望,瞧见她礼服上湿漉漉的酒水,脸色顿时难看至极。

居志强忙朝她看。

旁边的女伴端着酒杯起身,开口道:“居少,我看见了几个朋友,先过去打下招呼,失陪了。”

“绊你?”林阳错愕不已:“这位小姐,我什么时候绊你了?”

呵,真是个婊子!

“你还不承认?我走过来时,你故意用脚要绊倒我!不然我哪会这样?你...你这个人太可恶了!”女伴怒不可遏道。

居志强有些不能理解,但片刻后他突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至于林阳...

林阳也不是傻子,哪能不明白居志强的想法?

故而没聊几句,苏颜又生出了离开的意思。

毕竟林董那种天神般的面容,哪怕是他居志强都有些自惭形秽,又有哪个女人能够抗拒那样的人?

“是吗?”

这居志强是什么身份的人?无缘无故怎会找自己合作?想来想去还不是因为林神医!

这是怎么回事?

苏颜愕然。

“小姐,我说了,我没有绊你的脚,是你自己走路不小心,才把酒水撒在自己礼服身上,这不怪我!我为什么要赔你礼服?”林阳摇头。

“居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请你不要再打搅我们了,林阳,我们走。”苏颜沉道。

“哎呀!”

“苏小姐,您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何生气?”

见林阳也不反对,苏颜便重新落了座。

难不成这个女人是不想在人前展露出厌恶自己丈夫的样子,好保住自己的名声?

居志强一愣,连忙拦下苏颜。

但瞧女伴愤怒的瞪着林阳,气冲冲道:“你干什么绊我?”

林阳也一脸错愕。

居志强察觉到了苏颜神态上的变化,知道自己再不有所行动,怕是要白白错过了这次的机会,便朝旁边的女伴使了使眼色。

“那好。”

居志强冷笑一声,便开口道:“苏小姐,别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请坐下吧,给我个机会,咱们慢慢聊。”

林阳沉默了。

明明都躺在林神医的怀里,弄的天下人都知道了,还在这里装什么纯洁?

“你就是林阳吧。”

“我就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位先生没素质,这身边的人素质也不怎样嘛!”林阳摇头耸肩。

“那当然,敢骂我居志强,足以可见你这个人胆量不错,不过你肯定也不知道辱骂我的后果是什么。”他眯了眯眼,那脸上扬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这一刻苏颜总算是明白,为何自己的母亲这次破天荒的没有反对自己将林阳带到这个宴席来。

“这礼服是不能清洗的!完了!完了!”

“别生气阿萍,你跟这么一个废物呕什么气呢?”居志强轻笑一声,继而扭头看向林阳。

可没想到,苏颜居然还维护这个废物。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