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那她赔我多少?

上一章:第八百三十章 你算什么东西 下一章:第八百三十二章 你这礼服到底多少钱?

“这个钱,我会赔的,是多少我给多少,不过在此之前,这位常芳女士,你能不能跟这个女人说一说,她应该赔偿我妻子多少钱呢?”

“哇!”

四周的宾客纷纷劝说,一个个是苦口婆心,语重心长...

这可让那女伴跟居志强尤为的不爽。

如果说她先前没找到理由踹走林阳,现在不是有很好的理由了吗?

苏颜低垂着臻首,久久都没说话。

“是本月二十八号发售的限量款黑色夜宴礼服吧?”常芳双眼顿亮,立刻认出了这礼服的来头。

“我想没有谁比她更有说服力了。”

她似乎选择放弃了。

她六岁开始接触时装业,十一岁开始缝制属于自己的衣服,在服装界摸爬滚打几十年,出过时尚杂志,举办过个人时尚展,更被诸多国家的服装公司邀请成为时尚选秀节目的评委嘉宾,甚至登上过时代周刊,如果说她还不能鉴别出这两套礼服的价格,那恐怕这两套礼服就得靠缝制它的主人亲自来说明价格了。

女伴惊呼。

女伴自己都没想到,这款礼服居然涨值这么快,其实这压根不是她买的,只是别人赠送的,她也不懂这衣服目前的行价,便开了二十万的口,却没想到这衣服的价格远不至此。

这一言落,苏颜连退了两步,身子有些站不住。

毕竟她是生意人。

“离吧!”

苏颜矗立在原地,娇躯有些颤晃。

哪怕是那女伴也哼笑开了口:“苏颜,你如果肯乖乖跟这个废物离婚,那我就只找这个废物算账!这件事就跟你没干系!如果你不肯跟他离婚,那么我这衣服,就是你们两个人承担,他是不可能有钱的,那我就只能找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少人一听,大失所望。

若是被常芳鉴定了,那她必然沦为笑柄,届时将对她的生意产生极大的冲击。

他的目的可不是要让苏颜难堪,而是要逼走林阳!

“阿萍,瞧你这话说的,你这衣服是她老公林阳毁的,怎么能怪苏颜小姐?你应该找这个林阳赔偿。”居志强忙道。

“对啊,离婚吧!”

这个苏颜,怎的这般倔强?

“就是,你年轻有为,青春貌美,应该是跟林神医这样的不世英才一对,这个窝囊废,根本配不上你丈夫的身份!”

可事到如今,局面似乎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离婚吧!”

“可这个家伙是苏颜小姐的丈夫啊!她丈夫是个废物,废物能配得起我这衣服吗?我不找苏颜小姐,那该找谁?”女伴轻哼道。

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苏颜从没这样想过。

“那这么说,苏颜小姐要赔偿的价位怕是更高了?”有人忍不住道。

常芳靠近了几分,手指在服饰上轻轻摩挲了下,又仔细打量了下那女伴胸口被酒水打湿了的地方,接着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原来这套黑色夜宴不仅是袖口用了翠蜘蛛的丝线缝制,它的胸边也是糅杂了这种材质,故而使得这件衣服能在灯光下显得更为闪亮,但因为酒水打湿的缘故,这色调已经出现了变化,而且是不可修复的,这件衣服,只能轻轻擦拭清洁,根本不能洗,换句话说,这件衣服,算是毁了。”

“让我看看。”

“呵,苏小姐,先前我让你赔个二十万就了事了,结果你不肯,现在看来,这二十万都不够赔啊!”女伴讥笑道。

而且...还如此的明目张胆了。

现场也是一阵惊呼。

“我手上没有四十万的现钱,这样,你们给我点时间,我凑一凑,再给你们。”苏颜低声道。

但。

“不用,是我带他来这个宴会的,我就有责任!”苏颜咬着银牙道。

“常小姐也来了,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没错啊苏小姐,我看你还是跟这个废物离婚算了!你还年轻,可不能被这个家伙拖累了一辈子啊!”

到了这个节骨眼,她宁愿自己掏这二十万,息事宁人,也不愿意让这常芳鉴定了自己身上这件衣服的价格。

“哎呀,苏小姐,我说你还守着这个废物干什么呐?一个只会吃软饭的废物!什么本事都没有!哪配得上你?”

此言一出,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一些人已经有些生气了。

“常小姐。”女伴客气的笑了笑。

那女伴也不由一怔,旋而冲着苏颜冷笑一声,眼里尽是玩味。

“五十万?”

“可就目前来看,你这怕是至少要赔偿四十万往上呐。”那边的常芳面无表情的望着苏颜。

“常小姐,你好!”

“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这个废物根本不能保护你,你只有将他踹到一边,去投入林神医的怀里,才能拥有一切,才能得到一切!现在,你该做出你的选择了,如果你将林神医搬出来,这里没有谁会让你难堪,没有谁会让你不快,你,将成为这场宴会的主角!”居志强望着苏颜,嘴角扬起冷笑。

“是的。”女伴愈发骄傲。

“我会赔的...我会赔钱的...”苏颜有气无力的说着,但已经做出了决定。

这不是苏颜想看到的。

常芳的出现,让整个**的问题有了确切的解决方案。

苏颜则是小脸苍白,低垂着头,无比的羞赧。

宾客们露出笑颜,恭敬说道。

人群里也有些小沸腾。

“什么?”苏颜俏脸骇变。

“嗯。”常芳点点头,扫了眼这女伴的衣服,开口道:“你这是什么牌子的礼服?”

居志强一听,立刻对着苏颜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苏颜小姐,你也看到了,你这丈夫,就是个十足的窝囊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瞅瞅,今天又给你闯下了这样的祸事,我看呐,你也甭管他了,让他自己去处理这件事!如何?”

作为国内时尚服饰界的女王,常芳的眼光是最具权威的。

那女伴冷笑不已。

“不错不错!这款黑色夜宴算是西菲近几年来款式最好的礼服了,它全部用上等蚕丝纺织,全手工打造,袖边是用澳国翠蜘蛛吐的丝线缝制,西菲在二十八号只放了七十套这样的礼服,目前还未大量销售,也就是说目前全球只有七十套黑色夜宴礼服,这种礼服可不是有钱能买到的!你说它是二十万,其实只是购买的价格,实际上它目前的售价,能达到五十万。”常芳道。

难道这女人不喜欢林神医?

“西菲限量款!”女伴得意的笑道。

她捂着额头,人有些发晕。

但她万没料到,这些宾客...竟全是向着林神医,来向自己施压。

常芳也不客气,直接走上前。

但就在这时,旁边的林阳突然开了口。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