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拜师 第一更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震惊的安娜 第四更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一个惹过我的人 第二更

“你挽救了杰西副会长的生命,你是我们医疗协会永远的朋友!”

“诸位前辈这可使不得,你们是要折煞晚辈吗?”

但也有人冷哼出声,还是不服。

“林!请等一等!”

“恢复了!恢复了!”

林阳看了她一眼,见这个大洋马眼神认真,遂点了点头:“清除淤血,然后准备电击!”

“他这么年轻,按理来讲也就是个医学院的实习生,哪能治的好杰西先生?”

急诊室内响起一阵欣喜的声音。

安娜捂着小嘴。

这时,一个急呼声响起。

“祝福你!”

“消毒。”

齐老开始消毒工作。

“这人是谁?”

“可要是出了意外那该怎么办?”

安娜立刻与其他几名医生配合了起来。

“林先生,多谢你了!”郝局长几步过来,拉着林阳的手表示了感激。

杰西的身躯猛然一颤,似鲤鱼打挺一样,而后重重的倒下,可下一秒,林阳又来了一下...

“这就是神奇的中医吗?”

林阳脸色大变,急忙扶住了他们。

“闭嘴!”

安娜无比失望。

“好!”

人们呼吸一颤。

“意外?现在已经是天大的意外了,还能有什么意外比这个意外更意外吗?”胡勇瞪了眼那个发话的医生。

旁边的胡勇几人是一脸震惊。

门外的几名洋人激动的连连拍胸,大声赞美。

“原来如此...但这样的话,用电除颤对心脏进行点击,岂不是会造成杰西先生更多的血管破裂?”齐老愕道。

安娜满脸的不可思议,蓝宝石般的双眼遍布震惊。

“胡院长...”有人欲言又止。

安娜有些激动的说道,直接上来一把搂住了林阳。

十三根银晃晃扎在了杰西医生的胸口上,林阳再度抬手,在他的劲脖摁动着。

安娜才从林阳这神乎其技的手段中回过神,忙用流利的中文问:“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把伤口缝合起来。”林阳低声道。

淤血清的七七八八,齐老瞧见那伤口,老脸一变:“原来是血管破裂导致突发病症?”

“就是,连我们都拿杰西先生没辙,也就安娜医生能检查的出些病症,这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治的了?”

“安娜医生,有事吗?”林阳问。

林阳困惑的转身,却见一阵波涛十分汹涌的朝自己撞来。

“这可不是折煞,正所谓学无前后,达者为师,先生之医术要高出我们不知多少,莫看我们一把年纪,这医术造诣,远不如先生啊。”

这几个家伙可是医院里出了名的老顽固,能得到他们的承认,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啊。

直到这时...

却听胡勇愤怒的说道:“你们要是有本事,我会靠这个年轻人吗?你们要是有本事,你们怎么不进去?现在别人不怕担责任,进去做手术,那是冒了多大的风险?那是承担了多大的担子?你们倒好!就在这里说风凉话?你们看看你们说的还是人话吗?”

“太好了!”

其余人也无比紧张。

当下,只能放手一搏。

其实胡勇也不信林阳,但林阳都上手了,阻止已来不及。

“胡院长,齐老先生的确是德高望重,但他年纪大了,人也糊涂了,您可不能真的任他乱来,这可是会闯祸的。”

这个时候谁都不敢打扰,哪怕去关门都显得闹腾。

“这小子能行吗?”

“不行,得赶紧跟院长说一下,万一被胡勇拉到人民医院去,那可就糟了!”齐老心头嘀咕。

卫生局的郝局长领着一批人匆匆赶到,杰西出事后他第一时间处理现场,并尽快与国际医疗协会那边沟通,这才忙完赶来。

“林医生!银针来了!”齐老拿着个针袋急匆匆的跑来。

安娜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这个年轻人。

“半日后拔针,我会开个方子给杰西先生喝,这两日好好调养吧。”林阳淡淡说道。

人们皆是一颤,忙望过去。

郝局长瞧见里面的林阳,不由一愣。

还好安娜是知道东方人比较腼腆,早早的松了手。

他是倚老卖老,而且这样的瑰宝不留在中医院,齐老就觉得离谱。

她知道,这并不是她的功劳。

显然,他也很紧张。

几名年迈的中医走来,齐齐对着林阳鞠躬作揖。

“你创造了奇迹!帅气的家伙!”安娜冲着林阳眨了眨眼。

“先生,请受我们一拜!”

现代医疗仪器都无法对着这突变情况进行止血,可面前这人居然只用一根小小的手指头就办到了。

“我也是顾虑这个,所以考虑开胸进行心脏复苏,但却没想到不慎导致大出血!如果就这么直接进行电击,很有可能会加速病人的死亡!”安娜说着说着,便看着林阳。

林阳一手摁着杰西医生的胸口,一手翻动着他的眼皮与脉象。

急诊室的人不知情况,正要进去,但被胡勇拦住了。

但很可惜,林阳只在专注施针,仿佛就没听到他们的话。

但愿出现奇迹吧。

其他医生也是一脸震惊。。

胡勇看不下去了,咬牙低喝了一声。

“让他试试!”胡勇低喝。

却见一名医生望着仪器上的显示,激动的说道:“安娜小姐,杰西先生的心律趋于平稳!”

这是神灵的手段吗?

“而且先生临危受命,挽救了江城医疗界的颜面,阻止了一场国际舆论风波,岂能不算功高?我们一拜,先生当的起。”

顷刻间,一股奶香味儿扑鼻而来。

“谢谢你!”

林阳有些手足无措。

医生们争相抱怨着,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忧虑。

这一番话落地,不少医生羞愧的低下了头。

林阳摆手而笑,便要告辞离开,岂料各个医院的代表在得知林阳并不是医生后,一个个是拼了命的要将林阳往他们医院拉,但都被齐老给喝退了。

“是的,而且他的血管有数处地方是同时破裂的,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口子,但也足以要掉他的命,杰西先生的血压一直都不稳定,这几日在华国四处奔波,加上刚下飞机,心律不齐,又匆匆走动于各大医院,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唯一庆幸的是他的主动脉与动脉完好无损,如果是这些地方出现了破裂,怕是几秒钟内就会死去。”安娜心有余悸道。

外面的人专注而望,谁都不敢发出声音。

旁边的医生忙示意他不要出声。

林阳将除颤器放下,又补了几针,而后才松了气,擦拭着额头上的汗。

“嘘!”

伤口不大,而且安娜也学过,很快便处理完毕。

安娜与齐老皆想喊停的,但林阳已经放了下去。

噗通!

林阳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到底是什么原理?

其他医生也上前致谢。

林阳可没打算进医院,所以也没理会这些人,自个儿朝外走去打算回家。

胡勇的手心都是汗。

林阳立刻花了眼,回过神时才发现是那安娜医生跑了过来。

胡勇心中暗暗祈祷。

“这样治,怕是得加重病情啊。”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华国医生!”

林阳拿起电击除颤器开始工作。

“这万一真闹出什么事儿来,咱们可怎么办啊?”

“哦上帝保佑!”

外面的几名医疗协会的成员们也激动的对林阳致谢。

那人脖子一缩,不敢说话。

只看安娜满脸严肃的望着林阳,用着中文坚定道:“林!你能不能当我的老师,我想学中医!”

郝局长立刻闭起嘴。

郝局长一言不发,但额头上也有汗水出现。

似乎是想要让林阳说说他的想法。

有真心的,但也有心口不一的。

胡勇一众也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几名老中医严肃的说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