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撒泼打滚

上一章:第九百零一章 我不会孝敬你们的 下一章:第九百零三章 大股东

后面的苏颜也懵圈了,呆呆的看着林阳。

“那是以前,现在我不许!我告诉你苏颜,你要是跟林阳离婚了,我立马从这里跳下去!”张晴雨急了,一把冲到窗户口,急声大喊。

“妈,为何?你不是一直盼望着我跟林阳离婚吗?”

屋子里的氛围变得十分的凝肃而紧张。

然而。

张晴雨一愣,继而大吼大叫:“苏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谁的种?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呐你??还是说你被这个狗东西迷了心窍了?你到底站哪边?”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苏颜再也忍不住了,径直大喝一声。

大概1分钟后,她直接走进了屋子,将那银行卡塞进了张晴雨的手里。

林阳全程注意着这一切,没有吭声。

“你这个狗东西!!你算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张晴雨几乎是扯开了喉咙发出尖锐的喊声。

这回谁撵林阳走,她跟谁急!

苏颜没辙了,只能转身,朝林阳走来。

“这...妈,那是林阳的钱啊...”苏颜面露难色。

过了大概三四秒的功夫。

这回他没有丝毫的让步。

“吃你们的?住你们的?张晴雨,这几年来,虽然我没有外出工作,但家里的一切大小事情有哪一样不是我做的?你们请个佣人,包吃包住外可能还要付他钱!而我呢?除了吃住,你们家还给了我什么?”林阳盯着她冷道。

“妈,虽然你做的一些事情的确有些过分,但再怎样,你也是我妈,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苏颜摇头道。

她直接问林阳要钱是没戏了,事到如今,她打算通过苏颜这边来向林阳索要钱财。

“林阳的钱就不是你的钱啊?你们是夫妻!难不成你们还分割了财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你每到过年或过节就偷偷给林阳塞钱,让他去买衣服,现在他发达了,给你这个做老婆的一些钱,有什么不合适?”张晴雨哼道。

“这还差不多!”张晴雨哼道。

“你...”张晴雨语塞,但还是不甘心,浑身直哆嗦,眼里全是怨怒。

苏颜脸色骇变,赶忙冲到窗户边一把拽住张晴雨,忙道:“妈,我不离了,你别冲动,快下来!快下来!”

张晴雨凄厉嘶喊,整个人竟是朝林阳扑了过去,张牙舞爪要挠他。

苏颜无可奈何下,只能凑近几分,压低嗓音道:“妈,行了!我去跟林阳说说吧。”

“你放开我!我没有你这个不孝女!让我死了算了!让我去死!呜呜呜...”张晴雨疯狂的挣扎着,一心求死。

“女儿啊,看看你的好老公!看看他!他现在发达了!有钱了!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睁大眼睛看看!”张晴雨拿林阳没辙,立刻跑到苏颜的身旁,指责起来。

“他没错?那...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张晴雨愣了下问。

“你没钱,你老公有钱啊!”张晴雨使了使眼神。

“我如何说他?他也没错。”

出了门口,苏颜并没有说什么,甚至是连口都没开,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张银行卡。

张晴雨一听,立刻不挣扎了,只是抹着眼泪道:“小颜,你心里要还有我这个妈,你就得为妈考虑!妈把你养这么大也不容易!现在你们出息了,就不能让妈有点好日子过吗?”

“晴雨!你别乱来!”苏广赶忙拽住她。

这话一落,后头的林阳顿时愣了。

“啊!!!”

“小阳!你...你说这话太过分了!”苏广也气的不轻。

“天呐,我命怎么这么苦啊!嫁了个老公没有用,好不容易培养个女儿还不管我!我的命好苦啊!活着有什么意思!我直接去死了算了!呜呜呜...”

“还要我重复?行,我再说一遍,我这里的钱,你一毛都别想要!听明白了没?”林阳再是大喝。

林阳默默的望着她,似乎是在等待着她开口。

“妈,如果你真的觉得林阳是不可原谅的话,那我就跟他离婚吧!”苏颜道。

“白眼狼!白眼狼啊!要没有我们家,你这个废物早就饿死了!你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了,现在发达了!你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白眼狼!白眼狼啊!”张晴雨凄厉呼喊。

“岳母?自打我入赘苏家之后,这个人何时把我当做是她的女婿了?她每日不是羞辱我,就是剥削我,这样的人,也配当我的岳母?”林阳冷哼。

“那就好,总算我没白养你!快去,这小子很听你的话,给我好好说说他!”张晴雨哼哧了下道。

二人或许压根就没猜到林阳会说出这样的话。

林阳现在有钱了,她怎么可能同意苏颜离婚?

这时,张晴雨朝她伸出了手,开口道:“小颜,你妈准备到江城郊区买套房子,你拿钱来。”

“你...你...你说什么?”张晴雨气的浑身颤抖,满面涨红,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了,那双眼里喷涌着愤怒的火焰。

“够了!”

“行了,我知道了!”

“钱?什么钱?妈,我没钱啊。”苏颜微微一怔道。

“妈,这笔钱你先拿着!这是林阳给的四十万,你先去交首付吧!”

后面的苏广急忙抱住张晴雨,但也很是愤怒的瞪着他道:“小阳!你这是什么话?她是你岳母!你怎么能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讲话?”

“妈!你别冲动!”苏颜也急了,拉着张晴雨的胳膊。

这话落地,张晴雨跟苏广是如遭雷击,随后张晴雨尖叫一声,凄声呼喊:“不能离婚!绝对不能离婚!!”

张晴雨是涕泪纵横,直接起身,又要往窗户那爬。

“妈,你别让我难做。”

张晴雨的心思,她哪能不知?

苏颜叹了口气。

苏颜看了他一眼,拉着他的胳膊走出了门外。

“妈!实际上林阳说的没错,这几年,你对他实在太苛刻了,而且你无时不刻的想要逼他跟我离婚,现在林阳会这样对你,怪不得谁?”苏颜沉声道。

原来至始至终,苏颜都没打算去图林阳的那笔赔偿款...

张晴雨一听,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