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林家的宣战

上一章:第九百二十二章 你到底是谁! 下一章:第九百二十四章 争夺紫矿山

那眼神,仿佛是见到了死神一般...

“堂主,您的意思是...”

“不要!不要!”

“林子燕?她们没事吧?”林之恒忙问。

“之恒,你好好养伤吧,养完了伤,在自行去接受惩罚!”林中海淡道。

凄惨的叫喊响彻云霄。

“发生什么?”

人们立刻止住动作。

他在林家!

“这回我们林家的脸可算是丢的干干净净!”旁边林家人哼道。

“你根本不配做我们林家人!”

这时,林中海出了声。

极度的惊吓与害怕已经让她有些疯癫了。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洁白的病房上。

恐怕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抗拒林阳这样的人。

双臂打了石膏,身子更是被包成了粽子。

龚喜云带来的打手们纷纷将这些林家人往车上塞。

“连个半大的娃都对付不了吗?”

他以前负伤,曾在这里休养过一段时间!

他们惊恐的望着林阳。

这是林家第十二号病房!

声音荡去,林之恒一言不发,只是瞪大了双眼,怔怔的望着那身影。

“林神医,不要啊!”

“你醒了?”

原来进来的人,赫然是天龙堂的堂主林中海!

众人纷纷开腔指责。

“林神医,饶了我们吧!”

处于呆滞状态的林子燕逐渐回过了神,但整个人却是哆哆嗦嗦,面色苍白,癫狂嘶吼。

“放心,林子燕还没死,不过...她们的状况你比惨多了,林子燕的武功全废,四肢皆断,而且筋脉受损,以后就算能愈合,也练不了武了!这辈子只能做个废人了!”林中海沉道。

“林董,怎么了?”龚喜云困惑的问。

“什么?”林之恒愣住了。

“是!”

林之恒张了张嘴,没了声音。

“混账!!林之恒,你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一林家人大怒,直接骂道。

林之恒深吸了口气,没有说话。

林阳转身望着那边还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林之恒道:“恒叔!你既然想要带走这些人!我成全你!”

身上插着不少银针,还有几根管子。

“或许我们林家,得跟阳华正式开战了!”

林之恒的惨败,让林子燕等林家人是始料未及。

“把他们带上车,马上到江边,然后沉到江里去。”龚喜云手一挥,立刻呼喊。

“堂主,这位林神医的实力,着实是深不可测!我觉得...我们还是尽快化敌为友,不能再跟他斗下去了,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我们真的跟他撕破脸皮,对我们林家没有好处!”林之恒忙道。

林之恒一怔。

龚喜云突然极为的庆幸自己是在为林神医做事。

太夸张了!

“为林家好?我看你分明就是在为你的失败而狡辩!林之恒!你本就是个无能之辈,这次任务失败,害我林家颜面尽失,你还有脸在这里胡说八道!他林神医才是个多大的娃,他的实力又能强到哪去?我看分明就是你自己没本事,便在这里夸大吹嘘林神医!”那林家人哼道。

“堂主!”林之恒朝他看了眼。

“你是被谁打伤的?”林中海沉问。

但在此时,林阳突然挥了挥手:“都停下!”

剧烈的疼痛与过度消耗的气力让他大脑一阵昏沉,最终是双眼一黑,昏死过去。

“信息部的那帮杂碎给我们提供了错误的信息!他们根本就没有调查清楚林神医真正的实力!他们都是一群饭桶!”

“两天前你被送到林家,我们林家的大医立刻给你进行了医治,你双臂尽断,肋骨断裂,身负重伤,按照他的推断,你会在这个点苏醒!”林中海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床边,冷冷的盯着林之恒:“你可以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放开我!我不想死!”

“好了,都少说两句!”

门被推开,一群人走了进来。

“此外,此次**,我会上报长老阁,也会汇报给家主,阳华的事,不能松懈!既然他林神医做出了这样的事,那我们就必须要再给予反击!否则大会召开,我林家不得安宁!我林家...也无颜面立足...”

林之恒脸色难看,但没辩解。

且也心甘情愿。

林之恒还有些懵,倏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忙是询问:“我是怎么回来的??”

“除了你外,还有林子燕她们!!”

“哼,真是令人失望!”

“不要杀他们!我改变主意了。”林阳道。

“堂主?”

等林之恒再醒过来时,已经是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终归是撑不住了。

“是吗...他的实力,竟这般强悍,连你都不是对手?”林中海凝声道。

“林神医。”

“把他们的武功都废了,把四肢都打断吧。”林阳淡淡说道:“然后连着那边的林之恒,一同送回燕京林家!”

“哼,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旁边一林家人震怒:“你是被阳华的人送回来的!!”

林之恒双眼一黯,低头道:“是,堂主...”

龚喜云呼吸一紧,隐约间明白了林阳的意思,立刻点头:“林董,我马上去安排!”

他们何曾想过,天龙堂黑龙林之恒,居然在面对林神医时毫无还手之力!

尤其是在看到林阳走来时,这些林家人更是吓得站都站不直,全部是双腿发软,险些栽倒在地。

这是哪?

此刻的她脸上全是崇拜,看向林阳的眼神都尤为的热切。

林之恒心头困惑着。

本就有着天神一样的姿容,又有宛如神灵一样的武力,这样的人,本身就是神。

身后亦是一群四五十岁的人,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便知他们在林家的地位并不低。

“说的没错!林之恒!你也太没用了!”

“我只是为林家好!”

当他看清楚墙壁上挂着的个古色古香的壁钟时,立刻反应了过来。

“那...”

车内的林子燕一听,已经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害怕,整个人只能疯狂的战栗。

为首的是一名留着山羊胡须双鬓般白的男子,看起来约莫五十来岁,神情严肃。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