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他命要没了

上一章:第九百七十九章 宝贝 下一章:第九百八十一章 赛华佗

然而庙堂内部,却是横陈落座着不少人。

“哦,是,师姐...”少女嘟嚷了下,委屈巴巴的跑去倒茶。

这时,一个痛苦的叫声响起,打断了二人的思绪。

便瞧见一名大概四十来岁邋里邋遢的人挤进了人群,为那人检查起来。

周虎微愣,伸手接过。

但周虎死咬着牙,一言不发。

便看那破败的庙堂里闪烁着几个身影,一名穿着简朴的少年跑了出来,瞧见外头归来的长英等人,欣喜连天,冲着里面不断呼喊。

“啊!”

“那马上上止痛药啊!”有人道。

庙堂内立刻跑出来不少男女,迎接着长英等人。

不少人都对长英流露出了复杂的眼神。

“这可怎么办?”

这一喝,让陷入呆滞中的周虎浑身哆嗦了下。

赛华佗咧嘴说道。

却是见一名躺在地上的清河堂弟子突然翻滚起来,且捂着胸口不断嚎叫。

看这模样,仿佛很多人都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堂上供着个神像,林阳反复端详,也不知这是哪尊神。

“蒋蛇,我看你对其他师弟师妹的态度很是不错,对你这位长英师兄更是舍生忘死,为何对上这个叫彩虹的小丫头,你的态度却如此恶劣,怎么?她是得罪过你吗?”

“放肆!”

话落,便将药包里的药草取出,放在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接着吐出一团黏糊糊的绿色的东西,重新塞入药包,要朝那人的胸口敷去。

“什么?那...那去哪搞?”

旁边几人泪眼婆娑。

有赛华佗出手,多半不会有事。

他的脸色苍白至极,眼睛紧闭,满脸的痛苦。

“这可是您救命的药啊。”

现场不少人将目光朝叫声望去。

但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传来。

“跪下!”

好狂的名号。

“他好像伤势又发作了!得马上上药为他止痛,不然他会被活活疼死的!”赛华佗沉声说道。

“啊?这...这个...”蒋蛇有些慌乱,大概是没想到林阳会问这个问题,支吾了下,忙笑呵呵道:“不是...只是这个小丫头平日里太顽劣了,所以我对她会相对严格一些。”

“林大哥,您这边坐。”

“没错,快跪下道歉!”

大部分人都负了伤,他们席地而坐,或直接躺在地上,有的低声哀嚎,有的疼的不住的哆嗦。

“师兄回来了!”

一名男弟子情绪激动的冲了上来,双眼血红的瞪着这些人,大声吼道:“我大哥是为清河堂拼命,才落得这样的下场,现在他伤势严重,你们却连一点疗伤的药都给不了他,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大哥有个三长两短!我绝饶不了你们!”

若是初一看,完全不觉得这些人是东皇教的人,反倒更像是...丐帮弟子!

长英淡道,领着众人入了清河堂。

“师兄,你...你还要去执行任务!如果身上一点疗伤的药都没有,万一出现什么状况,那该怎么办?”

“你们都放开他吧!周虎说的没错,周龙为我们清河堂拼命,现在重伤,我们却是连医治他的能力都没有,这是我们清河堂对不起他,是我这个大师兄没用!”长英低声沙哑道。

蒋蛇挤出笑容招呼着林阳,旋而又冲那个少女彩虹喝道:“小贱人,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给林大哥倒茶?”

却是见长英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干瘪的袋子,朝周虎丢去。

一声惊呼打断了林阳的思绪。

“我没止痛药啊。”

“可换到了药物?”

“长英师兄!收获如何?”

“都让开都让开,赛华佗来了!”

“周虎!你怎么说话的?”

几名弟子满是期待的望着长英问道。

四周人松了口气。

“你要真用这活血草为他止痛,那这痛虽然是止了,但他的命也就没了!”

旁边的人急了,纷纷说道。

这时,一个呼喊声响起。

“其实这种伤势,用活血草也能止痛的,你们也不要太紧张了。”

“现在这药不就是用来救命吗?周虎,你还不快点去!”

众人也都围来。

“这是我身上最后一点疗伤的药了,你拿去给周龙用吧,但愿能有些效果。”长英道。

林阳有些困惑。

“什么?没收获?”

“进去吧。”

“对啊,你怎么着身上也得放些药防身啊。”

“师妹,你带林大哥去那边坐坐吧,我去见师父。”长英开口道,便领着众人朝内堂走去。

倒没曾想这个长英有如此的胸襟与气度。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这样的口气跟师兄师姐说话?快跪下向师兄师姐道歉!”

“有!有!!”

庙堂内依然破败。

他深深的看了眼长英,最终还是拿着那干瘪的袋子,转身跑进了清河堂。

但显然是不相信蒋蛇这话。

众人抓耳挠腮,焦急万分。

“发生了点意外,我们今天...没什么收获。”蒋蛇无奈说道。

赛华佗?

但长英却再是摇头。

“师兄...”

“这也不意外,听说近段时间不少堂口的人都出去‘打猎’了。”

周遭的人瞪着那周虎,义愤填膺的骂道。

“原来如此。”

蒋蛇也是焦急不已。

蒋蛇连忙点头,取出一个药包来,递给赛华佗。

“好了,大家都消停下。”长英呼喊了一句。

“其实不用止痛药也是能止痛的,蒋蛇,你身上有没有活血草?”赛华佗笑呵呵道。

“师叔,李南师弟没事吧?”蒋蛇沉声询问。

四周这才慢慢安静了下来。

一些人嘟嚷道。

然而长英却是神色一黯,叹了口气。

林阳颇为意外。

蒋蛇一怔,急忙跑了过去。

“咱们堂内的止痛药都用完了!”

林阳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蒋蛇师姐!我大哥现在伤势很严重!你们抢不到东西,换不到药物,我大哥怕是撑不过今天了!!你们怎么能没有收获呢?”

林阳忍不住看去。

这个彩虹,或许有点故事。

咳嗽声、呻吟声,充斥厅堂。

“我身上一点药都没有,教里面给的早就用完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