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只能先解决你们

上一章:第九百九十四章 我们林师兄不会放过你的 下一章:第九百九十六章 魔刀?

这时,那名穿着蓝袍的人取出一个火折子,又从怀里掏出一块手表,看着时间。

西门刀果然点了点头:“有点意思!我先前听说古灵堂打算吞并清河堂,郑洛那个老棺材一直不肯,现在看来,清河堂还是被古灵堂拿下了!连令牌都交到了你的手中!这位师弟,你在古灵堂的地位不低嘛。”

郑丹呼吸一紧,压低了嗓音说道。

一个巨大的龙图像出现在了苍穹上。

但西门刀不管这些,他扫了眼林阳,淡淡一笑:“小子,你是他们的师兄吗?那待会儿是不是得你先跟我们过招?”

“师姐,我...我又怎么了?”那男子满脸的委屈。

人们呼吸一紧,忙是朝那人望去。

他也没那么多精力去搭理这些小丑。

他们全部拔出刀刃,对准了林阳这边。

这边的狂刀堂人粗暴的将挤在入口处的人全部推开。

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这些人。

那是一口刀身泛着红光的刀,极为的诡异,在抽出的刹那,一股血腥味儿弥漫着四周。

林阳眉头再是紧锁。

他的步伐很庄重,神情很认真,直视着前方,双手捧着罐子,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入口前。

众人呼喊着,发了疯般的朝里面冲。

“师姐,您这招用的好啊!”

那是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男子。

狂刀堂的人皆面面相觑,困惑的紧。

“我是清河堂的人!”林阳掏出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

世人呼吸顿紧。

但他刚刚冲进去,便被数道身影拦了下来。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天空中也出现了大量霍光。

呼声一落,面前巨石突然莫名垮塌,随后一条通往山腹地的路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随后,小心翼翼的将罐子放下。

郑丹则是嘴角上扬,露出诡异笑容。

但他话刚说完,郑丹直接是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他脑袋上。

“没见过!”

西门刀淡笑走来,并将腰间的刀缓缓抽出。

却是见那蓝袍人突然将手表收起,直接用火折点燃了引线。

不过林阳并未在意。

古灵堂跟狂刀堂的人也一并冲了进去。

林阳耳力非凡,郑丹虽然压低了嗓音,但她的话还是被林阳听了个一清二楚。

旁边的人竖起了大拇指。

略显沸腾的现场立刻安静了无数。

“我想劝你冷静,但你说过,东皇教的人靠嘴是说不动任何人的,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先把你们解决掉好了!”

却是见郑丹带着古灵堂的人逃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眺望着这边。

“这个姓林的,实力也不错,若是西门刀对上了他,那咱们就高枕无忧了!到时候我们要撤,狂刀堂的人根本没时间对咱怎样!哈哈,咱们可算是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了!”另一侧一名男子笑哈哈道。

林阳深吸了口气。

周遭的人呼吸顿紧,一个个神经都绷起来了。

罐子口炸开,一道火光冲上云霄,升入高空炸开。

这时,一个身影朝入口这边走来。

“马上去找戒指!”

林阳点了点头,没再吭声。

“师姐说的对啊!”

毕竟古灵堂的大部分人都靠的林阳比较近,不知道的人,的确会把林阳认成是他们一伙的。

“冲啊!”

“白痴!如果狂刀堂的人跟这个姓林的家伙斗起来,咱们还逃什么逃?坐收渔翁不是更好吗?”郑丹瞪了那人一眼,冷哼道:“狂刀堂跟这个姓林的都是咱们的对头,如果这个时候能够一起解决,那才叫解决了大麻烦!师父那边,咱们也能有交代了!”

“去拿戒指,快!”

嗤嗤嗤...

他不喜欢被人利用!

郑丹是郑洛的女儿,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狂刀堂的人不可能不清楚。

“东皇教的人,从不用嘴解决恩怨!”

片刻后。

因而郑丹的这番话,是站得住脚的。

而这些人,至始至终也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古灵堂的人也不敢上前。

郑丹见状,忙是走了上去,一把揽住林阳的胳膊,嗔怪道:“哎呀师兄!我把我爹的令牌给你,是要你在关键时刻冒充清河堂的人,杀他个出其不意!你何必用在这些阿猫阿狗的身上?这些狂刀堂的人都只是些废物!你一只手就能解决他们了!”

郑丹一句话,直接让林阳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众人齐刷刷的看着他。

“你被人当枪使了。”

众人立刻朝入口聚集过去。

“猪脑子!”郑丹骂道。

“要开始了!”

“滚开!都给我滚开!”

只要双方打个两败俱伤,她便会立刻带人冲出来收拾残局,把这些人统统解决。

林阳眉头紧锁。

林阳摇了摇头,也迈开步子朝西门刀走去。

那人双眼顿亮,连连说道。

“古灵堂何时冒出了这么一个人?”

引线开始燃烧。

毕竟在这东皇大会上,杀人...可是不犯法的!

“林师兄?这人是谁?”

尤其还是被自己的敌人利用!

旁边的人也笑开了,纷纷冲着郑丹暗暗竖起大拇指。

大量狮、虎、豹、鹰等兽物图像出现。

“现在我宣布,东皇大会,现在正式开启!诸弟子请速速入内,找寻东皇神戒!”

西门刀微笑道。

这个郑丹,着实狡猾,她知道狂刀堂的没人认识林阳,便把林阳推出来挡枪。

林阳步法一点,如同闪电,朝里面窜。

几乎所有入口处的人全部在这个时候发出讯号。

男子戴着面罩,看不清脸,哪怕是头发都被包裹了起来,只露着一双眼睛。手里捧着一个精致而奇妙的罐子。

“看样子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林阳将令牌收起,面无表情道。

“没人使的动我!”西门刀单手握刀朝这走来。

管子上有一根引线。

好生可怕。

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尤为的奇特。

“这位林师弟,急什么?先把恩怨了了,再去找戒指不也来得及吗?”

砰!

啾!啾!啾!啾...

是狂刀堂的人。

“跟师父他们汇合!”

蓝袍人开了口。

林阳眉头皱起。

众人敢怒不敢言。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