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你确定?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让他们等我!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章 谁让你们走的?

的确,大会并不是谁都能参加的,譬如秦柏松,他也听过大会,他也想参加,但他先前只是个孤家寡人,连大会的门都摸不到,更不要说参加大会了,现在是跟了林阳,可林阳也没有参加大会的权利啊。

秦柏松脸色有些难看。

“主,你没事吧?”司机忙上前轻轻拍动着中年男子的背部,然而还是不见好转,当即大急,冲着秦柏松吼道:

然而此刻的林阳神情却无比的冷峻,眉宇之间仿佛都要凝结出寒霜来。

桌旁还坐着一人,是一个中年人,此刻的他正不断的咳嗽着,脸色十分苍白,背后是一排穿着西装的男子,那名鼻青脸肿的司机也在。

众人纷纷望去,也包括那名中年男子。

但见林阳侧首,冷冷的盯着那司机,面无表情道:“带着诚意?你的人在我玄医派学院内肆意殴打病患,在我这闹事,就是有诚意?司马长心,你所谓的诚意,就是这个意思?”

不得不说,露出真颜的林阳有着一副连男人都嫉妒的面孔。

沉闷的响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随后一名貌如天神般的男子走了进来。

“林神医,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我想你应该是听过大会吧?大会不是谁都能随便参加的,如果你愿意把我治愈好,我们家族愿意带阳华集团以及你的玄医派用司马世家的名义参加大会,你看如何?”司马长心不紧不慢道。

这个人背后的能量虽然也是十分强大,可与林家掰一掰手腕,但他背后的能量是不可能与林家整面冲突的,当下敢说这样的话,也不过是因为林家现在惹上了天大的麻烦,若是平常,他还是会注意一些。

“林家的医术虽然也算卓绝,但他们目前还没有完全研究出治愈这后遗症的方子,能把我医成这样,已经是竭尽了他们所能,听说他们还切了一丁点玄王参的须给我熬药,否则,我也不可能坐在这里。”司马长心说道。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吗?

可是...这些跟林阳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

砰!

林阳是相信司马长心所说的话,毕竟林家要是不治好司马长心,那势必会引来司马世家的报复,要知道,司马长心可是司马世家当下家主的亲弟弟啊。

但这些人显然是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秦老爷子,没想到你没留在燕京,反而是待在这个地方,看样子这林神医开设的学院,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处,我这次算是没有白来了。”中年男子接过司机泡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慢悠悠的说道。

当下一个机会摆在面前,秦柏松如何不想抓住,所以秦柏松才赶紧致电给林阳,让他速速来会议室招待贵客。

“林神医,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柏松放下手机,老脸泛起阵阵莫名。

不过他也不好去问,只能坐在会议室内焦躁不安的等待着。

人们的眼前纷纷一亮。

秦柏松呼吸一颤。

但司马长心却是制止了,他,而是将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眯着眼看着林阳,微笑道:“林神医,你...确定?”

“来的路上?都这么久了还没过来,你们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们,要是我们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们好看!”司机再喝。

难怪秦柏松会对司马长心如此客气。

而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人粗暴的推了开来。

林阳没吭声。

那司机顿时恼了,直着林阳便要大骂。

正在喝茶的司马长心手不由一僵,人抬起头,皱着眉看着林阳。

也难怪司马长心的司机都敢对秦柏松指手画脚!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林神医吗?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林神医真是有天人之相啊!”那中年男子撇了眼林阳,连连点头说道,但却是连站都没有站起来,仿佛他不是客人,而是主人。

“意思很简单,我不会医你们!”

“我凭什么要给你医治?”

他是明显的看到林阳脸上的那股阴冷。

秦柏松察觉到事情不对,立刻起身,挤出笑容道:“老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于燕京司马家的司马长心先生,老师应该听过司马世家吧?这次司马长心先生因为服用了林家生产的复方养心丸,中了后遗症,本也要成为植物人,但在林家的医治下恢复了不少,司马长心先生得知我们玄医派有灵丹妙药,就从燕京赶了过来,想要向老师求医,希望老师将他彻底治愈。”

但...那人却没有吭声,完全是没有阻扰或斥责司机的意思。

虽然林阳没说什么,但他还是从林阳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不满。

秦柏松的眉头当即拧到了一块儿...

其实秦柏松是看得清局势。

秦柏松心里头不由一紧。

“喂,老头,林神医怎么还没到?”

林阳面无表情的盯着司马长心道。

老师怎么了?

林阳冷冷说道。

这是林家跟司马世家的事,关他林阳什么事?

“老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秦柏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连忙说道。

“咳咳咳,咳咳咳咳...”

“燕京司马世家?”林阳淡淡说道:“既然你们都向林家求医了,为何不让林家彻底治好你们?”

大会的资格?

“能让秦老爷子喊一声老师,林神医的实力我不会去质疑,不过这次也算是林家害了我,虽然林家及时出手,倒不至于让我成为植物人,但这笔账,我已经记下了,来日还是得找林家清一清!”那人再是说道,言语之间,仿佛是不在乎燕京那个庞大的林家。

这话一出,会议室的氛围立刻凝固了不少。

秦柏松心里头是一百个问号,一股不祥的预感浮现了出来。

这话落下,可以说是分量十足。

似乎...他是默认了司机的话。

可是...他显然是没听过之前在大门处发生的事情。

“如果是老师亲自出手,一定能够治好你的病。”秦柏松挤出笑容道。

这时,中年男子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