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谁让你们走的?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九章 你确定?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一章 有没有资格

“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秦柏松也忍不住了,连忙凑过来急劝。

“秦老爷子,你也别怪我,我已经警告过林神医了,但他不停!”司马长心冷哼道:“他再靠近,就给我打碎他的膝盖!”

一名黑衣人喝开。

“是!”

司马长心的语气已经很明显了。

司马长心拍了拍手,笑呵呵道:“林神医,前往大会的机会,我已经摆在你面前了,可你不要,那可真是遗憾,要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进入到大会现场而不能,哪怕是进去看一看,开开眼界那也是奢望,可你...却是把这个机会拱手让出,真是叫人失望啊!看样子你不是个聪明人。”

他们都是从司马世家走出来的人,一个个是心高气傲,自然是看不惯林阳如此嚣张的态度。

显然,众人都默认为林阳是妥协了。

哗啦啦啦...

“恐怕不够!”林阳几乎毫不犹豫的说。

“林神医,你说什么?”他冷冽低喝。

“既然林神医不愿意给我医治,那在下只好告辞了,只不过林神医,有些决定你真的应该考虑好后果再去做,如果只是一味的冲动或气愤而做下了某些决定,可能...会让你后悔终生!”司马长心一副如长辈教导晚辈的口吻对着林阳道,话音落下后,便转过身,打算离开会议室。

但他的劝说不仅没用,反而迎来了林阳冷冽的目光。

可他的话仿佛林阳没听见一样。

“臭狗,你就等着我们司马世家的报复吧,到时候一定会叫你跪在我家主子面前磕头求饶的!”司机愤怒的瞪着林阳,冷冷说道。

随后一大群人冲了进来。

“老师,这...”

黑衣人们喝喊道,一个个盯着林阳的步伐,便要扣动扳机。

黝黑的枪口尤为的可怖...

“凭我司马世家四个大字够不够?”司马长心淡问。

林神医若是拒绝了他的请求,恐怕得罪的也将会是整个司马世家,整个国内,相信没有几个人愿意招惹这样的庞然大物。

“司马先生,你这是...”秦柏松忙开口。

旁边的司机赶忙搀扶着他。

司马长心笑容顿时消失。

黑衣人们纷纷从怀里掏出手枪,对准了这边的林阳。

司马长心也觉得,但凡是个聪明人,应该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你算什么东西?”

“那林神医是什么意思?”他眯着眼问。

但,林阳没有回答司马长心的话,而是迈开步子朝司马长心这边走来。

“司马先生,你干什么?你...你敢伤害老师,我不会放过你的!”秦柏松也急了,立刻拦在林阳的面前,他现在是头皮发麻,本来是一件好事,哪知道事情闹成了这种程度...

秦柏松脖子一缩,顿时不敢吭声了。

这虽然是在询问,但已经有几分警告的意思。

“谁敢在玄医派乱来?”怒吼声起。

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推了开来。

但看林阳直视着司马长心的双眼,面无表情的问:“你们利诱都不成,威逼?你们凭什么?”

简单的两个字冒出。

“我当然确定?”林阳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无视了司马长心的警告。

“站住!”

只可惜,他今天注定要失望了。

“林神医,你要干什么?立刻给我停下!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司马长心也沉喝了一声。

最终,司马长心懒得再废话,直接一挥手。

却见林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过了身,盯着这边的司马长心等人,那双眼里的森冷不知何等的明显。

这一句话坠地,会议室的空气几乎要凝结成霜,这里的温度都下降了无数。

他哪曾想过事情会发生成这个样子。

“站住!”

但林阳却是头也不回,看都不看司马长心等人一眼,只默默道:“我什么时候说了要给你治疗了?”

秦柏松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阳。

“利诱?这词用的好?那么林神医,我连利诱都用了,那你觉的,我该不该用下威逼呢?”司马长心再度问道,眼里已流露着一记森冷与寒意。

但是...就在司马长心等人要离开会议室之际,林阳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秦柏松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可当下也是束手无策。

可是...林阳又岂会在乎他?

然而就在下一秒....

那些黑衣人见状,纷纷冲了过来,拦在了司马长心的面前。

可饶是他的声音也完全无法阻止林阳的步伐。

司马长心也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

司马长心立刻止住了步伐,他面带微笑的看着林阳,笑着说道:“我就说林神医是个识趣的人嘛,你能有如此成就,怎可能是个莽撞的愣头青?林神医,咱们快开始吧,我希望你能尽快医治我。”

秦柏松一看,进来的人居然是龙手...

司马长心背后的那些黑衣人也忍不住大骂起来。

“太嚣张了!”

这该如何是好?

“信不信老子今天让你走不出这个门?”

司马长心完全可以代表司马世家。

秦柏松大急,想要去留司马长心,又觉得不合适,人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所有人为之一震。

这话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我只是想说,谁...让你们走的?”

“有意思,很有意思!”

大会的资格没拿到手,反倒是把司马世家个得罪了!

林阳不语。

“哼,还算这杂种识相!”司机也冷哼出声。

“我已经有前往大会的方法了,你们就不用拿这个来利诱我了!”林阳冷冷说道。

不过司马长心倒是一副完全不生气的样子,只听他哈哈大笑了几声,继而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林神医到底是林神医!果然是异于常人!佩服!”

哐当!

“你说什么?狗东西,你再说一句!”司机勃然大怒,直接指着林阳叫骂。

司马长心捂着嘴咳嗽了两下,旋而便要起身。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