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柳如诗出事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三章 可如果你们输了呢?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不说,我杀上去

不过也是。

“你有什么事吗?”林阳问。

这个时候突然谈到柳如诗...这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显然是没有过这样的考虑。

“谁有?”林阳猛地起身严肃而问。

夏安脸色又是一变,继而凝道:“林神医是担心我们奇药房到时候出尔反尔吗?这点您放心,我们房主会请来德高望重的医道前辈作为见证,你要是还有顾虑,我们可以当场签订血书!”

“记得,她怎么了?”林阳眉头轻皱。

林阳愣了下,脑海里立刻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在崇宗教找霍氏武馆麻烦的那个风烈大师啊?”

“好,七天后,我登门拜访。”林阳点了点头。

“我要你们去请华国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作证,我要你告示整个国内,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决斗,并知晓这场决斗的赌注!”林阳再度开口。

“这...学生没有,学生很少跟其他省份的医道大家联系。”

疯了吧这是?

却是听风烈大师道:“我在昨天收到消息,说她是为了你,打算去应家了!”

“应家?应破浪那边?”林阳呼吸发紧。

电话还在通话当中,林阳立刻抓来,低声问了一句:“谁?”

那种眸子,无论是谁,怕是看一眼都无法忘掉。

南派、北派与之相比,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更不要说刚刚发展起步的玄医派。

林阳闻声,思绪了下点点头道:“你说的对,凡事都得稳扎稳打,现在就去触碰那些古老的势族,还是太操之过急了。”

“风烈大师?”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赌上整个奇药房的未来啊!

夏安微微鞠躬,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出什么事了?”林阳抬起头问。

或许夏安也没有料想到,这位林神医居然玩的这么大。

“我不清楚,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刚接到的,总之林神医,您若是有能力,就帮帮柳如诗小姐吧,柳如诗小姐那边的情况可能是比较糟糕...您若是再晚一些,可就来不及了!”风烈大师说道,便挂断了电话。

熊长白拿出电话,递给林阳。

“林神医,您不记得我了?我是风烈大师啊!”

“是....”

“老师,您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熊长白小心的问。

“老师,出事了!”熊长白低声沉道。

“早做准备吧。”林阳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是为了我?”林阳赶紧再问。

“是的。”

他本是想要开口,可看到桌子上的挑战书时,老脸顿白,忙拿起来一看。

电话那边是一个略显急促的声音。

“老师,我觉得还是慎重比较好,虽然当下我们玄医派风头正盛,各个层面的人对我们的评价都很高,但我们的底子在这,古派跟隐派可都是积累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底蕴,哪怕得了奇药房,也不足以跟他们掰手腕啊!”秦柏松小心的说道。

“老师,这...”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阳。

“你是?”

“你可有淮天省药王的电话?”林阳猛地扭头询问熊长白。

“柏松,你说我们玄医派要是有了奇药房,可否与古派及隐派抗衡?”林阳淡问。

那毕竟是荷灵花啊!

“七天后,奇药房内,我家房主恭候林神医!”夏安认真道。

林阳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前头。

“可以。”林阳点头。

夏安立刻跑到一旁,拨通了奇药房主的电话。

那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

“林神医可算是记起我了。”风烈大师欲哭无泪。他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但对于林神医这样通天彻地的存在,他依然是个小人物。

那赫然是熊长白!

当真是一个本该是天上的仙子啊...

那可是华国中医界的两个超级力量啊。

夏安心里头不由的一阵发慌。

倒不是因为她的美,而是她的眼神,太灵秀太纯真了。

他的声音很低,神情也很凝重。

秦柏松闻声,嘴巴瞬间长的巨大。

秦柏松愕然。

“答应了?”林阳稍稍抬头。

然而就在这时,又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

与古派隐派抗衡?

“老师,古派跟隐派目前没有跟咱们接触,我们也是进水不犯河水,您为何会想着跟他们掰手腕?”秦柏松再度询问。

该是多么珍贵,哪怕是奇药房,也是指望着拿这荷灵花来培育下一代房主。

“是林神医吗?”

他看着桌子上的挑战书与林阳那张淡漠的脸,暗暗吞了口唾沫,低声道:“林神医,那个...能否让我给房主打个电话?”

“柏松,你考虑的事情还是不够全面。”林阳摇摇头道:“正所谓枪打出头鸟,玄医派以后肯定要起势,从我对南派的了解来看,南派之所以能跟北派、古派、隐派并列华国中医四大体系,这不过是历史原因,但它的实力与后面两个派系相差巨大,这并非是因为南派不思进取,或者说他们的能力不足,而是因为有人打压,我怀疑这应该是隐派或古派所谓,也就是说以后我们玄医派壮大了,他们必然会对我们出手,因此如果我们不想沦落到如南派那般只局限于世俗,那么我们迟早是要跟他们对上,所以我想提前做好准备!”

风烈大师犹豫了下,低声道:“林神医,您可还记得当初在崇宗教相助您的柳如诗小姐?”

这个柳如诗他印象太深了。

可是...拿房主的位置来赌这荷灵花...

“赶紧给我把他叫来!”

大概一分钟后,他折返了回来,盯着挑战书一阵子,便深吸了口气,将那封挑战书重新推到了林阳的面前。

秦柏松对林阳从来都是深信不疑,自己的老师这般说,他肯定会支持,神情便是立刻严肃了起来,认真的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办公室。

片刻后,秦柏松满脸忧虑的走了进来。

熊长白吓了一跳,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但还是忙道:“可能...可能秦柏松有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