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我太天真了!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七章 和平?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九章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少爷,您进去吧,这里我们来处理就行。”保镖道。

山庄大门被拉开,几辆黑色轿车直接从里头开了出来,在距离山庄五百米的大路上横下,拦截着擅自闯入山庄的人。

“我没有任何人的电话?”林阳再道。

林阳站了起来,面无表情道:“这是应家欢迎我的方式,我已经明白了,我突然发现我有些幼稚,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别人去做?我太幼稚了,太天真了,是我害了你侄子...”

望着年轻人那扭曲的四肢,龙手呢喃着,突然怪叫一声,扑了过去。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男子冷道,便朝路上走去...

“有帖子吗?”

一番施针之后,年轻人的面色明显有了好转,但呼吸还是十分的微弱。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好好的人,几个小时后就成这副模样了...

林阳沉默了。

保安急忙摘下腰间的对讲机,冲着里面大喊:“有人闯入山庄了!有人闯入山庄了!”

“是找应家的哪位?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吗?”

“他才这么年轻,究竟是谁把这孩子打成这样了?”

毕竟应家可是古武世家啊...

地上躺着一名浑身是血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的手脚皆断,鼻青脸肿,皮开肉绽,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简直是不成人样。

两人微愕,看到林阳当下的神情,哪还敢犹豫,连忙道:“是,林先生。”

人群让开,车子重新朝玄平山内开去。

“不用,我也去看看,我倒要瞧瞧是谁这么不知死活!”

“太好了,这孩子有救了。”

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旁边的人吓了一大跳,纷纷看着龙手。

林阳只身一人去应家,只怕多半是凶多吉少。

“你不必担心,他身上的伤都能治好,就是治疗周期比较长,马上把他送到玄医派去吧,让秦柏松给他治,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林阳收起银针,淡淡开口。

“这是谁干的啊?”

保安眉头一皱,暗哼了一声道:“如果是这样,那就请你们离开吧,没有得到老板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路障直接被撞飞,车子飞驰而去,窜向应龙山庄。

这边分作了两条路,一条是绕山路,沿着山路走会直接离开玄平山,而另外一条路是通往应龙山庄的,不过却是设了路障。

“老师,这件事情...还是忍一忍吧。”

“走吧。”

“龙手,你跟我去应龙山庄吧。”

“他该不会是碰到抢劫的吧?”

“这就是...你侄子吧?”林阳低声问道。

“诶!你们干什么?停下!快停下!”

龙手艰难的扭过头,才发现林阳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旁。

“老师...”龙手嗫嚅了下唇,沙哑的开了腔。

“冲。”林阳再重复了一个字。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议论不已。

保安瞅了眼车内,开口问道。

虽然他的侄子差点被应家的人害死,他心里也有滔天怒火,但是应家在明知道这人是林阳派来的情况下还敢对他大打出手,足以可见应家是有备而来。

龙手呼吸顿凝。

“太残忍了!”

“咦?他似乎是个中医。”

“拜访应家。”林阳淡淡吐出四个字。

大概过了十余分钟,车子开到了玄平山的腹地。

林阳扭过头,对着那两名跟班道:“你们马上安排他去玄医派,记住,用最好的药材给他疗伤,这件事情由秦柏松负责,告诉他,如果他医不好这个人,就让他滚出玄医派,明白吗?”

一保镖说道。

龙手还想劝说什么,见林阳态度坚定,便只能叹上口气,跟上了车。

龙手忙喊了一声,略显犹豫的说道。

“什么?”

“五少爷,有人闯山了。”

“已经叫了救护车了,就是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撑到救护车来。”

但却没有任何作用,汽车直接扬长而去。

那男子眉头一皱:“谁这么大胆?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林阳没有说话,接过龙手的银针,开始为这年轻人施针。

周围的人也显得有些激动。

“谢...谢谢老师...”龙手张了张嘴,沙哑道。

死...

“快,快打120,我看这孩子快不行了。”

“多谢老师了。”

却见龙手一下子跪坐在了这年轻人的旁边,颤抖的从腰间取出针袋,摊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药给这年轻人施针。

林阳淡淡说了一句,便直接坐上了车。

林阳不语,直接把车窗摇下,便对司机念道:“直接冲过去。”

龙手双眼浑浊,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不是跟你说客气话,如果我们再晚来十分钟,可能你的侄子就已经死了。”林阳沉道。

“诶,你干什么?”

可是...几针扎了下去,年轻人的状况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是呼吸愈发急促,脸也变得铁青起来,那肿着的眼睛瞪的巨大,看着龙手,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

“没有。”

“谢?不,你不该谢我,反倒是我欠了你的。”林阳脸色突然变得冰冷,眼里也尽是戾气。

保安急追了过去。

但在龙手要施针时,旁边一只手突然扣住了他的手腕。

“老师千万不要这么说...”

车子开到那路障前,立刻有一名保安走了过来。

这个消息一出,山庄的安保力量瞬间沸腾了。

“干什么的?”

哐当!

“啊?林先生,这...”司机傻眼了。

龙手颇为激动,连忙起身对林阳鞠躬。

他望了眼年轻人那凄惨的模样,片刻后,低声道:“你心境已乱,这几针你都没有扎对,还是让我来吧。”

“阿力!都是叔叔不好!都是叔叔不好,叔叔不该让你去的,不该让去你的!”

“老师...”龙手怔怔的看着他。

司机有些犹豫,但还是按照林阳说的去做,直接一脚油门,车子猛地朝前窜去。

“出什么事了?”

“阿力...阿力...”

龙手双眼空洞,手是颤颤巍巍的还想施针。

一名应家的人从山庄内走了出来,看着山庄内的保镖如此的兴师动众,遂忍不住问。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