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我不信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九章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还要我重复一遍?

这里可是玄平市!

林阳好歹也是玄医派及阳华集团的一把手,身份地位摆在这,你应家人居然连家主都不出面,随便叫个人来见林阳,这也太敷衍了吧?

可是不到最后一刻,他还是希望能够通过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一切。

“可你们...并不算是我们的客人。”应平竹摇头。

小事?

应破浪倒是不急,但那双眼却一直是盯着林阳。

龙手眉头暗皱。

即便应家惩治了崇宗教,崇宗教的起素也来应家谢罪,但应破浪还是不解恨。

中年男子脸色发沉,留着络腮胡,平头,一身中山装,本是要喝茶的,可看到走进来的林阳与龙手,便是气的将茶杯狠狠的杵在了茶桌上,冷哼一声,没再看林阳了。

更何况...这位林神医还是只带了个龙手来。

其实他已经感受到了应家人的态度。

显然,他对应家即便有些了解,但也不深。

“龙手,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不要逼我,否则我连你一块收拾!”

左右皆有人坐,男女老少都有。

“龙手,这件事情本是跟你没关系的,如果你现在愿意跟这个林神医断绝关系,我应家不动你,但这个人,我必须要废了他!”应熊低吼道。

龙手忙接过话笑道:“正是家师!”

“熊弟,你先稍安勿躁吧!”应平竹的终于出声了。

应家已经在制定对付林神医的计划,只是这计划还未开始实施,林神医就自动送上了门...

“我不信。”林阳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态度也甚是傲慢了。

“这位就是林神医吧?”应平竹淡淡看了眼林阳道。

“那么林神医打算怎么清账?我儿子自从被你重伤之后,虽说治愈了,保住了命,但他的手脚皆出现了后遗症,已经不适合习武了,我应家一直以来都是以武起家,应家子弟不能习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应熊冰冷的盯着林阳,冷冷质问。

这一次,我一定要你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鞋底板,我要将你踩在脚底下!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设想着如何报复林阳,如何折磨林阳。

“林神医就在这,他跑不掉,今日我们应家与他的恩怨得在这里算清,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坐下吧,别让他们看笑话了。”应平竹有条不紊的说道。

话音坠地,应熊一家是再也忍不住了,全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龙手颇为尴尬。

应破浪心头恶毒的思绪着。

“林神医!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哪吗?来了我应家还敢如此嚣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的手脚全断,趴着出去?”应破浪冰冷说道。

“柳如诗...在你应家吗?”

“龙手先生客气了,我不是家主!”上面的人淡道。

“这...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嘛,老师的医术的确强于我,我拜他为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龙手挤出笑容道。

好生无礼。

“你...”应熊大怒。

这人叫应熊,正是应破浪的生父。

但应家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周婷怨恨的瞪了眼应平竹,也不吭声。

林阳没吭声。

“不是家主?”龙手微愕。

从面相上看,这人的年龄应该比应熊大一些。

“家师?”应熊冷哼一声道:“龙手,你当初也算是一方人物,是南派的首脑之一,怎么现在却向一个毛头小子低头称师了?真是叫人失望。”

“混账!”

“哥,你还要维护这个人吗?”应熊急了,忙看向应平竹。

大堂内的人齐刷刷的看着他。

“把我们之间的账给清了。”林阳淡道。

龙手是知道林阳的脾气的,便率先上前,微微鞠躬微笑说道:“玄医派龙手与我师贸然打扰,还请海涵,在这见过应家主了。”

这时,林阳突然开口。

应熊震怒道。

龙手满头大汗,见劝不动应熊,便只能将目光朝应平竹的身上望去。

“我不知道。”林阳喝了口茶道。

“各位息怒,各位息怒!”

龙手一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见局势不对,龙手赶忙站出来,急忙说道。

林阳粗略的打量了下他,而此刻,他也与众人一样,都在打量着林阳。

应平竹瞥了眼林阳,淡淡说道:“林神医,你今日亲自过来,是为了什么?”

“家主日理万机,这点小事还惊动不了家主,这便由我应平竹对付吧。”中年男子说道。

“达者为师?哼,连脸面都不要,还什么狗屁达者为师?”应熊不屑。

林神医的到来,可以说是让应家显得猝不及防。

很快,应家部分骨干齐聚大堂。

却见林阳环视了一圈,平静说道:“应家也算是古派中的大族了,今天有客人上门,你们连个座位都不安排吗?”

但林阳却宛如没听到一般,只是望着应平竹问:

但他现在是敢怒不敢言。

应熊咬了咬牙,暗哼一声还是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先前在崇宗教,他可以说是好悬捡回了一条命,若非那么多人阻拦林阳,拼死保护他,恐怕他早就完了。

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熊爷,我老师说话比较直,您不要见怪,息怒,咱们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啊...”

“是吗?看样子林神医很有自知之明啊,我们应家其实也有这个打算。”应平竹笑道。

林阳完全触碰了他的底线!

“好了,林神医,多余的话不说了,咱们现在清算一下账吧,破浪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给我应家答复?”应平竹扫了眼林阳问。

其生母周婷,也就是带林阳进来的那个贵妇,则坐在了应熊的旁侧。

偌大应家,还能惧了个林神医?

应熊一拍茶几,便是要起身,但应平竹及时抬手,制止了他的鲁莽行为。

应破浪也来了,他穿着身休闲装,正站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后。

而在大堂的上方,还坐着一名中年男子。

“好了。”

林阳懒得搭理,直接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里可是应龙山庄!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