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还要我重复一遍?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章 我不信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二章 就凭你们?

应破浪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走上前,伸出手一把朝林阳的衣领抓去。

但在他双手触碰应破浪的瞬间,应破浪的身上传递过来一股蛮霸绝伦的恐怖力量。

这像是默认了。

应破浪双腿悬空,两只手拼命的抓住林阳的手腕,疯狂的挣扎,但却没有。

轰隆...

周婷怪叫一声,发了疯般的冲了过去。

“儿啊!”

“如果你们把柳如诗交给我,再针对刚才的事给我一个交代,应破浪的话...我只废他。”林阳道。

整个茶杯撞在了应破浪的脑门上,瞬间粉碎。

他也感觉到了,再阻止已经没有任何用途了。

“嗯,上山的时候看到了,如果不是我们来得及时,他可能就死了。”林阳道。

他皱着眉:“我不是已经说了吗?还要我重复一遍?”

林阳只是个医生...居然在一个古武世家里说这样的话...他疯了?

听到林阳的询问,应家人皆是一愣。

这不是为了给应破浪出气。

龙手也愣了。

一应家人眼疾手快,立刻飞身过去,接住应破浪。

“可以。”林阳点头。

应平竹面带微笑,看着林阳:“林神医,那么说你今日过来,一是要带走柳如诗,二,是为你的人讨还一个公道,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应少!别生气,应少!”

应该按照应家的方式去处置这个人了!

那可是他的侄子啊...没想到,居然是应破浪动的手。

砰!

“住手!”

而下一秒,林阳猛地反手,扣住了应破浪的劲脖,单手将他提了起来。

林阳将茶杯放在了椅子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旁边的茶几,眼睛也落在了茶杯上,没再去看任何人。

一阵剧烈的哄堂大笑声响荡于整个堂上。

可同一时间,四面八方伸出来数只手,直接摁住了他的肩膀,不让他反抗,更不让他移动。

但,林阳只是提着应破浪,面无表情的扫视了周围一圈,便猛地发力,将应破浪朝外面丢去。

而龙手也愣了片刻,继而重重一叹。

应破浪反应了过来,盯着林阳冷道:“看样子你跟柳如诗那婊子果然是有一腿!先前在崇宗教,那婊子就不断的护着你,现在你知道她要来我应家了,便是为了她才亲自登门的吧?”

“老师!”

他说的郑重其事,像是在提醒林阳。

“那他还真是走运,捡回了一条命,不过林阳,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揍得这么惨吗?那是因为揍他的人是我。”应破浪微笑道:“我把他当做了你,往死里打,只可惜他终归不是你,但让人期待的是,你很快就会如他那样了...”

“这就是你的决定吗?林神医?”应平竹冰冷的盯着林阳问。

“哈哈哈哈哈哈...”

“你说什么?”

他知道...这一回,应家跟玄医派...怕是要成为不共戴天的死敌了。

这股力量直接震的那应家人身躯狂颤,竟是与应破浪抱成一团,撞在了外围的墙壁上。

“儿啊!”

“哦?就是那个宁死都不肯下跪的白痴吗?”应破浪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林阳,你找到了他?”

“林神医还是很会开玩笑的嘛。”应平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微笑道:“而且我觉得你刚才显然是没有听清楚我的话,我是问你,破浪的事...你打算如何给我们一个交代。”

可此刻没有一个人再去听他的声音。

“所以你是不打算给我们交代了?”应平竹笑着问。

龙手眼神顿时蕴含着无尽的怒意。

“好!”

“姓林的,我伯伯问你话呢!”应破浪低喝了一声。

应破浪猝不及防,脑袋直接开了花,人也快晕了。

龙手惊叫。

蛮横的力量几乎要让他窒息了。

这一刻,应平竹没有再阻止了。

拳头结结实实重重的砸在了林阳的脸上...

今天,无论如何这个林神医都不能走出应家!

“狗东西,快放开我儿子!”

“混账东西!”

但已经晚了。

林阳欲动。

但...林阳还是不回答。

整面由大理石砌成的墙壁直接轰然倒塌...

应家人全愣了。

“龙手,你回来吧,这局...你控不住了。”林阳缓缓说了一句。

一只硕大的拳头凶狠暴戾的砸向林阳的面门。

应家许多人都捧腹起来。

“唔...”

一切就发生在瞬息之间...

柳如诗既然来没来应家,林阳也就不急了。

“按照我应家的规矩,柳如诗必须要到这个月十号,我们应家举行祭奠之后,她才能入门,否则会坏了我应家的风水。”应平竹盯着林阳,淡淡问道:“怎么?林神医此番是为了柳如诗小姐而来的?”

这一拳,怕是能断铁破钢。

暴怒的吼声不绝于耳。

龙手还试图阻止这一切。

只可惜林阳仿佛没有任何觉悟。

“你若敢伤害破浪,我必要你横尸当场!!”

应熊早就按奈不住了,爆吼一声直接扑向林阳。

应破浪的身躯宛如沙包一般飞了出去。

要知道,应家可是古武世家啊。

“要来你应家?”林阳眉头一皱:“柳如诗还没到你应家吗?”

“如果你们同意我带走柳如诗,再废掉应破浪,其实这一切还有转机。”林阳平静道。

咵嚓!

哪怕是那些较为庄重的人也是忍不住连连摇头。

而大堂内的应家人全是一愣,继而疯一般的站了起来,齐刷刷的冲向林阳。

“那么,破浪的事呢?你打算如何答复我们?”应平竹再问。

而是为了维护应家的颜面。

嗖!

龙手紧捏着拳,一言不发。

“不仅仅是为了她,还有先前那个被你们废的年轻人。”林阳喝了口茶道。

片刻后。

就在应破浪的手即将抓住林阳的瞬间,林阳突然抓起茶几上的茶杯,狠狠的朝应破浪的脑袋上暴扣过去。

应平竹冰冷说道,继而抬手一挥:“熊弟,现在这个人,交给你处置吧!!”

可是...

“只可惜你的想法不过是痴人说梦!”

这一言坠地,所有应家人都愣住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