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龙剑队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三章 你们根本不懂中医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针断剑

龙手震愕。

应平竹淡道,继而将手举起,神情严肃,语气也变得无比冰冷:“龙剑队,护我应家,斩除宵小,杀!”

几乎每一个人不是断手断脚就是断骨,下场好生可怜。

“是吗...所以说,非要我踏平你应家,你们才肯服软?”林阳淡问。

此刻的他是狼狈不堪,身上有好几个脚印,脸上还有个拳印,这与当初跟林阳斗针的龙手相比,简直相差太多。

触碰了这个,比占他们一城一地更为严重!

“什么?”

应熊也冷哼连连:“不知死活,别以为你真的就是金刚不坏,是无敌的化身,待会儿龙剑队的人来了,我便看看你还有什么招。”

不过也是,如若当初在南派,林阳直接用武力的话,也就不存在斗针这一说了。

应平竹却没有再动手,他自顾自的后退开来,脱离了战斗。

“这么说来,你们还是不同意交出应破浪,还是不同意让我带走柳如诗?”林阳安静的问。

林阳低喝,立刻拔出银针,朝这些人挥去。

老师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吗?

说话的这么会儿功夫里,已经有十几把剑朝林阳劈了过去。

只是,林阳哪是那般容易低头的主?

咵嚓!咵嚓!咵嚓...

嗖嗖嗖嗖...

这怕是连天方夜谭都不足以形容吧?毕竟应家可是传承了上百年的古武世家啊!

“我本不想这样。”

这架势,赫然是要把林阳剁成肉酱...

“好!”

这时,大堂外传来一阵整齐而沉重的脚步声,随后一大群穿着轻型盔甲腰间挎着长剑的人冲进了大堂。

“没事,既然他们觉得我踏平不了应家,那我就证明给他看吧!”林阳道。

“我没事,大哥...此子的实力,超出了我们的意料,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老师,不要啊...”

他压根不关心应家的颜面!

“怎么事?”

应熊点头,立刻致使应破浪去。

而在这个时候,那些应家高手已经尽数被林阳揍翻在地,一个个是凄惨哀嚎,痛苦不堪。

“这是我应家的龙剑队,他们所学习的剑法都是我应家先祖传承下来的古剑法,不仅如此,他们还精通剑阵,一旦施展开来,无人可挡!林神医,我这个人还是比较惜才的,如果你愿意低头,现在向我求饶,或许我可以放你一马,先前的事情,咱们再坐下来好好谈,你觉得如何?”

“我应家的颜面!”应平竹眯着眼道。

“在我看来,这不算机会。”

这事要是传出去,该是多轰动的事?恐怕整个华国武道界都要发生地震吧?

银针宛如流星,朝前飞梭撞击。

叮!叮!叮!叮...

“你把这最后一次机会给浪费了。”

龙手也得以解脱,跑到了林阳这边。

还是说他压根就经不起别人的激将法?

林阳没有理会他,而是朝应家人杀将过去。

“可你还是这么做了,林神医,我得承认你的实力的确匪夷所思,只是可惜,你无法改变这一切。”应平竹道。

“退一边去!”

阵阵清脆的响声冒出。

便看那些飞梭的银针全部打在了龙剑队员的盔甲上,溅出大量火花,随后齐刷刷的坠落下来,根本刺不穿这盔甲。

龙手吓得脸色骇白。

要是应家得到了林阳乃至于阳华集团及玄医派,那当真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应破浪气的将银针摔在地上,愤怒说道。

那边还在与龙手缠斗的周婷一见,脸都吓白了,急忙后撤。

踏平应家?

“这不是同不同意的问题,这关系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老师!”龙手急了。

“龙剑队?”林阳点了点头:“那好,为了让你们心服口服,我就到这等那龙剑队来。”

众人再度厮杀于一起。

“他的肉身强度不一般,一般来讲,只有横练大师或专修外家功的人才有这样结实的肉身,不过从刚才跟他交手的情况来看,他没有什么武功底子,所以我猜测他可能是通过药物浸泡或中医来增幅的肉身强度,这种人拳脚已经奈何不了他了,唯一能够致胜的方法,就是动用铁器!”

“叫龙剑队的人来!”

“好吧,既然如此,那怪不得我了,龙剑队一出手,势必见血,林神医,注意了!”

“杀!”

应家这种大家族,已经不会去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这些人打扮颇为古风,身上的盔甲从头包到脚,一个个神情冷峻,在进入大堂后,几乎所有人全部拔出腰间的剑,齐刷刷的对准了林阳。

龙手一听,几乎要晕厥了。

他们要的,是脸,是尊严,是名誉,是威望!

可要达成这样的事...这根本不可能!

应平竹也是敬佩强者的,林阳展露出来的实力很是不错,他心里盘算着如何让林阳微他应家效力。

“林神医,我知道你的银针是能穿透钢铁的,当初你与韩医王决斗时,就有传闻说你的银针曾刺穿了钢铁,不过我们应家的盔甲制造设计图,可是来自于古代鲁班大师的技艺,虽然不是钢铁制造,但坚固程度却远超钢铁,你那区区几根绣花针,就不要献丑了!”应平竹淡笑着。

龙剑队的人齐齐吼开,一起提剑冲向了林阳。

但是...

更何况他身上携带的银针有限,哪像当初有整个南派的人为他提供银针。

这太疯狂了!

“你没事吧?”应平竹低喝。

“是你干的好事?”

林阳瞥了眼龙手,拍了拍身上的灰道。

“踏平?哈哈哈哈,林神医,我应家与华国武道界那么多强者打交道,迄今为止,也就你一人敢说出这样的话,你觉得你能办到吗?”应平竹哈哈大笑。

那亮晃晃的长剑尤为森寒,吹毛断发,仿佛碰上一下,就能被其切开。

“大哥,你的意思是...”

“大哥!”应熊上前。

“我还是那句话,想要罢休,就把应破浪交给我,再把柳如诗给我,其他的事就不要说了!”林阳摇头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