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战神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针断剑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七章 开外音

连龙剑队都对付不了林阳,足以可见此人的棘手程度。

“混账!”应平竹直接一拳头狠狠砸了那人的脑袋一下,虽然是搁着头盔,但这力道绝对不弱。

龙手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这一切。

至于应熊、应破浪一家也是懂眼,立刻转身想要离开大堂,暂且避一避林阳的锋芒。

龙剑队员立刻围了过去。

“这...家主...龙剑队...龙剑队...已经全军覆没了...”应平竹迟疑了好久,才艰涩的说道。

砰!

“你们先拖住他,我立刻请家主过来!”应平竹沉道,也是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些人说话的功夫...

显然,他是收到了消息才突然赶来,对这一切还不慎了解。

龙剑队长的那个膝盖直接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弯曲,这显然是断了腿。

“那个林神医呢?还在跟龙剑队的人斗吗?”应华年沉声询问。

“杀!”

人们急忙抬目,却见一人飞向这边,而后重重的摔在了家主应华年的面前,昏死过去。

林阳跃上了前,双拳乱舞,宛如战神一般,势不可挡。

队员们纷纷后撤。

所有应家人倒抽凉气...

“这是巧劲?”龙剑队长怔道。

应平竹见势不妙,立刻要逃。

应家人的神情逐渐发生了变化。

“怎么可能?龙剑队就败了?”后头跟来的应熊一家也愕然出声。

咚!

林阳却是再是挥针。

几人大惊失色。

然而他们刚是动开,林阳已是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这里的应家人几乎都是习武之人,每一个人的攻击套路都是不一样的,林阳瞬间被人群淹没,宛如雨点般的拳脚疯狂朝他招呼过来。

其人倒飞出去,撞在了那边的墙壁上,竟是将整个墙壁给砸了个四分五裂。

全场震惊。

走!

恐怖的断剑剑刃依旧能够断钢削铁。

这个人...现在就是战神,当之无愧,所向披靡。

这种局面他已经掌控不住了。

有人手脚被打断。

也有的人直接被林阳生生丢出了人群,甩向了外围。

哐当!

龙剑队长发出痛苦的低吼,只觉自己的手掌似乎是要被林阳给生生捏碎。

有人胸口、脑袋凹陷了下去。

砰!

等他倒在地上时,已经没了动静,而他身上的盔甲已经尽数破裂。

银针短小纤细,如一道剑芒,随着林阳的挥动而劈向那些龙剑队员。

这个时候他也只能率先动手了。

“可...可我们...怕是拦不住此人啊!”一名龙剑队员颤道。

“什么?”

林阳淡道,连忙追击过去。

“队长!”

“竹爷,我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龙剑队长颤抖的问。

但一出大堂,却见大堂外围着数之不尽的应家人。

“不只是巧劲,还有气劲!破浪说的对,这个林神医果然是医武,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医武!”应平竹暗暗咬牙。

“上!”龙剑队长咬着牙低喝,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

但脚一抬,林阳的脚也已踹来,快他一步踢在了他的膝盖上。

“什么?”

后面的应家元老是失声愕呼。

但有一人显然是撤离的比较慢,直接被这宛如剑芒般的银针给击中,他身上的盔甲当场爆烂,胸口是一道狰狞的血痕,人当场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

粉碎性的爆裂声冒出。

林阳更是无人可挡。

可林阳依然不惧,再是举针,朝那些断剑一削。

听到刑堂二字,所有龙剑队的人全部是猛地一个哆嗦,战战兢兢,不敢再后退,全部硬着头皮盯着林阳。

砰!

先不说他手上的落灵血,单单就说这些年来洗澡时他一直都是药浴进行,而且加上他所用的药物的调理,他的肉身强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境地,恐怕是整面被车撞了,他也能立刻爬起来,如同无事人一样。

人们怔怔的看着,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龙剑队的成员们惊恐而望,冲上来的人急忙停住了身形。

龙剑队什么实力?怎么这么快就败了?多多少少,也应该能够拖一些时间吧?

战神!

“拦下他们!”应平竹喝道。

于是乎,林阳无视所有人的攻击,只拼了命的用拳砸向周围的应家人。

龙剑队长急喊一声。

“拿下这个人!”应平竹喝喊。

“不好,撤!”

众人立刻扑杀过来。

现场局势尤为混乱。

而在这时,一群人匆匆朝这跑了过来。

应平竹猛地转身,急匆匆的朝门外跑去。

“什么?”

但他们连剑都没有了,还拿什么与林阳抗衡?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便是被揍得皮开肉绽,手脚全断,倒了一地。

“啊...”

站在外围的应平竹瞪大了眼,呆呆的看着此情此景,嘴巴已经不由张大,完全说不出话来。

“走的掉?”

龙剑队员不得不强行接招。

林阳乘势,再是一拳砸向龙剑队长的身躯。

应平竹有一点说对了。

这哪是银针,这简直是神剑啊...

应平竹举目而望,不由一怔,旋而大喜无比:“家主,你可算是来了!”

当下他心里头只有两个字能够形容此刻的林阳。

应平竹也觉事态不对,立刻安排旁边的应家人去向家主报信。

那队员哀嚎了一声,却是听应平竹冰冷道:“如果你们几个没有给我守住这里,那就等着送入刑堂吧!”

人们都觉震惊。

咵嚓!

人们呼吸一颤。

但林阳哪是什么善茬?一拳如龙,轰击而出,龙剑队长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刺向林阳的拳头,但在利刃靠近的刹那,林阳突然反手扣住他那握着刀柄的手,继而猛地发力。

原来这次过来的人,赫然是应家家主应华年。

闷响声不断冒出。

这真是人能做到的事?

“啊!”

林阳的身躯,早就不畏惧普通学武之人的拳脚了。

虽是断剑,但却虎虎生风,威势不减。

断剑剩余的部位一直到剑柄,全部被斩断。

但林阳却是有条不紊的发动攻击。

他咬着牙,一脚狠狠踹向林阳。

砰!

这时,一个惨叫声从众人头顶传来。

必须走!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