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杀人诛心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八章 大佛自己会过来 下一章:第四百章 俯首称臣

“是啊,突然来了一群同志,对那几名主动承认我们药厂生产假药的家伙进行审讯,他们很快就承认了这一切是有人指使的,还揪出了几个躲在上面暗中操作的老虎,那边已经证实了我们是冤枉的,工厂已经重新开张了,一切都在正常运作。”马海笑道。

难道说...老师还有什么隐藏的能量吗?

如若林阳有什么后招,那应华年的计划可就全部落空了。

“谁都可以走,但应破浪你...不能走!”

周婷浑身一颤,脸色发白。

要知道,这可是应家啊!

“华年!”

“难...难怪这个臭小子敢一个人上我们应家...”应熊呐呐道。

挑衅!

“林董,林董,好了,都好起来了!”电话里传来马海激动无比的声音。

“可是,爸,我可是差点被这个家伙给杀了啊,而且这个家伙还打伤了我们应家那么多人,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了?如果今天让这个家伙走出这里,那我们应家的脸不就丢干净了吗?”应破浪几乎嘶吼出来。

林阳扫了眼来电显示,直接接通,并摁下了外音。

老祖出了面,他还如何报当初在崇宗教的仇?

“抱歉家主,是我教子无方!”应熊忙道,旋而对着旁边的周婷使了使眼色,低喝道:“快把这个兔崽子带走。”

但在这时,这边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

这一番话,可以说是让众人满头雾水。

“我先前已经向你们应家说了我的条件,我不想再重复。”林阳闭起了眼,平静道:“但我想再改改这条件,我本是想亲自去处理应破浪的,现在,我想让你们替我处理这个人,听清楚了吗?”

“药厂重新开张了吗?”林阳淡问。

“是谁让你去动阳华集团的?”苍老的声音再显质疑。

“妈...”应破浪还想说什么。

本来以为这个林神医是必死无疑,但却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使得老祖宗都出面了!

“你闭嘴!”应熊忙是低喝。

但这不仅仅是挑衅,恐怕...也有林阳的反击在里面!

“林神医,你想如何?”应华年淡问。

至于龙手,早就懵圈了。

这是怎么回事?

声音坠地,电话那边便响起了一阵盲音。

他深吸了口气,再度开口:“我能动这林神医,对吗?”

不过事情进展到了这一步,他若是退缩了,岂不是颜面尽损,威严大减?

这是为何?

而此刻应华年的神色已是沉着如水。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开口:

应家人沉默了。

他呆呆的看着应华年。

嗡嗡...嗡嗡...

应熊一家子全部张大了嘴。

可现在,林阳是要把他刚刚稳下的人心给彻底撕裂!

那说话的人...正是林阳!

可如果不放外音,那气势上不就输了吗?如此一来,人心只会更乱。

应家这边此刻已经全部张大了嘴巴,呆呆的注视着林阳。

林阳点点头,便挂掉了电话。

应华年也没了声息。

“破浪,这是为你好,听妈的话,快跟妈走!”周婷急是低声说道。

“我说了,以前能动,以后动不得!以前动了,我们可以说不知林神医与那位有关系,不知者无罪,杀了他我们也有借口,但现在,没可能了,放弃这个念头,满足林神医的一切要求,让他速速离开应家吧!”

有震愕,有愤怒。

应家的老祖宗居然斗责怪应华年此举?

“以前能动得,以后动不得,林神医能动,但那几个药厂动不得!”苍老的声音显得怒气冲冲。

电话那边是一个苍老的声音,显得很严肃。

“应家主,不介意的话,可否开外音?”

应平竹错愕。

“这就是林神医的能量吗?”应平竹深吸了口气道。

应华年叫林阳开外音,可不是想羞辱林阳,因为在他看来,羞辱这样一个小角色没有任何意义,他这种高度的人可不会跟些无名之辈斤斤计较。

赤裸裸的挑衅!

明明应家已经出手,甚至连家主都出面了。

这到底是怎么搞得?

他不是白痴,就目前来看,可能这局势...已经不是应华年能掌控了。

他迟疑了下,低声询问:“阳华集团...动不得吗...”

太不可思议了!

龙手不敢去想。

他可以说是气急败坏了。

或许,他也没有料到老祖居然会出面吧?

应华年深吸了口气,最终还是按下了外音键。

应华年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应熊也瞪大眼盯着林阳。

他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稳住应家的人心!

“华年在。”应华年微微低头,语气恭敬。

一想到当初被林阳羞辱甚至差点被他杀,他的心里面便涌现出无尽的仇恨。

这一通电话可以说是如同一盆冷水,直接浇灌在了应家人的头上。

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林神医能动,药厂动不得?

当真是杀人诛心啊!

这时,林阳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

“妈,你干什么?放开我!那个要杀你儿子的狗东西就在那呢,你为什么不帮我报仇?你不是说要把他扒皮抽筋,要打碎他的膝盖,让他跪在我面前吗?你为什么要我走?放开我,快放开我!”应破浪不断挣扎。

应华年呼吸一颤,应家人更是心惊。

这话坠地,应熊一家全是一颤,纷纷朝声源望去。

那元老的声音一落,现场应家人的脸全部白了一圈。

“好...好...”周婷急忙拽着应破浪要离开。

不可思议!

“爸,那就是说,我的仇报不了了吗?”应破浪瞪大眼睛,扭过头看着应熊道。

“应熊,怎么回事?不能好好管管你的儿子吗?”应华年微微侧首,皱着眉头道。

所有人全部盯着林阳。

“好。”

此言坠地,现场安静至极。

他沉默了一阵子,才接过那元老递过来的电话,放在了耳边。

老师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逼的应家老祖出面?

林阳这话什么意思,大家都能听出来。

这个时候,他也没得选择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