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你可以认真了

上一章:第四百零一章 我要你当众自尽 下一章:第四百零三章 真正实力

但应家人将他死死的摁在了原地,任凭他如何挣扎,也不能跑过去。

但这一回,应华年浑身上下的气势都变得不一样,尤其是他的眼神,变得空洞又深邃、淡漠又凌厉。

“老师!”龙手也惊叫出声。

林阳明显吃了大亏。

应家人全部涌了过去。

然而这时,林阳突然抬起了头,安静的望着应华年:“你说的对,若对比拳脚,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都散开!”应华年站稳了身躯猛地低喝。

毕竟就剩一只手能动的林阳,凭什么去跟应家家主斗?

嗤嗤嗤...

“那你现在可以认真了,否则待会儿怕就没了机会。”

这哪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他可是隐世武者!

而后,便看林阳动了动那只手臂,令所有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便看那明明骨头已经断裂的手臂,此刻竟如无事一般,随着林阳的意念而随意摆动。

“林神医,话不要说的这么早,我还没有认真呢。”应华年平静道。

他急忙抬起双臂抵挡那拳头,可终归是满了一步,拳头精准的砸在应华年的胸口上。

人们关切的说道,一个个紧张兮兮。

而那面墙壁,也是因此而出现大量裂缝,仿佛随时都会爆裂。

应华年突然眼神一凛,直接抬起双指,朝林阳的双瞳扣了过去。

银针速度奇快,连子弹的速度都比之不及。

在就在这时双指袭来的刹那,一只手突然掐住了这手的手腕。

但在武技方面,林阳实在差的太多,招架了不过七八招,便被应华年破了防御,胸口咽喉关节全部遭了重击,人是连连后退。

林阳节节败退,似乎是毫无还手之力。

“啊?”

便看一道道宛如流星般的光束从林阳的手掌间飞出,那些赫然都是银针。

现场人震愕至极,眼珠子瞪得巨大,仿佛要从眼窝里掉出来。

“家主,您怎样了?”

应华年转过视线,重新盯着林阳,点点头道:“看样子外面相传都是真的,仅凭这几招针术,足以断定你的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卓绝的地步,如此年轻,却有如此成就,佩服!”

林阳满不在乎道,继而抬起另外一只手朝手臂那骨头断裂的地方一抹。

“因为我想看一看应家的武功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

可于此刻,林阳一个踏步爆冲过来,一拳砸向应华年。

应华年不是崇宗教、霍氏武馆这些地方的武者能比的。

局势也变得明朗起来。

“给他收尸?哼,爸,我巴不得把他碎尸万段,还给他收尸,让他去做梦吧。”应破浪狞笑道。

嗖!

“就这点伤势有什么可担心的?”

“好!”

废了林阳双眼,那他医术再厉害也没用了,且双眼被废,林阳不会死,他也能履行承诺,去玄平山脚自尽了。

其人再度冲来。

应华年呼吸微紧,神情严肃,立刻放缓速度,左右躲闪,步法施展开,人显得尤为灵动,林阳挥出的银针竟是被他悉数躲掉了。

“这就是跟我应家作对的下场,破浪,待会儿去准备一幅棺材吧,你可以给他收尸!”应熊嘴角上扬,很是高兴道。

如此持续了大概半分钟后,他身上多处骨头已是断裂,人是伤痕累累,已无再战之力。

大量破空声冒出。

那两根如同鹰勾般的手指立刻在林阳眼前半寸不到的地方停住了...

仿佛在这么会儿的功夫里,他是进入到了某种不一样的状态当中...

几枚银针立刻扎在了他的肩膀上。

“林神医,你还要跟我比拳脚吗?还是说你的实力仅此而已?倘若如此,那恐怕这场决斗多半是我赢了。”应华年淡淡说道,双手后附朝林阳走去。

闷响冒出。

这一回,无尽的气势朝其凶狠碾压。

但他左臂此刻是动弹不得。

这一手,便是胜负之关键!

却见应华年双脚一点。

砰!

他代表的可是古派武道。

应华年躲避银针才刚刚起身,这一拳便到。

“结束了!”

应华年连连后退,身躯摇晃险些栽倒在地。

但是...

可这一回,他的速度比先前快了怕是不止一倍。

若是常人,在这种可怕的气势面前,怕是动弹的力量都没有,可林阳不同。

这等神乎其技的医术,他们显然是第一次见。

即便林阳吃透了霍氏武馆跟崇宗教那些地方的武技,对上这样的绝顶高手,依然是不可能占据上风的。

“那你还为何要跟我斗拳脚?”应华年平静的问。

林阳咳嗽了两声,稍稍站直身躯。

“是吗?不过你应家的武技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林阳道。

林阳连连后退,整个人几乎是站不稳,身躯一直是撞在了后方的墙壁上方才停下。

四周的惊呼之声响开。

周围人也都笑出了声。

林阳急忙抵挡。

嗖!嗖!嗖!嗖...

“什么?”

随着应华年走来,很多人已经默认战斗结束。

他的步步紧逼令周围的氛围都沉重了无数。

“你终于愿意用上真本事了吗?到底是林神医,医术果然高明!既然如此,我也稍稍用点气力吧!”应华年淡道,眼神一凝,突然双腿蹬开,人如狂风,再是杀向林阳。

不仅如此,应玄步法更是大开,其人宛如幻影,捉摸不透,瞬间靠近了林阳,双掌如同漫天花雨,砸杀向林阳,且每一击每一掌,皆锁定在林阳身上的要害之处。

“家主!”

“废了他,废了他!”应破浪双眼发亮,手握成拳,紧盯着林阳不断呢喃。

“哦?试探我吗?有意思,只是这试探也是要有资本的,你这试探搭上了一条胳膊,值得吗?”应华年摇了摇头。

应华年淡道,便重新迈开步子,朝林阳走去。

应家无数人激动地高呼了起来。

周围应家人顿时一颤,忙是退开。

“家主,您没事吧?”

林阳眉头微皱。

“那林神医注意了!”

“恐怕下一击,就会分出胜负了。”应平竹微笑道。

他神情严肃,瞳仁当中掠过一抹森寒,也不做迟疑,再是抬臂,朝冲来的应华年挥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