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这次我们要吃大亏了

上一章:第四百零四章 彻底碾压 下一章:第四百零六章 底线

应华年吼着,整张脸都涨红了,话还没说几句,嘴角又溢出了血。

但这一拳的莽劲超出想象,拳锋直接砸断了他的双臂,杵进了那人的胸腔。

“绝不低头!绝不!”

“这...家主,老祖宗一向不喜欢别人打搅他啊,这...这种事要请他出来?只怕...”那元老是满面难色。

“我们宁愿战死,也绝不会向这个人俯首称臣的!”

大战爆发!

...

一片人翻倒在地。

“去死吧!”

这一回,应家人震惊的发现,林阳的拳脚不再是杂乱无章,而是有条有序,并且...他的武功套路竟有浓浓的应家武学的风格。

“林神医...他...他们...只是有些愚蠢,请...请放过他们吧...”应华年艰难道,眼里尽是恳求。

“说得对,家主,我们应家决不低头!”

他放弃了。

“拿下这个人,救下家主!”

“让你见识见识我应家三泰神拳的威力!”

别说他不会答应,只怕整个应家没人会答应。

“是!”

“就是家主,您且看着,待我们将那人生擒!”

“我的耐心也不是很多,更何况,我给了他们机会又如何?他们不会服我,还记得你先前说过的那句话吗?你们应家,是古武世家,讲究的是强者为尊,如果不能用武力征服他们,那他们是不会服我的,既然如此,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在他们面前手软吗?”林阳淡道,人是重新的站了起来。

应华年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但那握着林阳脚踝的手已是松了下去。

那人双臂横于胸前,想要抵挡。

一长老给应华年的嘴里塞上一枚药丸,而后给他灌了口水,应华年的状态才稍稍好了那么一点。

惨叫声不断。

“少废话...快去...快去...”

高傲的他们根本不能容许自己向一个年轻的无名之辈低头。

“既然已经事先约定好了,俯首称臣又能有什么办法?难道我们要言而无信吗?”应华年虚弱的说道。

众人纷纷举着手嘶喊着,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决绝。

这句话估摸着是他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望着应华年,他们的脸上尽是错愕与惊讶。

那人大吐一口鲜血,胸口凹陷下去,这一拳,怕是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

噗嗤!

“顶住,给我顶住!他就一个人,斗不过我们应家这么多人的,哪怕是耗,也要给我把他耗死!”外头的应熊大喊。

这些应家人也重新冲了过去。

他之所以认输,那是因为他知道林阳的实力已经恐怖到了何等地步!

“可这里是应家,我们要杀他轻而易举!您何必如此?难不成我这偌大应家还对付不了这个人?刚才您跟这个人的承诺,就当是个笑话,过去便过去了!”应平竹沉道。

应平竹几步上前,凝声沉道:“家主!你是要做甚?认输吗?你知道认输的后果是什么?你可是把整个应家当做了赌注!如果我们就这么投降了,那就意味着我们应家要向此人俯首称臣了!”

林阳面无表情,眼里只剩凄厉,这个时候也不打算再留手,当有人临近时,直接一拳砸杀。

一名应家的元老直接咆哮出来。

“这种局面...只...只有老祖能够镇住了,你们太鲁莽了...这个林神医...根本就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咱们应家这次怕不是要吃大亏...要吃大亏啊...”应华年满脸的悲怆。

他不是恨林阳,而是恨这些狂妄自大的应家人。

“家主,这...”一应家人想说什么,但却不知如何开口。

“狗贼!给我死!”

但...毫无作用。

应华年的话就像是一记重磅炸弹,直接在每一名应家人的脑海里炸开。

应华年睁着眼看着这一幕,人是急促的呼吸着,还想说话,但此刻的他哪还有多余的力气去说话,能保持呼吸就不错了。

愤怒的呼吼声不断,随后是无数身影把林阳给彻底围住,无数拳脚临近。

“我们这么多人,没必要怕了此人!”

“看老子把你的骨头拆下来!”

应家人吓了一大跳,赶忙转身跑开。

或许他就不该说这样的话。

砰!

但这些人显然还是没有意识到应华年的意思。

甚至自己在与他交手之际,这个人都没有使出全力。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寻常存在能够抗衡的。

林阳反手揪住他的脖子,朝另一侧杀来的人丢了过去。

“快...快去把老祖宗请出来...”应华年一把抓住旁边元老的手,有些激动的喊道。

几名元老快跑过去,将那边还躺在地上灰头土脸满身是血的应华年扶了起来。

应家人已经失去理智了。

他不知道应家到底能不能击败这个人,但他明白,就算应家真的能够击败这个人,也肯定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只是,他明白这个道理又有何用?

应华年呼吸一紧,一把抓住林阳的脚踝,嘴里艰难的吐出三个字:“林...神...医...”

应家人围攻过去,竟是有些招架不住,人群几乎快要被林阳给打穿了。

“家主,您到底在担心什么?只是一个不知死活的狂徒,或许有点本事,但我应家还能对付不了?”一元老皱眉道。

应家强者已经靠近,攻势朝林阳展开。

应平竹也走了过来,严肃说道,话音一坠,他朝那边站在外围的龙手望去,继而冷喝道:“给我把龙手拿下!”

要应家俯首称臣?

“应家主,看样子你们应家人似乎是想要反悔了...”林阳蹲伏了下来,默默的注视着应华年。

这是要毁了应家吗?若是让他人知道了,那应家的颜面不是尽失?这些应家人哪还能在别人面前抬得起头?

应家人不知道,但他知道。

“家主,您没事吧?”一元老连忙问。

林阳顺势反攻出去,双拳如风,朝人群猛砸。

可到了这种程度,说什么都没用了。

...

这根本不值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