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你想灭了我应家?

上一章:第四百零六章 底线 下一章:第四百零八章 让你十招

砰!

咵嚓!

“现学现卖?”

此刻的他正驼着背,一边咳嗽着一边朝这走来。

“不好,我...我坚持不住了!”那外家功高手咬着牙喊道。

“干得好,应蛮!且看我大力神指!”一名留着长须满头白发的老人喝喊着,那弯曲如树枝般的大拇指直接朝林阳的咽喉扣了过去。

大拇指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胸口。

呼!

这大力神指与应龙星辰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年轻人...你是要...灭我应家吗?”

人未到,声已至。

那人一怔,想着林阳一招就击废了一名应家元老,人也胆怯了起来...

这个人...正是先前给应华年打电话的那个老人...

老人大惊失色,连忙想要躲闪,但他终归还是慢了一拍...

“大力神指!”

“可我偌大应家,有什么理由害怕了这个人?要打就打,再说此人杀了我应家那么多人,难道就这么算了?”一名应家的热血青年愤怒的说道。

脆响冒出。

“您的子孙,被这个狗贼屠戮殆尽了!”

“你的勇气,不过是建立在人多势众这一方面,可你要知道,一旦动手,是会死人的,难道因为你的一时之快,要让我们应家的亲人们牺牲?”应华年愤怒的说道。

“所有应家人,全部...全部给我退下,放了龙手,不要...再打了!”应华年虚弱的喊道。

顷刻间,宛如导弹般凶厉的大拇指顷刻间缓了下来,上头的威力就像是被戳破的气球,直接干瘪萎缩...

别人不知,他却是知晓的一清二楚。

但下一秒,林阳猛然发力。

却见老人缓步走了过来,站在了院子门口,朝这院子里打量了一圈,而后又朝应华年望去。

不可否认,应华年很理智。

那年轻人立刻羞愧的低下了头。

但在应家人看来,应华年的理智已经有些偏向于懦弱了。

劲风暴起。

可到了这个时候,谁还能有办法?谁还愿意去送死?

应华年恼怒的瞪着那年轻人道。

他们依然得向着这个家主。

应华年嗫嚅了下唇,心中做下决定,咬了咬牙道:“按照我跟林神医先前约定好的事...我们应家...向他...臣...”

应家人都被应华年这句话给吓到了。

“难道你们...你们觉得我的眼光有问题吗?再这样打下去...我应家就算败了林神医,也只会损失惨重,我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所以才劝你们停手...”应华年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

应家人惊呼。

谁都被这一幕给震撼到了。

老者十分的消瘦,仿佛是皮包着骨头,头上没有几根头发了,双眼凹陷,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

老人猛地抬头,却见一只大拇指朝自己撞了过来。

“天呐,我们应家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而话音落下,林阳突然再将力道上调了一重。

这是谁?

“先等一下吧,华年!”

就在林阳费解之时,通往这个院子的小道上,走过来一名佝偻苍老的老者。

无论是谁,只要在他面前演示上一遍绝学,他一定能立刻学会,并且现学现用,或许他用起来不会那般的娴熟,可在他那恐怖的速度与蛮力加持下,那些武技的威力绝对不会差到哪去。

全场人无不一震。

“还有之前的应龙星辰拳...你是怎么学会的?我应家绝学...你是从哪学来的?”

然而应华年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

“什么?”

看到那人死死的锁住了林阳,众人双眼爆亮。

针如流星,迅猛而凶戾,直接刺进了轰来的大拇指上。

虽然拇指被鸡皮覆盖,看似脆弱,但这一刻却是显现出了苍劲霸绝的力量。

毕竟应家一向都是高傲的。

林阳紧盯着那袭来的大拇指,突然反手一针,朝那大拇指上刺去。

“你想动手?行,你自己去跟林神医斗吧。”

许多人直接跪在地上,朝着那老人磕头,更有人是痛哭流涕,嚎啕大哭。

便看那外家功高手两只遍布肌肉的手臂直接被林阳撞开,因为庞大的力量远古,他的两只手臂居然生生被推骨折了。

这样的妖孽,只会在战斗中不断变强,继续斗下去应家绝对占不到便宜。

只怕是拿块钻石放在这里,都会被之击的粉碎吧?

旁边的应破浪脸色却是极度的难看。

那些元老们似乎还不服气。

“老祖宗啊,您可要为我应家出头啊!”

“应湖爷爷!”

这时,被人搀扶起来的应华年强撑着身躯走上前,虚弱的喊道:“所有人立刻住手!不要...再打了!”

而看到这老人出现时,所有应家人是欣喜连天。

“老祖宗啊...”

那锁住他的外家功高手双臂立刻狂颤起来。

其余几名应家元老无不瞪大了眼,呆呆的看着林阳:“你...你怎么会大力神指?”

“他是现学现卖的!”

“老祖宗!您可算来了!”

老人胸口的骨头全部爆裂,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人如利箭弹飞出去,连续撞碎了三颗二人抱那般粗的大树,最后又震碎了一栋屋子,这才停下。

那老人呼吸一紧。

林阳凝视着那老人,心里已是明白。

“啊!!!”外家功高手发出凄惨的叫声。

“老祖宗?”

一声低吼响起。

那...赫然是林阳的指头。

“还...还有这种怪胎?”应平竹愕然道。

人们颤抖的说道,这一刻,大家看向林阳的眼已不再是怨恨,而是浓浓的恐惧。

“那家主,你说怎么办?”一元老皱眉道。

先前在崇宗教,林阳就展露过他这种现学现卖的妖孽级天赋!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才把那浑浊的双目挪到了林阳的身上...

而且...这个声音仿佛是在耳边响起,好生嘹亮。

而且...这根指头上爆发出来的威力,居然比他的威力还要强不少!

“湖老!”

这是如何发出的?

“家主,这...”

林阳也抬起了头,朝苍穹望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