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心悦诚服

上一章:第四百零十章 你输了 下一章:第四百一十二章 这里发生了什么?

“是,老祖...”应平竹咬紧牙关,转身吩咐起下人。

“啊?”

“自然也是一并遵守!柳如诗小姐,你带走吧,此外从今天起,我应家见到先生,必然奉为座上宾,应家自华年之下,见到先生必须行礼!”应家老祖低喝道。

这绝对不是练出来的力量!

可事到如今,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遵从老祖的话,一个个的向林阳道歉。

应家老祖也不由愕然。

这个男人,是神吗?

“我输了!”

结果,已经很明朗了!

“今日对林先生动过手的人,都过去向林先生道歉,都必须要有诚意,谁若不愿意,就给我滚出应家吧!”应家老祖再道。

“老人家信守承诺,在下可无话可说,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林阳道。

话音坠地,现场瞬间安静了。

“若是林先生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应家必定与先生永修同好,绝不会再冒犯先生分毫!”应家老祖情绪也有些控制不住,立刻郑重道。

然而下一秒,林阳平静的开腔:“我可以帮你应家把这些负伤的甚至垂死的人救活,这礼如何?”

“这...”

“脸面不是靠别人给的,而是靠自己争取的,我应家信奉强者为尊,今日林先生是强于我应家的,我应家低个头又能如何?”应家老祖沉声训斥着,继而冲着应平竹道:“平竹!你过去!你先去给我向林先生好好道个歉,要有诚意,明白吗?”

这地上的到底是他应家的子孙,说他不在意,那是假的,可对方如此强大,他根本无法报仇,便只能屈服。

肯定有猫腻。

“好!好!林神医,您稍等,我马上安排!”

他练了近百年的武技,一身力量已经不仅是局限于蛮力,更有巧力、气力、内力。

“给我备药吧,把重伤之人全部抬过来,不管伤的有多重,哪怕是觉得已经死了的人,只要有一口气在,就全部抬过来。”林阳道。

但在林阳面前,他发现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能与之比及。

“平竹?”这边的应家老祖立刻跟了一句。

但...应家老祖开了口,他就算是一万个不情愿又能如何?他哪敢忤逆应家老祖。

“林先生?您...您说的是真的?”一名应家人急忙上前,双眼泛泪颤抖的说道。

应家老祖站了起来,老眼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阳。

“你...”应平竹眼睛一瞪。

“对...对不起,林先生,先前...先前平竹多有冒犯,还请恕罪。”应平竹朝林阳鞠上一躬,低声说道。

很快,一些重伤的应家人伤势得到了缓解。

然而更令应平竹愤怒的是,林阳居然有模有样的开了腔:“知道错就好了,希望你以后好好做人!”

虽然这些应家人是口是心非,被迫低头,但应家老祖的诚意摆在这,林阳是看在眼里的。

“老祖!”

如此神奇之医术,令应家人惊愕连天。

他这个年纪,见多识广,什么样的奇珍异宝没见过,林阳的这份礼,他自然是不关心。

“你们忘记了我叫什么吗?”林阳反问了一声。

“似乎诚意不太足啊。”林阳随口说道。

应平竹咬了咬牙,拳头死死的捏着,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朝林阳走去。

他一口牙齿几乎都要咬碎了。

应家人全部围了过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甘。

谁都能看出应平竹是极度的不情愿的。

应平竹得知此事,也大为错愕,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不敢犹豫,在应家老祖的安排下,大开仓门,把应家上好的草药全部取出,供林阳使用。

“老祖,如此一来,我应家还有何威严可言?他人若是知晓,我应家必然是被人贻笑大方啊!”应平竹几步上前,急忙说道。

刚才那一拳,何其之精妙。

“老人家好生厚道,既然如此,那我也送应家一份小礼物吧。”林阳道。

所有应家人的呼吸都颤了。

可如果林阳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不说双方恩仇了清,单单就说这起死回生的诡异能力,就足以令应家人心悦诚服了。

应家人错愕万分。

应平竹张大了嘴巴,错愕的看着应家老祖。

甚至一些轻伤之人瞬间痊愈了。

应家的元老们激动无比。

“你们不必说了,愿赌服输,我会遵守先前的承诺的。”应家老祖望着从尘雾中走出的林阳,沉声说道。

林阳则入了一栋屋子,开始指挥熬药。

这一言,可以说是让应平竹羞愤至极,尤其是在这么多应家人面前。

他相信,那绝对不是人力能够比及的。

“那应华年先前答应的承诺呢?”林阳取出血书,淡淡问道。

“那也是你们不争气!”应家老祖愤怒的瞪了应平竹等人一眼,怒气冲冲道:“别人才多大,你们多大?为何别人有如此能耐,你们没有?”

这完全是长辈教训晚辈的话啊!

应家老祖深吸了口气。

“什么?”

“我应家多有得罪,希望林先生能够不要再往心里去,林先生第一次来我应家,我应家应当尽地主之谊才是!平竹,去吧,大摆宴席,好好款待林先生!”应家老祖道。

“还不快去?”应家老祖呵斥。

“林神医!”

所有应家人再看林阳时,眼里不再是恐惧,而是充满了浓郁的崇拜。

应平竹一众羞愧的低下了头颅。

应平竹气的浑身发抖,但不敢吭一声。

应家老祖神情沉冷,但却无可奈何。

刚才那一拳他接下都十分勉强,再打下去,结果也不会有变化。

“林先生太客气了,您是客人,何必送礼?”应家老祖淡笑,不以为意。

应家人惊愕连天。

应平竹浑身一震,悄悄看了眼应家老祖,继而无奈的走到林阳面前,深吸了口气,调整心态,再是郑重其事的道歉:“林先生...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平竹的错,请您...原谅平竹...”

不管林阳用了什么手段,至少自己是不能对他如何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